木凛在他的炼药房里,被一个少年吓得不轻,但是他却没有去责怪那人,反倒是感到很欣喜,因为这人,他很熟悉,是他的兄弟。

  “言,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木凛很是欣喜的转身抱住了他的弟弟木言,木言是木府年青一代天资最高的一位,比木凛少一岁,是他的亲弟弟,三年前突破了筑基期,被一位云游的合体期老怪看中,收为弟子,离开了木家。

  “不用那么激动吧,我又不是不回来了,”木言微微一笑,每次他回来时,木凛总是这番的热情。

  “额,有你这样的弟弟吗?我不是担心你吗?”木凛白了他一眼,怎么就这么不解人意。

  两人对视,都笑了起来,木言是真的很崇拜他哥的,虽然他哥修炼天赋不怎样,但是其它方面,他却是自认不如。

  “这次要待多久?”

  “明天就走,这次是师尊路过朱金大陆,才让我来探亲的。”

  “这么快啊!”木凛神色有些暗淡,他以为弟弟可以多待一些时日,来给他讲讲外面的世界,不过看来是没有机会了。

  “嗯,这次我来,是想要送你一个防身的法宝,我有种感觉,最近木家会有大事发生,所以我不放心你。”

  说着,木言从储物袋拿出了一个手镯,递给了木凛,并匆匆告知了其使用方法和威力,便离开了,他还有许多人要去见。

  望着木言离开的背影,木凛露出了微笑,这个弟弟,每次有好的东西,便会给自己,让他很是感动,可惜他的修为实在是太低了,负责也会好好为他的弟弟着想。

  “算了,这份情,我铭记在心了,等我!”

  与此同时,刘二的身影出现在了一处客栈里。

  “拜见上仙,”刘二如同膜拜神仙一样,跪倒在两个中年男子面前。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其中一个脸宽耳大,上嘴唇的八字须,随着他的呼吸,缓缓的摇动着,看起来很是威严的样子。

  “禀告上仙,消息已经放出去了,木家的那小子也答应了,”听着中年男子的话语,刘二身子一颤,这是一种本能,一种凡人面对修士惧怕的本能。

  “嗯,你可以下去了,少不了你的赏赐的,”男子冷冷的说道,他的话语仿佛有一股魔力,让刘二一直在颤抖着。

  待刘二离开后,两个修士彼此看看了,都看出对方的迷惑。

  “周师弟,你说宗门这次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呢?”之前那个和刘二交谈的中年说道。

  “张师兄,我们还是不要想太多的好,这不是我们所能接触,免得惹来杀身之祸,”另一个中年男子说道,他们两个莫名奇妙的被宗门安排,到这河西城来设一局,却是不知为何。

  “嘿嘿,木少啊木少,鸟为食亡,人为财死啊,千万别怪我,我受够了当乞丐,损失你木家的利益,让我享受荣华富贵,你就当是为了造福百姓吧!”

  刘二意气风发的离开了客栈,一想到上仙给他的承诺,他早就将什么恩情都抛到了九霄云外了。

  符文一道,是修真界最为普通的一道,只是能对修士起到一点辅佐的作用,随着修士的强大,除非是哪些达到了七品以上的符文才对强大的修士起到作用。

  且品阶高的符文就没有那么容易炼制了,需要高阶凶兽的皮,外加修为高深的精血,方可制造出强大的符文。

  不过越是强大的修士,对精血就愈加的珍惜,渐渐的,也就对符文一道渐渐的看轻。

  但是对于低阶修士来说,却是一大强大的保命符,因为它往往能够起到一些出其不意的作用,所以在低阶修士眼里就是至宝。

  木凛对符文一道有一定的了解,他认为世人都太小瞧了符文的威力,既然炼制苛刻,为什么不去寻找更为简单的方式呢?

  尽管他不是第一个产生这个问题的第一人,但是他始终认为,每一个事物都有其巅峰的存在。

  “既然对方是筑基期,那么就需要速符、隐灵符、迷阵和迷药,一品隐灵符时间仓促,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走,无法炼制,那便多贴几张,等牛叔将把材料都送来,炼制出迷药,就可以了,等言一走,我就行动。”

  木凛打量着这一切,他要干出一桩从来没有人干过的事,以炼气第二层的实力去偷取筑基期修士的宝物。

  没过多久,大汉将材料送了过来,木凛毫不客气的将其拿来炼药,同时让大汉留下,他还要一个试验品。

  这种药,木凛很熟悉,他炼过很多次,简直就是轻轻松松,在大汉灵力的帮助下,用了两个时辰,终于把药给炼好了。

  木凛不假思索,就将药分出一点给大汉闻,果然不出意外,即便是大汉施展筑基中期的修为,也抵抗不住。

  “好了,等着我吧!”木凛很是欣慰,一切都按他的想象前进着,他倒头就睡,显然是累了。

  第二天,木凛在自己的床上被木言给摇醒了,旁边大汉在守护着。

  还没有等木凛全醒,便被木言拉了出去,在木府门口,木家的所有人都出来送别,木言是他们的骄傲,能被合体期老怪看中,从木家的阵容,就知道了木言的天资有多高了。

  “记得回来看看我和爹!”看着木言离去,木凛大声喊道,在他身旁还有一个人相貌与木凛相似的中年男子,微笑的看着木言。

  “嗯!一定!”

  回到了木府,木凛就询问大汉,药效的强悍程度,虽然迷倒大汉的准确时间已经不知道了,但是药效至少能够维持一个时辰,却是正确答案。

  木凛出了木府,找到了刘二,寻找到了,那两个修士的住所。

  “就是这里,天源客栈天字第一号房,木少就是这里,您可要为我们出气啊!”刘二一脸苦涩的看着木凛。

  “哼,放心,本少会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的!”木凛拍了拍胸,既然一切这么顺利,那就等夜深人静的时刻动手。

  很快的,黑夜就来临了,行人早已不见了。

  夜黑风高,正适合干一些打劫偷盗之事,木凛一身黑衣,遮盖了头部和脸部,只留一双眼睛在外,身上更是贴着几张黄纸。

  \W酷d匠X网√+正版T首q-发?}

  客栈已经打烊了,木凛还是很小心翼翼的在客栈的四周布下了一个十分简陋的迷阵。

  “哼,敢在河西城杀人,那本少就偷你们的东西,以示警告!”

  木凛虽然无法驭物飞行,但是身体还是和凡人不大一样,和凡人眼中的武林高手一样,身轻脚健,不多时,便爬上了天字第一号房的屋顶,正要掀起瓦片投毒的时候。

  “是谁!”

  突然从屋里传出喝声,吓得木凛一跳,还在木凛机灵,装出了猫叫声。

  “喵,喵,喵~”

  “嗯,感觉错了吗?”那张姓修士轻咦一声,便闭目打坐了起来。

  不过这一幕,让木凛吓出了一身冷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