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水大陆,是一处很平凡很弱小的大陆,在整个修真界里,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大陆,虽说它是六级势力朱金大陆的一个附属,但是因为其太过于偏远,导致其名气真的不怎么样,甚至除了朱金大陆势力外,几乎都不知道其存在。

  也难怪,其最强者,也只是区区化神初期修士罢了,而且只有一个,名气想要大,根本就不可能。

  天水大陆,只有一个霸主,那便是天水宗,其名气虽然在修真界不是很出名,但是在天水大陆,却是妇孺皆知。

  酷N匠PA网首J发M

  在天水大陆的正东处河西城,是天水大陆四大修真家族木家的所在地,木家最高的修为者,乃其老祖,是元婴后期大圆满的修士,这也奠定了木家在天水大陆的地位,出了天水宗外,就是霸主的存在。

  十三年前,整个河西城发生了一桩怪事,那天天空满是七彩祥云,似乎是什么宝物出世时的祥瑞,当时轰动了天水大陆的所有人。

  不过令人意外的,不是什么宝物出世,而是一个孩童的诞生,不过更令人意外的是,这个孩子竟然是天生的废材,与灵气是格格不入,被当时所有修士认为,这是不可能修仙的人,因此也就没有太过于在意。

  事实也是如此,那个孩童叫木凛,是木家当代家主的嫡长子,是一个资质十分平庸的少年,八年的修炼,加上木家的大量天材地宝,这才生生的达到了炼气第二层,在同龄人中,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废材。

  但是木家是一个很特殊的家族,并没有因为木凛的废材,而放弃他,在木家看来任何家族之人是平等的,而且木家是出了名的护短,进而也没有修士会闲无聊,去嘲笑一个废材。

  可能是知道自身资质不够,便不去修炼,反而开始专研一些典籍,似乎要将尽力都放在这些外在手段。

  不过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也会给你打开一扇窗,尽管修炼方面很没有天赋,但是对一些阵法,符文,丹药等方面,他倒是有很高的天分。

  不过一个十四岁的少年正是处于好动的时期,木凛也不例外,他在河西城,有一个恶名满贯的称号,纨绔小魔王,说白了就是个恶霸。

  不过却是一个有情有义的恶霸,经常会惹出一些事端来,但是也是有可取的一面,就是爱除暴安良,可谓是一个两面人。

  虽说是十四岁,但是他却是才智过人,鬼点子特别多,经常搞得河西城人心惶惶,不过木家对于河西城百姓来说,就是守护神,他们也就放任木凛的荒唐。

  但是却是引来了木凛的变本加厉,可是十四岁的孩子,还是很善良的。

  这一天,木凛来到了河西城的街坊,又来了一次收保护费,人们只能交出一点木凛特指的东西,就可以了。

  木凛也会尽到其义务,保护这些人的财产安全。

  “嘿,木少。”

  在木凛收取所谓的保护费中,一个乞丐模样的少年,一脸贼头贼脑的样子,来到了木凛的身旁,带着笑意,恭敬的一拜。

  “哦,刘二,这次又有什么好玩的,要本少去体验体验啊?”

  木凛眼皮一翻,看似很是平静,不像是同龄人该有的神色。

  “嘿嘿,木少,据说前天来了两个仙人,带着两样宝物,弟兄们都心痒痒的,想要干一件偷仙人宝物的壮举,来过过瘾,不知木少有什么打算呢?”

  乞丐模样的刘二嘿嘿一笑,似乎并不怎么在意对方的答案。

  “哦,仙人?什么修为,还有那什么宝物?”

  木凛一听是仙人,脸上出现了一抹玩味,他有一个嗜好,就是对这些凡人口中的仙人不屑一顾,喜欢戏弄这些所谓仙人,来显示自己的威风。

  “嘿嘿,木少可是心动了?”

  “哪来那么多废话,仙人,只不过是修真者罢了,快说是什么修为,本少让你们知道我的厉害!”

  木凛一瞪对方,这刘二是出了名的老奸巨猾,虽然不敢糊弄木凛,但是他却是有一个毛病,那就是爱卖关子,每次都被木凛教训一顿之后,才说出来,实则,是一个贱骨头。

  眼看木凛就要动手了,刘二连连挥手,急忙说道:“木少,不要打我,我说,我说。”

  他可是在木凛手中吃了太多亏了,可就是对方不动用武力,他就是这么的贱。

  “据说,那两个仙人是筑基期仙人,实力滔天,之前有个弟兄与他们发生冲撞,被活活打死了,这才来找木少,为我们做主,出这口恶气!”

  刘二恶狠狠的说道,之前的的确确有一个乞丐,因为向他们乞讨,结果什么也没有得到,反而还被打成重伤,没有多久就死了。

  “哼,好大胆子,竟敢在我河西城不顾我木家的面子杀人,好大的胆子!”

  木凛闻言,突然一怒,在他看来,河西城是木家的地盘,这里的凡人是受木家庇护的,在河西城杀凡人,本身就是修士该所为之事,况且这是在挑衅,在打脸。

  这时不知从哪里冒出了许多乞丐,他们个个跪在木凛的身前,面露哀求之色。

  “请木少为我们申冤,我们虽是乞丐,但是我们没有干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弟兄被打死,我们需要一个说法!”

  他们之中有一个老者,眼角带着泪水,十分愤懑的说道。

  “求木少,为我们申冤!”其余的乞丐连连说道。

  看着这些乞丐,木凛不由得感到了愤懑。

  “好,筑基期修士,我无法打败,无法为你们报仇,但是我会将他们的宝物偷走,以示对于他们的惩罚,可否?”

  对于这些乞丐,木凛还是很看重他们的团结,他们的情谊,所以他要为他们做主。

  “谢木少!”

  木凛感觉到热血沸腾了,他要为乞丐们申冤,他要以炼气第二层去偷走筑基期修士的宝物。

  不过在木凛和乞丐都散去的时候,刘二望着木凛的背影,脸上露出了一抹残忍的微笑。

  不过这一切,没有人看到,就算看到了,也不知道其意思代表了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