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冽的夜风吹打在艾笛的脸上,双手费力的拎着那个中年大叔,青色的羽翼在背上轻轻扇动,穿过帝都的城墙,将那个大叔给扔进了自家的院中,那大叔因为法力还没恢复,屁股与地面来了个亲密的接触。

  青色的羽翼轻振,艾迪稳稳地落在了那大叔的面前,看着对方那疼的呲牙咧嘴的模样,便将他的封印给解开了。

  “现在可以将亡灵的消息告诉我了吧,我不会拿你怎么样,现在你可是在我的家中”盯着那个大叔,第一件事自然是问亡灵在哪了,不然他还要再次施展禁忌魔法,这个对身体的危害性可不小。

  “这里是你家吗?不错挺豪华的,非常适合我住。”那大叔盯着四周瞧了一圈,砸了砸嘴,只对后半句做了回答。

  “我是在问你亡灵在哪?不是在和你讨论这个。”艾笛见他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就来气,总是回答的文不对题的,恨不得立马上去拿着法杖好好地抡他。

  “那事先放一边,让我好好参观参观,熟悉熟悉这里的环境。”那中年大叔回答了一句,便将艾笛晾在了那里,自顾自的向大殿内跑去。

  看着跑走的大叔,艾迪心中也是一阵无语,也只好跟了过去,不然看他这架势是要那这里当家啊。

  “你谁啊?想要干嘛?”艾迪刚踏进大殿的门槛,就听见了雪尔兰的叫声,立马跑了过去,只见那大叔站在雪尔兰的前方,单手撑着墙面,那画面倒是颇为尴尬的。

  “你这是要干什么?想要对我的女仆干什么?”艾笛快步的走了过去,有一次将那大叔的魔法加上了封印,将他拎了过来。

  “没事,我不知道他是你的贴身女仆,下次绝不会再有这事了。”大叔一脸委屈的望着艾笛,w为自己打着辩护。

  “没事?等你什么时候将亡灵的事说出来,什么时候没事。”看着站在一旁的的大叔,心中也只好是无奈的苦笑着,真不知道他怎么会遇上这种人。

  不过,对这种人该下狠手时就不该留情,因此,不论心中再怎么无奈,也要收拾他。轻轻地吐出几个音节,那原本还在不停为自己辩护的大叔立马闭上了嘴,因为他此刻感觉下面哇凉哇凉的,低头一看,一支冰凌悬浮在空中散发着白色的寒气,对准了他的裆部。

  “我说就是了。”看着那只冰棱,中年大叔额头上不停地冒着冷汗,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有点颤抖,带着一丝僵硬。“其实还在那片草地上,我只是将他们隐藏了起来,你没有仔细探查,所以不知道而已”

  刚把话说完,那冰凌便立刻化为一滩冰水在地面上,而大叔的魔法封印也是立马解除,恢复了魔法的大叔又开始了活跃,在大殿中转悠开了,时不时碰上雪尔兰就出口搭上两句话。

  看着这一幕,艾迪的眉毛挑了挑,看来他还真是把这里当家了。

  “你叫什么?既然想留在这里,那么总得把名字告诉我吧。”远远的问了一句话,艾迪的回音在空荡的大殿中传响,片刻后才远远地传来几个大字余音。

  “奥姆.狄拉克”

  听到这么说,雪尔兰立马走了过来,站在艾笛前方,不好意思的低着头看着地面,好像有什么话要说,又有点不好意思,

  “什么事啊?”艾地看着雪尔兰,脸上挂着一丝和煦的笑容,等着雪尔兰的回答,不过就算是他不问他也是知道雪尔兰要问什么。

  “主人,真的要把那个臭流氓留下来?”低着头的雪尔兰听到这一句话,原本低着的头瞬间抬了起来,双目紧紧地盯着艾笛,渴望得到回答。

  看着雪尔兰突然急射而来的的目光,让艾笛措手不及,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是好,双目对碰的时间超过数秒,气氛一时显得有点尴尬。

  “咳。”艾笛的一声咳嗽声将尴尬的处境打破,雪尔兰的脸立刻从脸上红到了脖子根,看着整张脸活像是一个成熟的水蜜桃。

  “先暂时留着他吧,如果有什么不妥就和我说,我会尽量让他安分一点的。”艾笛也是不好意思的回避了一下,随后又接着说道。

  “嗯”雪尔兰轻嗯了一声,便快速的离开了这里,脸上的红晕一直没有散下去,红扑扑的小脸蛋让艾笛心动了一下。

  ……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透过那色彩斑斓的玻璃射入艾笛的房间时,艾笛却已经早早的起床,坐在床边上,手中拿着一封信,仔细地看着上面的内容,脸色时好时坏。

  早上刚起来,就听见雪尔兰在外面敲门的声音,睁着朦胧的睡眼,艾笛很不情愿的爬了起来,将门打开,就只见她塞给艾笛一封信,便急匆匆的离开去做家务了,也不说是谁寄得。

  那封信也就是艾笛此时手中的信,拆开一看,竟是一封由军部寄来的信,上面说西南部翡冷翠遭到袭击,而翡冷翠又恰恰是艾笛在封爵典礼上所要得到的地方,所以军部想要他自己解决,原因是因为他将驻扎在哪里的军队几乎杀了个净。

  看着这封令人头疼的信,这既要参加封爵典礼,又要回翡冷翠防御,和夺取失地。这叫他忙得不可开交,真不知道帝国军部的这帮人是怎么想的。

  不过依照艾迪一般的行事风格,都是走一步看一步,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而这信上也未提及什么时候去翡冷翠,所以这事先放在一边,优先考虑眼前的封爵典礼。

  昨天晚上刚从奥姆大叔那里得知亡灵的消息,今天又要再回去一趟,这让艾笛也无话可说,如果当时他再仔细一点就不用那么麻烦了。

  想到这里,艾笛从床上站起来,将身上的衣服理了理,才从卧室走出去,来到客厅,只见那张白色的桌子上已经摆好了早餐,而那一朵地狱火莲依旧在桌子的一角散发着那来自地狱的美丽。

  桌上放着三套餐具,只见奥姆大叔早已迫不及待的坐在桌边,想要吃雪尔兰做的饭菜,当雪尔兰为他装菜时,非常绅士的站起来,自己去,谁知道雪尔兰理都不理他。

  看到这一场景,艾迪也只是无奈的摇着头苦笑,不过这样的话,这座空荡荡的大殿到也会多几分乐趣。

  艾笛走到桌边,看着桌上的盘子,又发现一封信被置于盘子的中央,雪尔兰说这是刚送来的信,艾笛迅速的打开信封,拿出里面的纸张,看了一遍,脸皮不由得抽了抽。

  “信上说什么了?让主人的心情如此不好。”雪尔兰看着艾笛脸色的变化,问了一句。

  “没事,他们只是说明天的封爵典礼就不举行了”

  “啊!为什么啊?”雪尔兰惊讶的看着艾笛,这怎么说不举行就不举行了。

  “翡冷翠遭袭,我作为那得公爵需要去参战”

  艾笛将原因说了一遍,便回了卧室,连早餐也不吃了,想着这一件事,到了翡冷翠又该如何进攻与防守。

  其实艾笛心中早已早已把把军部的人数落了个遍。这封信早点怎么不来,搞得他还要去找亡灵军团来为自己树立威信,谁知道竟瞎忙。

  不过,既然想让他去翡冷翠参加战争,那就去吧,正好可以在翡冷翠树立威信。

  ……

  ……

  g看9@正I版◇!章节}上q酷a匠网6*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