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笛费力的睁开惺忪的双眼,双手支撑起身子,感觉整个脑子一片混乱,身上的部分地方还传来阵阵的疼痛。他使劲的甩了甩头,在看向四周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星宫塔了。

  酷匠h网a永;久|F免费a看u小说/

  阳光从床边的窗户外射进来,洒在地面上照亮了整个房间,增添了一丝温暖的气息。

  四周的墙壁由坚固的黑曜石所筑造,紧邻着床边的一张桌子上放着一套整洁的军装,军装的下方是艾笛的法袍,而法杖则被放在了一边,漆黑的军靴被摆在床边。

  艾笛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回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就心有不甘,什么既定的命运,什么不可打破命运路线,什么命运三女神,他才不信这一套,想着想着艾笛心中的怒火又燃烧了起来。

  心中的烦躁引的胸口一阵疼痛,艾笛强行将心中的怒火压下,继续回忆着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又想了想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他实在是理不出半点思绪,只好先将这事放下,等再次见到拿破仑将军时要当面质问,为什么不杀了他。

  “吱呀!”

  一个和艾笛一般大小的女孩端着水盆,推开房门走了进来,艾笛看着这个女人很是好奇是不是她将自己带到这里来的,可当女人看见艾迪时,那女人便惊恐的将水盆放在一边,顺势跪倒在地面上,低着头念叨着“对不起,主人我不知道你已经醒来了,我不是有意要闯进来的,只是想……”

  那女孩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但还是极力的为自己辩护着,艾笛看着这个女孩,搞得他莫名其妙的,原本他连自己在哪都不知道,现在又多出来一个女仆,他真不明白他昏迷的这一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里是哪?”艾笛并未在意这个女人的无意闯入,从床上坐起,盯着女孩身边的那一盆水淡淡得说道。

  “这里是你家啊!主人。”女孩听到艾笛所说的话,好奇的抬起头来,盯着艾笛,那张带有涩气的精致的脸蛋儿,在阳光的称托下显得有点绯红。

  “我的家?”艾笛露出一丝惊讶,这里什么时候又成了他的家了。

  “对啊!这里是主人的家啊!”

  “那你叫什么?”艾笛再次确认之后,问了一下女孩的名字,随后便站起身朝着水盆走去,让那女孩微微惊了一下。

  “我叫雪尔兰.凌兰索”女孩听到艾笛问她名字后,立马就回答了出来。

  “雪尔兰.凌兰索?不错的名字,以后我就叫你雪尔兰吧!”艾笛此刻觉得,既然有人让我当这里的主人,那就当下去呗,先养精蓄锐,到时候一定要杀入神界,去掌握自己的命运。

  艾笛走到水盆边,将自己那双苍白瘦小的手伸入清水中,清水一点点的滋润着他的双手,然后捧起一把清水狠狠的洗了把脸,顿时感觉脑子清醒了许多。

  阳光照在艾笛那湿润的脸颊上,水珠反射去淡淡的光芒,那张俊逸的脸上带着一丝稚气,在一旁的雪尔兰盯着阳光下的艾笛,看着他那张脸。

  艾笛侧过脸对着正盯着他看的雪尔兰笑了笑,让后者的顿时滚烫滚烫的,脸颊瞬间红了起来,染上一片绯红,然后羞涩的低了下去。

  一丝淡淡的莲花香飘进艾笛的鼻腔内,后者洗完手后叫雪尔兰将水盆断了出去,然后觅着这一缕清香寻找着那一朵花。

  推开房间的门,整个客厅都出现在艾笛的眼中,宽大的客厅中有着几根巨大的柱子撑起房梁,仔细的看去竟是稀有的暗影水晶,水晶上还刻画着晦涩难懂的铭文,几根水晶柱有规律的立在客厅中,上面的铭文通过暗影之力构建成一个庞大的暗影铭文阵。

  铭文阵与魔法阵的不同之处主要在于,铭文阵不是善于攻击的,,而且这一类的铭文阵是少之又少,而魔法阵大多用于战斗中辅助自己进攻敌人,所以一般来说魔法阵算是攻击一类的。

  当艾笛看向桌子时,终于找到了他所要找的花朵,炽红色的花朵在白色的桌子上显得格外美丽,走向桌子,终于是看清了那是什么花朵。

  “地狱火莲?这可是好东西啊!”看着那散发着炽热的火莲,自言自语道。

  据说地狱火莲是一千年一开,开花的地狱火莲是永不凋零的,这种火莲只有在地狱深渊才能够见到,而且存活率极低,采摘时若是被它根部的荆棘所刺伤,将会在体内留下火毒,难以消除。

  这样一朵火莲摆在艾笛的面前,让后者心动了,先不说这地狱火莲的稀有性,对于现在这个等级的艾笛来说非常重要。

  “既然让我碰上了,那么在突破的时候我必定要用上你”艾笛在心中小声的嘀咕着,打算什么时候将这朵地狱火莲提炼成药剂,这样才好服用。

  就在艾笛打算时候,门口传来了雪尔兰的声音。

  “主人,刚才有人给你送来一封信,说是要你亲启。”雪尔兰拿着一个烫有白色花纹的金色信封走了过来,站在艾笛的跟前,后者接过信封便看见雪尔兰又去忙碌了,艾笛也只好无奈的苦笑着摇摇头。

  艾笛接过信封,一把将上面撕开,从里面拿出一张纸,然后又向地上倒了倒,又掉出来一对肩章,艾迪捡起那对肩章上面镶嵌着五个金色的五角星。

  “上校肩章?”艾笛盯着手中的肩章,不由得发出一声疑问:“谁会这么有地位啊?居然随随便便的将一个上校的军衔给别人?”

  艾笛摇了摇头,将手中的纸展开,上面写着简单的几排字的紫金字体:

  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我加入我们,为我们效力,我会给予你想不到的待遇和权利。

  第二:与我为敌,你将会满世界被追杀,直到你真正死亡后才会停止。

  如果你选择的第一个,那么后天的疯爵大典上你将会是最耀眼的一个人。

  “居然想收买我,还要封我为公爵,似乎是一个不错选择。”艾笛看着着短短的几排字,嘴角上勾起一道嘲讽的笑容,对于他这种人来说,就算是与拿破仑将军为伍不还是一样的该干嘛干嘛,根本就不听指挥,最多也就是会少很多麻烦。

  艾笛将正在忙东忙西的雪尔兰叫了过来,问她觉得自己应该如何选择,而后者在知道要册封艾笛为公爵的消息后,便一脸崇拜的看着艾笛,让艾笛甚是无语。

  他现在非常想知道,如果雪尔兰知道那天晚上事端的制造这就是他,她又会怎样的反应呢,这让艾笛不敢去想象,或许是极度的害怕他,或许是看不起他,或许是……

  艾笛甩了甩脑袋,仔细得考虑着信上所说的条件,将选第一选第二的好处与坏处一一罗列出来,仔细的对比着,考虑一遍又一遍,几乎将所有的可能都列举了出来。

  经过再三权衡,艾笛选择了的第一个选择,现在的拿破仑军根本就不是他能够对付了,自从那天晚上那个所谓的神对他说了一些话后就不敢在轻举妄动了,只能静观其变,而且他现在最主要的目的已经不再是将拿破仑将军置于死地了,而是要去掌握自己的命运,杀上神界搅他个天翻地覆。

  …………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