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条碧蓝色的盘踞在拿破仑将军的四周,对着前方的烈火凤凰咆哮,那龙啸声传遍整个星宫塔。

  四条碧蓝色的水龙向着火凤飞去,凤鸣龙啸之间两者狠狠的对碰在一起,巨大的元素能量横扫而出,近一点的建筑物纷纷变为废墟。

  转眼看去,艾笛被护在青色的羽翼之中,尽管如此还是被那强大的元素冲击所击退数步之远,反观拿破仑将军只是站在星宫塔上,任由那元素冲击带起的风暴洗礼,那法袍在风暴中猎猎作响,冷峻的脸上对此没有一丝反应,仍旧是站在那,和没事人一样。

  艾笛展开羽翼,在空中扇动着,带起阵阵的飓风,看着眼前的拿破仑将军拿出亡灵转盘,一丝精神力闯进其中,帝都中那原本隐藏待命的究极武器纷纷从黑暗中出来,在帝都内开始着杀戮。

  究极武器在城中肆虐,专门寻找着军部的人下手,短短数息之间的时间,军部的人已经有不下于的上校死于这群钢铁军团之手了。

  拿破仑将军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只见他皱了皱眉头,将手中的法杖举起,用手轻轻的摩挲着杖身,杖身上所刻的铭文散发着深紫色的暗芒,元素调动的波动从他的周围传出,嘴中呤唱音节,周围的雷元素开始躁动不安。

  天空之上,漫天的乌云密布,偶尔闪过几道紫色的雷电,带着阵阵的雷鸣之意。

  雷动九天

  乌云中雷电翻滚,数道碗口般粗细的紫色雷电带着毁灭之意劈向艾笛,紫色的暗芒将整个黑夜都染上一层恐怖的色彩。

  艾笛看着那劈老得雷电,振动着双翼,化作一道青虹划破天际,狠狠的与那雷电撞击在一起,天空中一道耀眼的光芒四射,让人不敢正视这一道光芒,明亮的光芒中青色的羽翼迅速的消散,雷电也在此时化为无形,一道身影极速的坠向地面。

  艾笛艰难的从地面上爬起来,上衣已经在哪对碰中化为了灰烬,平坦的胸口上下,大口的喘着气,抬起那只瘦小的手,轻轻的将嘴角边的的血迹拭去,抬头看向那站在塔顶的人,拿破仑将军一个闪烁变出现在了艾笛面前。

  抬腿一记横扫再次将艾笛提出数十米之远,在地面上扬起阵阵烟雾,拿破仑将军的双腿略作弯曲,腾上半空,从空中落下,狠狠用脚踏向艾笛,将地面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

  拿破仑将军的身影出现在巨坑的边上,看着黑漆漆的深坑,轻轻的将黑色军靴上的灰尘拍落,强大的精神力在深坑中来回的扫描,寻找着生命的迹象。

  一根青色的藤蔓从坑底中匍匐着向坑边蔓延而出,见到这样的一根藤蔓拿破仑将军的瞳孔不由得缩了缩,越来越多的藤蔓生长出来,覆盖了整个坑面,藤蔓上开出一朵朵的白色花朵。

  “没想到拿破仑将军真的是魔武双修啊!与传闻中说的一点不错。”

  一句颇为平静的声音从坑底传出,一个由藤蔓织成的青色王座穿破黑暗,缓缓的上升着,直到拿破仑将军能够抬头完全看见艾笛才停止。

  看着坐在王座上的艾笛,衣衫不整,那银白色头发略微显得有些凌乱,整个人看上去显得颇为狼狈。

  艾笛的手指#动了动,长满白色花朵的藤蔓疯狂的向四周蔓延而去。

  白苏花的陪葬

  青色的藤蔓迅速的爬满了整个双子塔,以及所有属于星宫塔范围的地域,每一根藤蔓上都开出了妖艳的白色花朵,白色的花朵在黑暗中散发着微弱的光芒,那如羊脂般洁白的花瓣传出恐怖的元素波动。

  花瓣纷纷离开藤蔓,在空中飘转,整个黑夜都飘着着白色的花朵,会聚在一起,一朵巨大的白苏花的花苞在空中静静的旋转着,拿破仑将军看着这一幕,那白色的花苞让他感到心有余悸,将法杖抽取出来置于胸前,防止那朵白色花苞的突然攻击。

  白苏花的花苞在空中慢慢的转动,花瓣向着四周张开,一股迷人的香味从中飘了出来,下一瞬间,花朵消失在原地,拿破仑将军看见花朵的消失,立刻警惕看向四周,坐在王座上的艾笛看见这一幕,银白色的瞳仁中闪过一丝狠色。

  下一刻拿破仑将军感到极度的不安,低头看去,自己正站在白色花朵的中央,花瓣迅速合拢,将拿破仑将军困在了里面,花苞周围的元素躁动不安,不过花苞却是安静的在空中旋转。

  艾笛看见这一幕也不敢掉以轻心,静静的看着白苏花花苞的动静。

  花苞仍旧是在空中旋转,片刻后花苞周围的元素突然间刮起风暴,将花苞围在中间。

  “砰!”

  花苞碎裂,花瓣在空中飘落,其中一道人影从中倒射而出,原本一身整齐的着装的拿破仑将军此时也显得有些凌乱,嘴角上还挂着一丝血迹。

  见到拿破仑将军的出来,艾笛从王座上拍坐而起,星宫塔中的的藤蔓也跟着竖起,艾笛扇动着青色的羽翼,法杖一挥,青色的藤蔓向着拿破仑将军爆射而去。

  看着爆射而来的藤蔓,拿破仑将军不顾身上的伤痕,再次拿起法杖,嘴中吐出音节,雷元素在前者的前方汇聚,一条蓝色的雷龙咆哮着出现,法杖挥动间,雷龙咆哮着飞腾出去,龙啸声在空中回响,雷龙与那藤蔓碰撞在一起,再次带起一阵元素乱流,将拿破仑将军卷飞百米之远,狠狠的撞在残缺的建筑物上,落在地面上,吐出一口鲜血。

  更新最快。N上}f酷g匠ja网y

  艾笛扇动着青色的羽翼,冷眼看着单膝跪倒在地面的拿破仑将军,化作一道青芒向着拿破仑将军冲去,拿破仑将军看着飞来的艾笛,苦笑着摇了摇头,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就在艾笛飞到拿破仑将军前方不远处时,那银白色的瞳仁快速的收缩,青芒狠狠撞击在一道白色的铭文结界上,而那铭文结界仅仅闪了闪,艾笛被那道结界弹出数米远,青色的羽翼在空中消失,艾笛在地面上打了几个滚才堪堪停下来,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长痕,吐出一口鲜血。

  拿破仑将军感觉自己没有事便睁开眼睛,正好看见艾笛狼狈的单膝跪在地上,当拿破仑将军抬头看去时只见一道白色而又柔和的光芒在闪烁,其中隐隐约约能看见一个人影,在下一刻他便晕倒在地。

  艾笛抬头看去,白色的光芒中一道人影若隐若现,一身圣洁的白色衣着,但是看不清他的脸,手中拿着一件看不清的东西,不知是法杖还是别的。

  “不要妄想篡改命运三女神为你既定的命运,你命中不该将这个将军杀掉,你就不该杀掉,你也不会死于这里所以拿破仑也无法将你杀掉。”

  那个身着白色衣着的人影嘴唇都未曾动一下,就有着声音在艾笛的耳边炸响,还带着一股淡淡的至高无上的感觉。

  “你是谁?为什么要阻挡我?”

  艾笛强忍着疼痛,咬着牙发出一丝微弱的声音,而眼睛则是毫不示弱的盯着那团白色的光芒,眼看就要将拿破仑将军抹杀了,却从中间出来个这玩意,艾笛是心有不甘,而余力不足了。

  “不用知道我是谁,你知用知道不要妄想违抗神为你既定的命运,纵使你的命运中你是恶魔之子,那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神不是你们所能够匹敌的,所以你就不要妄想将拿破仑置于死地,等到他的任务完成了,那么就是他命运的终点。”

  那团白色的光芒,散发出强烈的光芒,下一瞬间便消失不见,艾笛的耳边回响着这样的一段话,然后浑浑噩噩的向后倒去,晕了过去,在晕之前艾笛脑海里一直都是刚才对话的内容。

  艾笛的脑海渐渐的变得黑暗,完全昏沉的晕了过去。

  ……

  黑夜之中,星宫塔的战斗已经落下了帷幕,而帝都内的风波并未平静,那成群的钢铁军团在黑夜中挥舞着钢刀,钢刀与钢刀,钢刀与魔法之间碰撞的声音时有不断的从黑夜中传出。

  黑夜中的的刺客在与猎物搏斗,在消耗着猎物的力量,帝都驻扎的数十万军队在短短的一个晚上死伤过半,没有人能够阻挡这支究极军队。

  破晓黎明之时,究极军团迅速撤离帝都,在究极军团撤离后不久,#大批的强者从城外赶了回来,他们原本是奉命率军进攻其他帝国的将军,不过没有拿破仑将军手中的总指挥权。

  当他们看见帝都的这一幕时,都是暗叹自己回来晚了一步,随后便赶紧寻找拿破仑将军。

  这次事件对于帝都来说是一次颇为大的灾难,不过修复帝都的损失的话还是很快的。

  ……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