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

  艾笛那接近光速的速度终于在城门不远处停了下来,后面的青色羽翼轻轻扇动,刮起一阵轻风,卷起地面的落叶,随后青色羽翼在无声无息间悄然消失。

  长时间的飞行,更可况是像艾笛一般的的速度飞行,换作是谁谁也受不了,此时的艾笛感觉到体力不支,只能先找个旅馆住下,。

  站在原处的艾笛,努力的调节着自己的情绪,那银白色的头发和银白色的瞳仁,都在一点点的褪去银白色,看着一头乌黑头发,长着湛蓝色瞳仁的艾笛,倒是颇为英俊,只是那张英俊的脸上还带着少年的稚气。

  一身平常打扮的艾笛轻而易举的混过了城门的排查,走进帝都一段时间,那原本冷清的大街,在短短的时间很快就热闹了起来,可见帝都的繁华。

  可是就算帝都再怎么繁华,今晚艾笛总是要在这里大搅一番,如果可以,最好是将那位所谓的将军给灭杀。

  在帝都内,艾笛很快就找到了一间旅馆,站在房间内,艾笛将全身的精神力放出,覆盖了整个房间,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他安心恢复着一晚上的消耗。

  距离帝都遥远的边境之上,大量的究极武器在迅速的向着帝都赶来,一架架究极武器在树林里灵活的跳跃着,那钢铁之躯上的纹路散发着淡淡的紫金色泽的光芒,吸收着天地间的光元素,为究极武器提供着源源不断的能源。

  i:最w新B章7节/#上2酷WW匠网:M

  究极武器所过之处,各种鸟兽纷纷散去,如此庞大的钢铁军团在树林里穿行不论谁见了都会退让三分,更可况这还是上个文明的留下的究极武器。

  照这样的速度计算,当日落西山之时,便是这支钢铁军队抵达帝都之时,也是帝都风起云涌之时。

  夜总是在无声无息间降临这个世界,大部分的人群已经回到居住之地准备休息,帝都之外有着少数部分的冒险者不要命的做着高阶任务,夜笼罩的大街上冷冷清清的,偶尔会有一支对巡逻队在大街上来回的巡视。

  艾笛睁开双目,将释放的精神力收回,站在床边伸了一个懒腰,将军装换上,那双湛蓝色的瞳仁看向窗户外,湛蓝色的瞳仁中看不出半点杀意与狠厉,有的只是少年的那份纯与无邪,可又有多少人知道,就是这样的一个少年将要在帝都中翻起惊涛骇浪。

  艾笛掐动手指,嘴中吐出几个音节,身影在原地消失,下一刻便出现在了那黑暗的角落中。

  侧过身,艾笛继续向着黑暗的更深处走去,此时天空中看不见一点星光,城内唯有那一队队的巡逻队举着火把来回的巡逻。

  艾笛的身影再次出现时,已经是在城门之下了,那军靴踩踏在台阶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在宁静的黑夜中回响。

  “谁?”

  一声怒喝,向着台阶的方向传去,那站在城门上的守卫警惕的看向台阶的方向,手中的长剑握的极为紧,但是迎接他的却是一道极为锋利的风刃,守卫睁大眼睛,瞳仁极速缩小,抬剑想要阻挡风刃,可是锋利的风刃连剑带人头一起削了下来。

  其他守卫在听见那个守卫倒下的声音后,纷纷来到此处,紧张的盯着阶梯口的黑暗处,握着武器得手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渗透出冷汗。

  魔法师的风刃再次袭来,战士见到风刃全部都是条件反射举起手中的武器,那武器在风刃之下不堪一击的折断,战士带在恐惧的表情倒下。

  一个银白色的头发的少年,从黑暗中走出,踏着铿锵有力的军步走来,走过那堆尸体,那银白色的瞳仁看都未曾看一下,他们的死对于艾笛来说那是理所当然。

  城外,大批的究极武器在不远处的树林中待命,犹如黑夜中的刺客,正拿着嗜血的匕首,盯着自己的猎物,随时准备给予致命一击。

  城墙上的守卫一个接一个的倒下,直到最后一个人倒下之时才有人认出艾笛,毕竟军方的消息封锁也不一定做的很好,而且他也在翡冷翠翻起了一番风云,可是知道了又有什么用?现在不也只是个死人了,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艾笛站在城门之上,挥动法杖,帝都城外的铭文结界在闪烁了几下后,便散于无形中,而此时,城外不远处的究极武器在悄无声息间涌入城内。

  艾笛见到钢铁军团全部进入帝都后,又一次挥动法杖,周围的风元素疯狂的涌向艾笛的背后,一对华丽的青色羽翼汇聚而成,扇动间艾笛已是化作一道青虹向着帝都的至高点飞去:双子星宫塔塔顶。

  “报告将军,恶魔之子正迅速向这里移动!”

  一位身着金丝镶边的占星服的男子单膝跪在拿破仑将军的身后,那一席镶置着银丝边的占星长袍,代表着他在双子塔中的地位并不低。

  拿破仑将军举起左手,向后挥了挥,并未多说什么,只是一直看着那双子塔的外面,似乎在等待在谁到来。

  那身着占星服的男子见此轻点额头,便无声的退下,高大的双子塔外围,一道蓝色的铭文结界构成,巨大的魔法阵开始运转,源源不断的能源通过魔法阵汇聚传向铭文结界。

  不远处,一道青虹划破黑暗的天际,迅速的接近着这里,那道青虹狠狠地撞击在结界上,庞大的结界仅仅只是闪烁了一下,结界上出现两道由那对青色羽翼所切割的痕迹,但片刻间,这些痕迹在能源的提供下迅速修补完成。

  停在离结界不远处的艾笛轻轻扇动着羽翼,银白色的瞳仁中盯着这一道结界,闪过一丝惊讶,令他没想到的是这道结界会如此的强大,当艾笛看见铭文结界下方的魔法阵时,他便明白为什么铭文结界会修复的如此之快,不过这可还阻挡不了艾笛的脚步。

  艾笛掐动手指,嘴中呤唱这一长串音节,周围的温度开始降低,一片雪花从艾笛的头顶落下,落在那银白色的法袍上化为一滴水珠,越来越都的雪花从空中落下,覆盖了整个双子星塔,温度低至可以瞬间将人变为冰块的温度。

  星宫塔周围的熟睡的居民在这样的温度下瞬间化为一座冰雕,还有周围的军队的人,也都是蜷缩在一起,冷的瑟瑟发抖。

  那原本能够看见的铭文结界,在这样的温度下,变成了一面薄薄的湛蓝色的冰,艾笛扇动羽翼,再次飞了过去,羽翼在碰到那结界的瞬间,结界立刻化为了漫天的冰屑,落在地面上化为元素回归空间。

  “没想到啊!这一任的恶魔之子竟会如此强大!”

  一道极为平静而又充满寒意的声音传入艾笛的耳朵,青芒在星宫塔的最高处滞停,看着那身着金丝边领口,肩上粘着白金肩章,,披着圣琊法术袍的男人站在星宫塔塔顶,平静的看着艾笛的所作所为。

  当艾笛看见那个男人的脸时,他那银白色的瞳仁略微缩了缩,站在那里的竟是阿尔博克家族的家长,也就是艾笛的家长,他们属于同一个家族。

  “竟会是你!你为什么要怎么做?”艾笛的喉咙动了动,一到颇为愤怒的声音传了出来。

  “你不懂,家族会的那帮老家伙,只是单单将我当做一个棋子,当我被利用完后就会被扔掉,所以我要趁现在还坐拥帝国权势,当然要先解决家族中的人,然后完成自己的使命。”

  拿破仑将军摇了摇头,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

  “那我母亲又与这件事有何干?”艾笛的声音由愤怒转为平静,这样的反差让拿破仑将军在心中暗暗吃惊。

  “因为她知道的太多了!”

  “那你就去陪她吧!”艾笛那充满寒意的话语,从他的嘴中传出,手指间不断来回掐动,喉咙中传出一连串的不同音节,空中的元素躁动不安,火元素汇聚在艾笛的上方,一个巨大的火球将四周的黑暗照的如白天一般。

  “唳!”

  一阵清脆的鸟鸣声从火球中传出来,巨大华丽的火羽翅将火球扇裂,火凤从火球中振翅而飞,凤凰浴火重生冲天而起,在空中盘旋一周后停留在艾笛的上方。

  火凤燎原

  一阵低喝从艾笛的喉咙间传出,挥动着法杖,火凤滑翔而出,在空中带起炫丽的火焰痕道,那一阵阵的热浪扑打在拿破仑将军的脸上,火凤瞬间到达拿破仑将军的不远处。

  烈火凤凰滑翔迅速接近拿破仑将军,后者的嘴角动了动,吐出一长串音节,四条碧蓝色的水龙咆哮着盘踞在1前者的周围,龙啸声传遍整个星宫塔。

  ……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