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冷翠底部

  甬道之中,一道瘦小的身影行来,好奇的打量着这里的一切,庞大的钢铁铸就了翡冷翠这样的地下城市,钢铁甬道上全是森森白骨,每具白骨都保持着扭曲的姿态,艾笛可以想象的出这些人在死前是何等的痛苦。

  空荡的甬道之中,除了森森白骨之外,唯独只剩下艾笛一人站在甬道中,甬道的尽头似乎有着机器齿轮转动的声音,艾笛的好奇心激励着他向里面走去。

  甬道的尽头,一座巨大的钢铁门矗立在艾笛的面前。

  古老的机器齿轮发出艰难的摩擦声,大门缓缓地打开,一片蒸汽席卷而来,将艾笛的法袍卷起,在其身后猎猎作响。

  宽大的实验室展现在艾笛的面前,中央一个巨大的光团煜亮着整个地下室。

  一个五芒星的纹路在光团的下方闪烁着血色的光芒,一排排猩红的字体在五芒星纹路上方形成。

  五芒星的预言,光纪2016年,该来的还是来了,几乎没有人能够躲过这场灾难,最后的预言将在今天完成。

  火雨虽然摧毁了我们这个文明,但根据五芒星的昭示说明你们将会在诸神的黄昏中灭亡,但我们并不希望你们灭亡,我们将最后的武器留了下来,应该能帮助你们。

  字体到这里便没有了,艾笛抬头向地下室的内侧看去。

  一排排的钢铁巨人站在哪里,钢铁之躯上有着紫金色的纹路,似乎类似于现在的铭文,但不同的是,比我们的铭文要更为强大。

  放眼望去,整个地下室有三分之二都被这些武器所占满,武器上那空荡荡的驾驶舱中,座椅上一排排的银白色针管在白光的照耀散发着寒冷的银光。

  这些武器倒不像是留下来帮助我们的,倒像是来看着我们如何走向毁灭的。

  ……

  雨还在不停的下,大雨冲洗着废墟之城翡冷翠,硝烟在雨水中渐渐的没了下去唯独剩下那些被燃烧过的建筑还在散发着刺鼻的焦味,翡冷翠的军队因为艾笛所搞出来的动静,都陷入了恐慌之中,战士的志气大跌,魔法师更是神信职业,所以数万军队几乎全部丧失斗志。

  拿破仑.阿尔博克将军冷眼看着数万军队失去斗志自己便领着嫡系部队首先返回了帝都。

  “嗒”军靴踩在水坑中,溅起水花,落在法师的法袍之上,一排排的巡逻队从中央祭区的废墟中走过,去不知下面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

  因德帝国:帝都。

  滂沱的大雨在空中倾泻,夜深深的笼罩着整个帝都,乌云中还翻滚着蓝色的雷电。

  “轰!”

  一道蓝色的雷电划破夜空,地面瞬间变得一阵明亮,蓝色的光亮照耀着地面,一滴鲜红的血从战士那泛着森冷寒光的白刃上滑落,滴落在地面上,溅起一片血花,犹如一朵盛开的地狱血莲在悄无声息间绽放。

  大雨将刀刃上的斑驳血迹拂去,冷冽的锋芒在黑暗中挥舞,锋利的刀刃刺入一个又一个人的身躯,刀面的上方闪烁着周围魔法师的法术,法师挥舞着法杖,一个又一个的魔法置出,有的人一碰便会欲火焚身而死,或是化作一块精致的冰雕,最后似玻璃般碎裂,撒满了地面。

  少年那银白色的法袍上沾满了泥污,手中紧紧的握着法杖,看着自己的家族被帝国的军队所屠杀,而自己却只能蜷缩在废墟堆中的一个角落,眼睁睁看着这一幕的发生,自己却无能为力,只能默默的流着泪水。

  自从那遗址中出来后,便马不停蹄的赶往家族中,因为他知道,自己一旦被通缉,家族自然不会幸免于难帝国的《律典》上规定,凡是与通缉犯有关的人都要处死。

  一位身着白色占星服,肩上披着黄金般的散发的女子在艾笛的眼前出现,此时的艾笛早已目光湿润,因为在人群中身着白色占星服,高举着法杖,绚丽的魔法从从哪里一个个的纷飞而出,不断了解那群人生命的人,是他的母亲。

  那位身着白色占星服的女子,虽然在等级上已近达到了最接近传说级的等级,但是还是逃不过死亡的命运。空中一道蓝色的雷电炸响,淡蓝色的光芒让艾笛看见了,在另一边黑暗中的人,一位铁血般的军人伫立在那里,静静地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下一刻,他的法杖挥动间,天空中的雷元素躁动不安,汇聚在那位女子的上空,化作碗口般大小的雷电直直的将那位女子给炸穿。

  看着这一刻,艾笛的心仿佛被揪住一般,一阵阵的疼痛从内心的最深处传来,让他感觉到一阵痉挛,无力再站在黑暗中,眼睁睁的看着族人被杀,自己却又束手无策,如若出去则是死路一条,若是选择在这里看着族人被杀,艾笛的心中更是一种难以言记得痛苦。

  慢慢的,少年的眼睛不在热泪盈眶,寒冷的凉意席卷了整个身躯,少年的步伐在无声无息中消失,身影渐渐的在黑暗中隐匿。

  次日,凌晨。

  帝都百姓纷纷出门,空中的阳光照射在地上的水面上,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大量的人群伫立在一处废墟处,除了废墟之外,便是尸体与血迹,看了让人作呕。大殿的废墟中还有着魔法师的火焰在人的尸体上悄然燃烧,战士的大刀和长剑也在散落的人类残肢边散发着令人冰冷的寒芒。满地的冰屑中还夹杂着人体的血肉。

  人群中都是传来了一阵阵的叹息声,没想到这在帝都中横行一生的家族,竟然毁在了自己的帝国手中。

  ……

  翡冷翠遗址

  “嗒”“嗒”……

  军靴踩踏地面的声音在甬道中传开,一位银白法袍少年在里面穿行,走向那甬道的最深处,站在那道缓缓打开的钢铁巨门前,那双细小的双手攥得紧紧的,隐隐约约间可以看见那指甲深深的陷入肉中,有着丝丝的血迹在指甲边渗透。

  大门的背后仍旧是那成群的上个文明的科技成果,金色的纹路中似乎有着什么能量在流动,以支撑整个庞大的钢铁之躯。

  艾笛将上身的军装褪去,银白色的法袍与一根如枯木般的法杖放在了一起,那白色的肌肤在白光的照耀下,如青花瓷一般,让人觉得这只是一个小孩才拥有的身体,不过艾笛也仅仅才十五。

  艾笛爬上一架站在最前面的钢铁巨人,驾驶舱中那一排锋利的针管,散发着要穿透身体的寒芒,艾笛却是曾看那针管一眼,坐在驾驶的舱上,舱盖缓慢的闭合

  艾笛轻轻的向后靠去,银白色的长针刺入背上那白色的肌肤中,深深的扎入艾笛的脊柱骨中,与中枢神经接触在一起。

  “神经接驳系统正式启动。”

  一支湛蓝色的针管从艾笛的腰间扎入,蓝色的液剂注入体内,原本艾笛那寒意阵阵的双眼在蓝色的药剂作用下缓缓闭上眼,进入朦胧的睡意之中。

  一阵寒风吹来,让艾笛打了一个冷颤,睁开眼睛,看着一望无际的黑暗,艾笛此时觉得自己已经走到了世界的尽,。

  头,又仿佛被置于无尽的黑暗回廊中。

  低下头看去,自己此刻正立在一片水域中,不同的是,水是红色的,红的犹如鲜血一般,却闻不到血腥味。艾笛抬起脚,向着前方走去。

  深红色的水漫过艾笛得膝盖,远远的一阵冷风吹过艾笛的身躯,吹起披在背上被浸透半截的法术长袍,长途的跋涉让他已经不知道走了多久了,精疲力尽的他早已将手中的法杖远远的甩在了后方的黑暗之中,以此减轻负重。

  抬头再次看去,黑暗似乎真的永远走不到尽头,但在艾笛的一个眨眼间,却又出现了一个亮点,那里仿佛是黑暗的出口,于是艾笛再次抬起那近乎僵硬的双脚,向着那一丝光源奋力走去。

  光芒越来越近,星点的光源渐渐的化为了雄雄的烈火在燃烧,似深渊地狱中的鬼火,在吞噬着恶鬼那不屈的意志。

  火焰越发明亮,那白色的火焰由白变为了淡紫色,紫色的火墙在这座岛屿上燃烧,不允许任何人进去,也不允许任何人出来。

  火墙的内部,有着几根残旧的柱子在那里矗立,隔过火墙又能隐约可见有着散乱的人影在跃动,这一切都昭示着这个名门贵族曾经的繁荣。

  一个人影向着火墙的外面走来,黑色的人影慢慢的变得清晰,穿过火焰,整个身躯完全展露在艾笛的面前,令后者那湛蓝色的瞳仁猛然收缩。

  一席金色的长发从头顶如瀑布一般落下,散披在双肩上,一张羊脂白玉般的玉脸称托着一双水灵灵的双眼,眼中有着银白色的瞳仁在闪动,充满了复杂的感情色彩。

  看b/正%版章Uw节h9上:。酷S(匠81网

  在向下看去,从那精致的下巴往下就是一具森森白骨,支撑着一个肉脑袋,看上去只要一不小心就会因为骨头断裂而掉下来,白骨的上方燃烧着淡紫色的火焰。

  那是艾笛的母亲,在家族中最没地位的一个女人,尽管她有着美丽容貌,强大的天赋,但仅仅只是因为天生了一双银白色的瞳仁,被视为不详的女人,所以才会落到最没地位的地步。那只只有头部的骷髅,举起右手,森白的骨头上燃烧的紫色火焰让人感到深深的不安。

  “过来吧,我的孩子。”

  骷髅张了张嘴,一串如银铃般的悦耳的声音从她的嘴中传出。

  “母亲。”

  艾笛也举起了右手,向着那燃烧这紫色火焰的手骨伸了过去,然而,火墙后的黑影越来越多,手中拿着不同的武器

  “不!你不是我母亲,她已经被拿破仑将军杀了,在家族的灭亡中死去了。”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