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兄!南宫熏不能放啊!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欧阳晨急切想欧阳睿收回成命!皇兄难得不知这其中的厉害吗?这皇兄怎么了这是!

  欧阳睿紧锁眉头,把玩着玉扳指若有所思。

  “无妨。让两名黑卫暗中跟着她!但凡有异,杀!”

  “可是皇兄,把她放在宫中不好吗?何必给她生出变故的可能?何必白白浪费了两名黑卫的作用呢?”

  “朕意已决,八弟不必多说。八弟还是想想十日后的挞拔和亲吧。”

  “皇……”

  欧阳睿摆手示意欧阳晨住嘴。欧阳晨只好叹口气领旨出去了。

  “说吧,别憋着了。”欧阳睿一边用膳一边说。

  “那个……南宫熏的事情,皇上考虑怎么样了?”紫依十分小心的问。

  “今夜南宫熏出宫,已经有人通知她了,所有都已经准备好,你放心。三日后,朕会拟旨宣告她过世。”

  “真的吗?!”紫依抱住欧阳睿的脖子,在欧阳睿脸上亲了一口。

  “你呀你呀!总是给朕出难题!真是拿你没办法!”欧阳睿浅笑。

  紫依特别开心,欠陈贵妃和婉凡那么多,借别人还上一点吧.“南宫熏有个请求,请你今晚为她送行,她说你必然答应。”

  “嗯!我确实会答应!”

  “今晚,我以召你为由带你出去,不带随侍。”

  “好!”

  “依妃。”南宫熏依然淡定自若,却是跪下了。

  R看正,版}章‘Q节上)p酷D4匠K:网

  紫依想去扶她,欧阳睿拦下了。然后欧阳睿出去了。屋内只剩南宫熏和紫依。南宫熏跪扣三下,站起来,酸涩一笑。

  “不想,再见面,您已贵为依妃。

  臣妾离开是对的。不然,皇上对依妃的恩宠,会让臣妾生不如死。”

  她不给紫依说话的机会,接着说:“之前那些所谓的宠妃,只是宠妃,而依妃,皇上是当作一生挚爱。

  呵呵……依妃可知,放臣妾离宫,是已逝的陈贵妃都做不到的。臣妾在端午宴上,就知道,皇上对依妃不同。

  皇上看依妃,臣妾看皇上。呵呵……那样的眼神,臣妾再懂不过。”

  南宫熏突然走近抱住了紫依,紫依对她突然的举动有些茫然。

  只听她小声说:“别动依妃,臣妾绝无恶意,只是周围眼睛太多。”

  紫依倒吸一口冷气,‘眼睛太多’是什么意思?古代真有暗卫?

  “依妃,皇上将臣妾逐入挞拔。而挞拔多次挑衅大乾,皇上必然有别的目的。应该有人监视臣妾,只是他们武艺远在臣妾之上,臣妾察觉不到。”

  “怎么会这样?”紫依简直不敢相信的轻声问。

  她只当欧阳睿答应了她,放走南宫熏,就是给了南宫熏自由,却不想她又进入另一份尴尬境遇。紫依有些内疚和懊恼!君心难测!

  “依妃,不必为臣妾难过。这已是皇上为了你,做了最大最大的让步。依妃可曾想过,这对臣妾而言已经是最好。

  从此,天涯陌路,不再相见。海阔天高,若皇上真要利用臣妾对付挞拔,臣妾能为皇上做一点事情,那是臣妾最大的幸福!

  呵呵……依妃觉得臣妾傻吧?

  人生最大的幸福是:你深爱一个人,恰好那个人也深爱你。若是求不得那样的爱情,那么对臣妾来说,能默默爱他,为他做一些事情,哪怕只是他的棋子,也是此生无憾。”

  紫依面对南宫熏对欧阳睿的爱,总是感到无地自容。

  自己对爱情从来不是一味付出,若漫漫长路没有终点,怎有勇气开始万里征程?若刻骨铭心的爱情的代价是刻骨铭心的伤痛,怎有勇气飞蛾扑火?

  夜若太长,自己怕是最早冷掉的那一束月光。

  紫依释然一笑:“梅花一弄,断人肠;梅花二弄,费思量;梅花三弄,风波起。

  南宫美人,我送上我最最真挚的祝福,希望美人可以幸福快乐,活出自己想活的样式,此生无憾!

  只是,西出阳关无故人。美人今后,万事小心。”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想法,紫依该尊重她这般不求回报、无怨无悔的爱情!

  回玉轩阁的路上,紫依静静靠在欧阳睿肩膀上,一句话也不说。

  “今日倒是像个‘依妃’了”,欧阳睿怕她因为南宫熏的事情,心中不舒服,对身体不好,故意逗她。

  紫依不理他,却轻轻哼起了歌。

  我,都会永远信赖你,无论你将我放在任何空间里。

  你对我的赞许,是我最大的幸福,可是你要我,怎样忘记你留给我的回忆。

  不要忘记我爱你、不要忘记我想你,只要永远在你身边,无论生命多么短暂。

  不要忘记我爱你,是我心中的秘密。

  再给我多一点时间,我的爱统统都为你奉献……

  这是紫依在南宫熏离宫前,唯一为她做的了。

  她要告诉欧阳睿,南宫熏对他无悔的爱情。

  聪明如欧阳睿,怎会听不出紫依的意图。只是,爱情不同于别的,若给不了她想要的爱情,无情就是对她最大的善良。于是装作听不懂的样子,闭目养神。

  三日后,一道圣旨传遍后宫:美人南宫熏,突患恶疾,全宫皆染,无一幸免。未免疫情传播,任何人不得靠近!违令者,斩!钦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