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依无意与郑絮儿再多纠缠,她已经钻入了权利的死胡同。

  紫依不理睬郑絮儿的嘶吼,命人打开牢门,来到窦太医的面前。

  紫依二话没说就给了窦肖一记耳光,用了极大的力气,发出的声音让郑絮儿都呆住了,不再出声。

  欧阳睿就在紫依旁边,完全没料到:紫依即使偶尔耍小脾气,却愿意替上门找茬的郑絮儿隐瞒,也愿意救助毫不相关的一个傻子。可就是这样一个善良、忍让,自己觉得毫无攻击性的女子,身体里居然有这样的能量。

  欧阳睿觉得自己并不完全了解紫依,她有太多出他意料的举动,或许也有他并不了解的很多面。

  “这一巴掌,本宫替自己打。本宫与你无冤无仇,你却因为欲望想致本宫于死地;”

  又一清脆的响声,窦肖的已经有些发红。

  “这一巴掌,本宫替未出世的孩儿打。也让他记住人心险恶,保守本心。因为人生是单行道,行差踏错,万劫不复!应当有所为有所不为!”

  又是两声清脆的巴掌声,窦肖嘴角开始渗血。

  “这两巴掌,本宫替枉死的婉凡打!你毁她清白、将她逼疯!”

  连着四声清脆的巴掌声,窦肖跪都跪不稳,踉跄跌坐。

  “这四巴掌,本宫替你未出世的孩儿打!你心狠手辣,阴差阳错竟亲手杀了你自己的孩子!你淫乱后宫,满门抄斩!本宫要你,断、子、绝、孙!”

  紫依气急,加之地牢空气流通不畅,又潮湿,竟有些站不住。

  “依妃!罪臣万死难辞其咎,只求留下窦氏一滴血脉啊!依妃!老天谴责,让臣亲手溺子!是臣罪有应得啊!臣只求依妃留窦氏一滴血脉,孩子无辜啊!”

  紫依闭眼调整呼吸,朝欧阳睿轻笑示意自己无碍。

  ‘啪!啪!’两记掌声,欧阳睿楞在当地。

  “你疯啦!”欧阳睿怒吼!

  南宫天十五万兵众围困皇城,他都不曾恐慌,可当看到紫依自己扇自己两个耳光的时候,欧阳睿第一次感到惊慌失措。

  他都不舍得动她分毫,她怎么可以当着自己的面打自己!而且下手极重,手上戴的首饰在因身体不适而越加苍白的脸上,留下刺眼的痕迹!

  窦肖更是目瞪口呆。

  “这两巴掌,是本宫欠婉凡和她未出世的孩子的。

  是本宫!是本宫疏忽大意,忘了泱泱后宫中多少人为了争宠,不择手段!

  忘了保护自己和身边人!

  婉凡还口口声声喊本宫娘亲!婉凡的死,本宫也难辞其咎!本宫……”

  紫依再也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醒了?”

  欧阳睿小心地把紫依扶起来。看到她脸上清晰可见的刮痕,气不打一处来,“你怎么能打自己?我给你上药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心疼?你要是觉得不解气,你。。。你。。。你打我也行啊!”

  紫依见他真有些急了,打趣道:“你可是皇上,我哪敢拔老虎的胡须啊!好了好了,不生气了哈”

  欧阳睿见她一副没事儿人的样子,也是拿她没办法。

  紫依突然正色道:“窦太医和郑婕妤,两条命可不可以给我?”

  欧阳睿眯着眼睛看她,猜不到这丫头又在想什么。

  酷匠√网n。正I$版首":发{

  “看什么啊!给不给吧你就说。”

  “我要说不给呢?”欧阳睿歪着头说。

  “清儿,送皇上走!”紫依赌气就要躺下。

  “哎……哎……别乱动。给你,反正不值钱。你不是善心大发,想做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放了他俩吧?”

  “不会。他们罪无可恕!我若放过她们,怎么给凡儿交代。但是”

  紫依突然起身跪下了。欧阳睿生气,把她抱起来,“你这两天怎么了!能不能对自己好点!怀着孩子呢!”

  刚把她抱起来,欧阳睿一松手,紫依又跪下了。

  “薛紫依!你不要恃宠而骄!”

  嘴上责怪生气,身体却不由自主去抱起紫依。

  紫依依旧想挣开,欧阳睿赶紧道歉:“我错了,我错了!别折腾我孩子!有话就这么抱着你说,好不好?”

  “可是这样不像求你办事的样子啊。”紫依无奈的说。

  “……薛紫依,我说这样就这样!”欧阳睿也霸道起来。

  “好!那我现在开始说。窦太医和郑婕妤的命你给我了,我有权处置。

  我要:一命换一命!

  我用他俩的命,跟你换另外两个的命!”

  紫依停了一下,看了看欧阳睿,无比坚定的说:“我要换南宫熏和郑婕妤腹中胎儿的命!”

  欧阳睿表情也严肃起来,“南宫熏?你可知……?”

  “我知道,她是逆臣-南宫天的女儿。

  可是,她爱你,却现在已不能爱你。她留在宫中,就是……另一个陈贵妃。甚至,连陈贵妃都不如,因为,你从不搭理她。

  那又何必图图让这宫墙和一个位分困住她所有的芳华?”

  紫依说完,静静等着欧阳睿作出决定。她知道,郑絮儿换郑絮儿腹中的孩子,他顺水推舟。

  可是,南宫熏,他必然要好好考虑。毕竟,不杀南宫熏已是法外开恩。身为帝王,放自己仇人的女儿,实在隐患太多。

  帝王,本该冷血。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人,虽然残忍,确是事实。不然,历朝历代,怎会一朝天子一朝臣,怎会有那么多冤假错案、株连九族!

  “容我想想,明日给你答复。可好?”

  对于紫依的请求,欧阳睿说不出‘不’字。欧阳睿暗想:难道前世欠下的债吗?自己竟被这小女子吃的死死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