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皇上、依妃,婉凡姑娘没了,可,可,可她腹中的孩子没了……”

  紫依听完张太医的话,腾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叫没了?什么孩子?”。

  “婉凡姑娘有两个月身孕无疑。她突然滑胎,老臣从她卖相和体征看,像是不小心服了,红花。

  剂量是普通人用来打胎剂量的十倍,所以,婉凡血崩,老臣赶来时已回天乏力。

  老臣问过清儿,唯一可能导致滑胎的,是半个时辰前,依妃让婉凡代饮的那晚药膳。但老臣并无证据。

  因为依妃每次的药,都是新鲜的,一次一抓,一味一服。也无从查起。”

  紫依突然有些失控的笑了,“红花啊!皇上,听到了吗?红花啊!是冲着臣妾来的!是臣妾害死了凡儿!还杀了一个未出世的孩子!

  又是臣妾!陈贵妃!凡儿!都是臣妾!因臣妾而死!

  张太医,查!本宫要你查!

  查御药房入库、出库,查所有红花来源!事情不水落石出,本宫誓不罢休!

  本宫要那人,一命还一命!去给本宫……”

  欧阳睿让张太医再三确认紫依没事,便吩咐张太医去乾清宫候命。

  又命秦公公急召所有妃嫔、乾清宫侯驾。

  嘱咐好清儿守在床边,紫依不醒,不得离开半步。

  一时间,除了玉轩阁,整个后宫人心惶惶!怕是又是一场血雨腥风,毕竟:天子一怒,尸横千里!

  乾清宫,包括皇后,大殿里跪了一片。整整大半个时辰,欧阳睿不说话,也不允许起身,把玩着玉扳指,当一屋子人是空气。

  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因为都感受到了欧阳睿周身散发的冷气。皇后知道,除了南宫天围困皇城的那天,这是她第二次见到欧阳睿由内而外透出的危险。

  欧阳睿头都没抬,说“张太医?”

  张太医紧张的将婉凡一尸两命和红花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跪着不敢吱声。

  欧阳睿抬头,目光扫了一下跪着的人群,悠悠的说:“其一,张太医查红花,从何而来?怎会到达玉轩阁。

  其二,婉凡腹中的孩子是谁的,皇后,这件事,朕该问问你是怎么统领六宫吧?”

  皇后不由得一哆嗦,忙回:“臣妾失职,定经此事查清,以正宫闱!”

  “那就好,别让朕出手!

  其三,把手伸到了依妃和朕的孩子身上。呵呵呵……谁给你们的狗胆!”

  欧阳睿毫无征兆的突然发怒,从主位起身的那一刻,郑絮儿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欧阳睿又一瞬间恢复往日的云淡风轻,说:“主谋留给依妃,其余人,杀了吧。”

  虽早已大致猜到事情真相,可当真相血淋淋的摆在紫依面前,紫依还是不禁唏嘘。

  拥有怎样的权利,才算心满意足?拥有怎样的地位,才能此生无憾?费尽心机去争去抢,可曾想过你剥夺之后,可能根本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反而给自己的人生多上一道锁。可曾想过,今日你对别人的亏欠,日后会有其他人十倍百倍的讨回来,因为天理昭昭!

  紫依执意要去地牢,她有太多疑问、太多不解,要问问他们。欧阳睿放心不下,全程陪同。

  看着地牢里,再无往日风采的郑絮儿,紫依心里说不上什么感觉。

  紫依不同情她,因为她要杀自己和孩子,过分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紫依却也不恨她,再怎么冠冕堂皇,自己不也亲手夺走了欧阳睿的宠爱吗?退一万步,自己时间有限,没有时间耗在恨这样一个阴毒之人身上!

  她间接杀了凡儿,凡儿因自己一尸两命,自己有权给凡儿也给自己一个交代。

  “皇上,不要信这个贱婢!您要相信臣妾啊皇上,臣妾是冤枉的!”

  郑絮儿歇斯底里地做最后的挣扎。

  欧阳睿牢牢将紫依护在怀里,自然屏蔽郑絮儿的声音。

  紫依不问为何她要害自己,因为所有人心知肚明。紫依问她:“你究竟用婉凡的清白换什么?”

  “呵呵……她的清白?她不过是本宫的婢女!她的清白算什么?”

  郑絮儿见挣扎无用,索性破罐子破摔了。

  “婢女?再下贱她也是人啊!有自己的思想!”

  “少跟本宫假惺惺!薛紫依!不过是仗着皇上宠爱你!”

  _:更cE新最快V(上_酷vo匠Y网y

  紫依摇头。

  “你简直无药可救!你可知你若出事,你腹中孩儿怎么办?谁会比你更爱他?”

  郑絮儿一下没了精神,“孩子!皇上!看在孩子的份儿上,您饶了臣妾吧?”

  “呵呵……就为了这个孩子的未来,你险些伤了朕和紫依的孩子!

  你这孩子,根本不配和紫依的孩子比!他没这个资格!”

  “不!不!皇上!您是爱我们的!您想想您答应臣妾的啊!

  不!不是这样的!都是你!是你!薛紫依!是你毁了这一切!本宫要杀了你!”

  紫依被她吓得后退,心里也不禁唏嘘。最是无情帝王吧,雍正可以因为不喜欢一夜承欢的婢女,将自己的亲生儿子置于宫外数十载,不管不问。

  紫依突然觉得悲凉,现在欧阳睿宠爱自己,可后宫何时缺女子?哪一日恩宠用尽,自己该是像无数怨女一样了。

  现在有多幸福,那时就有多悲凉;现在爱越多,只怕那时怨愈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