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肖恰好抬头想亲婉红,用手臂挡住了剪刀.可婉红这一刺是用了毕生的力气。窦肖的手臂瞬间鲜血淋漓!

  “该死的婢女!想杀本太医?啊?”

  婉红见一朝失手,男女力量悬殊,除了趁其不备,婉红再无机会,流泪喊:“凡儿!姐姐尽力了!”说完用剪刀刺向自己脖子……

  “啧啧啧啧……窦肖啊窦肖,你怎么就这么没有福分呢?”

  郑絮儿看着跪在脚前的窦肖,满脸可惜。

  “好歹也是一条命啊。本宫真是心疼!本宫倒是没想到,在这冰冷的后宫中,还有这等姐妹情深,呵呵……”

  郑絮儿心有一丝触动,却立马强迫自己甩掉这样的思绪。妇人之仁怎成大业?再说,吃人的后宫,吃素又怎么活得下去?

  “收起你那胳膊!

  来人!本宫训了婉红两句,这婢女心量太小,竟自杀身亡!收拾她的房间,她一切赏赐,其他人均分!”

  送走欧阳睿,紫依有些乏累,却也内心满足。

  暂时忘了他后宫佳丽三千,他愿意日日陪伴左右,即使自己有孕在身,他什么都不能做。如此这般,自己还有何可抱怨呢?三千恩宠集一身?

  呵呵……上天知道,自己多么希望没有那三千,只有一生一世一双人。没有爱上他前,自己不管也管不了他有多少女人,可爱上他后,就只希望:伴君身侧,唯妾一人。

  “娘亲!”

  紫依抬首,看婉凡这几日在玉轩阁待得倒是精神了不少,换了干净衣服后,也是个标致的美人儿。

  “凡儿无事可做了?怎不去陪清儿姐姐?”

  “凡儿喜欢娘亲”

  说着,就走到了紫依面前,伸手玩紫依头上的步摇。

  紫依见她衣领没有弄好,就伸手帮她整理。可是她却突然发狂一样躲远,嘴里惊恐的喊着:“不要!不要碰我!婕妤救我!凡儿做牛做马都行!不要让他碰凡儿!不要!”

  紫依好像明白了什么,由不可思议转为愤怒,好狠的郑絮儿!究竟用凡儿的身体换了什么?!

  紫依慢慢走过去,一边说着安抚的话,一边轻轻抱住她。

  最9…新1a章-节上E酷匠D网;f

  “凡儿不怕,娘亲在呢,娘亲保护凡儿。”

  等她渐渐平静,紫依带她去院子里荡秋千,自己亲手推秋千。心想老天怎可如此不公?才十四岁的孩子啊,放在现代就是未成年啊!

  此时,清儿端着药过来了。紫依下意识想往后躲。自从欧阳睿知她体寒、易动胎气后,各种名贵药材成了她薛紫依的一日三餐。

  “清儿,先放着吧,本宫正陪凡儿呢!”紫依找借口。

  “那是不成的,依妃,若皇上发现您没喝这药,或者您有个……呸呸……反正,您得喝,还要趁热喝,不然皇上会平了这玉轩阁!”

  “我喝我喝,娘亲,凡儿也想喝!”

  “去去去……这是依妃调养身体、保胎的药,你掺和什么”

  “就让她喝!本宫今天就是不想喝了!差这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让凡儿喝吧,她之前也吃了不少苦,身子也是需要补补的。”紫依若有所思,这孩子也是可怜!

  清儿看着一碗价值连城的药膳,就这么被一个傻子喝了,很心疼,想不通自家依妃怎么想的!等婉凡喝完,清儿不情不愿的端着碗走了。

  紫依吐了吐舌头,笑了。

  “干嘛呢?笑那么开心!”欧阳睿说话间已经进了玉轩阁。

  紫依连忙挡住婉凡,有些紧张的说:“皇……你……你不是最近忙挞拔和亲的事情,连午休都取消了,怎么现在过来了?”

  欧阳睿压根没注意婉凡,俯身在紫依耳边说:“依妃是欲擒故纵吗?多少女子可是望眼欲穿啊!”

  紫依脸一下红了。对他这不正经的调戏,倒是见怪不怪。嗔怪道:“你小心孩子学你,没正经!”

  “娘亲,这是谁?”

  紫依差点忘了婉凡的存在,突然听到她的声音吓了一跳!

  “这是……这是……”半天想不到合适的称谓。

  此时,正好清儿过来了,紫依就哄婉凡先跟清儿去玩了。

  大约有半个时辰,欧阳睿正在教紫依绘画,清儿急的一断一续地说婉凡出事了!

  紫依和欧阳睿赶过去时,只见婉凡整个下半身的衣裙全部被血染红,脸色苍白,蜷在地上弱弱的喊着‘娘亲救我’。

  紫依看到这个画面,简直不能构思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满屋血腥,让紫依不禁作呕。

  还好欧阳睿在,他抱住因不适和惊吓而摇摇欲坠的紫依,出了房门,吩咐庆丰将婉凡抬到床上,清儿负责清理和换衣服,寒儿去请张太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