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我!啊!放开我!”

  “外面吵什么?”

  紫依怀孕以来就容易烦躁,别说玉轩阁一干下人,就连欧阳睿都得小心说话。

  “奴婢这就看看去”寒儿说话就出去了。

  “各位公公劳烦稍微离玉轩阁远一点,劳烦了”

  “好!可这疯奴婢太狂了,把公公们都挠伤了!”

  “那各位公公也快些着吧,依妃娘娘最近怕吵”

  “依妃?!是!是!奴才们这就拉走她!”

  话刚说完,那疯女子就挣开了几位太监的束缚,撞倒寒儿,冲进了玉轩阁!庆丰、庆喜、夏雨、冬雪和清儿吓楞了,反应过来赶紧去拦,一时间玉轩阁内乱作一团。

  紫依忍无可忍出来,看到扭在一起的众人,不由护住了肚子。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那女子力气极大,推开庆丰朝紫依奔去。

  所有人没想到她会冲向紫依,包括紫依本人。紫依一手护着肚子,一手做防御状。

  “娘亲?娘亲?”

  那女子跑到紫依跟前却突然安静了很多,也不闹了。

  庆丰等人赶紧上来将她按住,她却一脸笑意的看着紫依不停喊娘亲。

  紫依看着也就十三四岁的她,心有些软了,“你们放开她”

  “依妃!”

  “无碍”紫依轻轻牵起她的手。

  她突然哭着扑到紫依怀里一声接一声的喊‘娘亲’。清儿想去拉开她,紫依摇头示意不必。

  “好了,不哭了,娘亲在呢”

  转向那几位公公“各位公公,不知,可否跟本宫说一下这个孩子犯了什么错。”

  一位貌似掌事的公公说:“回依妃,这奴才之前在郑婕妤宫中做事,后来不知怎得疯了,被送到浣衣局,可这奴才不干活还总撕碎各宫的衣服,奴才们才教训她。”

  紫依听之前在郑絮儿宫中,自己最近正是招她恨的时候,切不能再节外生枝,给她找事的由头。

  “各位公公,既然这孩子跑来了本宫这里,也算缘分,可否给本宫一个面子,这次就不要教训她了。”

  “依妃开口,奴才们一万个愿意!”

  “本宫谢谢各位公公了,清儿,折腾这么久,各位公公也算累了,取些,皇上,赐的点心,再取些个碎银给各位公公”

  不出紫依所料,几个公公脸色变了变,紫依第一次恃宠而骄、拿欧阳睿的名号招摇撞骗,只因担心,离开后,这个孩子再受皮肉之苦。

  午休时,紫依睡意朦胧时,有一只手轻轻摸自己的额头,第一反应是欧阳睿,但紫依又觉得不是,整个玉轩阁没有人敢如此!

  紫依一下子惊醒了!看到了晌午的那个婢女。

  “啊!”紫依惊得缩到了墙角。

  “娘亲,娘亲,凡儿想娘亲了”说完仰着头傻笑。

  清儿、寒儿已经进来了,“依妃赎罪!奴婢没注意让这疯子闯进来!”

  紫依无语,几乎是用喊的:“现在这不是紧要的,紧要的是拉走她啊!”

  那女婢突然哭喊“凡儿不走!不要离开娘亲!娘亲不要赶走凡儿”

  更d新2n最‘y快上g酷7匠◇网#

  紫依见她对自己没有攻击性,情绪稍缓。

  “寒儿去叫来庆丰、庆喜看着她,再给她找点吃的吧,清儿留下陪着本宫”

  “依妃,送不走!咱们转身,她就跟过来了。”寒儿无限苦恼。

  紫依想了会儿,既然送不走,她又喊自己娘亲,也许是天意吧。一个疯婢女,不知所踪,那些掌事太监落个清闲,也不会找。只要不让她出玉轩阁,不让玉轩阁人说出去,郑絮儿就不知。即使知道,想必一个疯了的婢女,郑絮儿也不会介意。

  “让她待着吧,找个房间让她睡,告诉玉轩阁上下,她的事对外只字不提。另外,晚上和皇上来的时候看着她,别惊了圣驾。”

  郑絮儿内心又忐忑又期待,薛紫依绝对不知,薛紫依今日领的药里,混入了烘炒后且足够她堕胎十次的红花粉和松仁粉,熬好后喝下去,药渣也查不出来!而她接触松仁就中毒,到时候,也最多是饮食不当致中毒,体弱而堕胎罢了!

  正想着,婢女进来回:“婕妤,窦太医来了”。

  郑絮儿笑这个窦肖,想必是讨赏来了。

  “怎么,窦太医,这事情还没成,怎么就急忙讨赏啊!说吧,这次看上本宫的哪个女婢了?”

  窦太医猥琐的笑了笑说“婉红”。

  “就知道你嘴馋!不过,切莫像对待婉凡一样了,若是刚烈的,你又想吃,就多试几次,慢慢来……

  本宫早料到你瞧上婉红了,已经好生商量过,还赏赐了本宫不少好东西呢。所以窦太医以后可要加倍回报本宫才是。婉红这丫头识时务,梳洗好,在屋里等着太医呢!”

  窦肖有些蠢蠢欲动。

  郑絮儿又强调说:“窦太医,还是那句话,万事谨慎!毕竟后宫女子都是皇上一人的,包括婢女。

  他碰不碰是一回事,但太医要记住太医是在玩皇上的女人!

  去吧,未免起疑,还是在本宫晚上的陪侍房内,所有人都以为太医在给本宫瞧病,婉红伺候。”说完,无限娇媚的笑起来了。

  窦太医忙回“全听婕妤安排!”就迫不及待地往陪侍房内走,边走边想:玩皇帝的女人才刺激,哪天把你也玩了,尝尝鲜!

  说话间到了房门口,窦太医猥琐的打开门,看到躺在床上半遮半掩的婉红,血一下就沸腾了:虽没婉凡那婢女标致,可婉红那勾人的小样儿,比婉凡强太多了!之前怎么没有发现!赶紧摩拳擦掌往床边走。

  “窦太医,可还满意婉红”婉红略带羞涩的说,“满意!满意的不得了!听婕妤说,婉红姑娘很愿意陪本太医?”

  “太医哪里话,婉红也是正常女子,在这深宫后院,也是寂寞难耐。

  太医看上婉红,是婉红的福气,婉红心里自然一百个愿意,婉红还想若太医夜夜愿意陪婉红,婉红也不算青春白付。”

  软软的一席话,把窦肖说的血脉喷张,“夜夜来!本太医夜夜陪婉红姑娘,好不好?”说着掀开婉红身上遮挡的被子。

  看到婉红什么都没穿时,双眼写满了欲望,也不讲究什么温存不温存,就宽衣扑在了婉红身上。

  婉红感到一双猥琐无比的手从上向下游走,闭上眼睛,泪就下来了,当窦肖正欲进入时,婉红摸出枕下的剪刀,朝着窦肖的脖子刺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