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惩大诫

  欧阳睿看紫依脸色突然阴郁,打趣“贵人还在吃醋”?

  紫依苦笑:“臣妾不敢”。紫依不想继续这话题。

  欧阳睿见她这般,突然有些心疼,加大了抱她的力度,像对紫依说,又像对自己说:“朕以后若是失约,必定命人告知贵人,也定及时赶回”。

  紫依有些恍惚。“皇上,莫给臣妾承诺,更无须给臣妾承诺”。

  见她言语间透着疏离,欧阳睿有些生气,转话题说“朕想听听贵人弹琴,可否?”

  紫依倒不觉得这句话怎样,可欧阳睿却心一颤。自己居然这般在乎紫依的感受,一国之君,对待前朝、邻国,他都向来强势果断,何曾如此小心商量?只为她莫拒自己千里之外。

  “皇上想听什么?”

  “贵人弹什么,朕听什么”

  紫依无心应付他,随手弹了一个。

  说不清他在听曲子,还是在看着紫依,还是在想问题。

  紫依一曲弹完,他只说了声‘还有政务’就离开了。

  紫依不想他离开,又不想表现热络,担心自己跟他长时间相处,会越陷越深,还是相互保持距离的好。

  而自己究竟欠他什么?又需要怎么还上呢?

  “皇上,是奴才该死!没管好手下几个奴才,将皇上那天在玉轩阁听曲儿、陪薛贵人的事儿,透露给了郑婕妤宫中的婢女。次日,婕妤一早就去了玉轩阁”秦公公如是说。

  “不干净的蹄子,就砍了吧,顺道让郑婕妤观礼”欧阳睿把玩着玉扳指,好像并不是什么大事。

  秦公公虽已大致猜到皇上会怎么做,但听到那句让郑婕妤观礼,还是不由战栗。毕竟身怀六甲啊!

  “贵人,南宫美人来了”清儿禀告。

  紫依一时想不起自己认识这人。但总不能把人轰走。便让进来了,一看才知道,原来是端午宴上,没有家眷的那位。

  “薛贵人”南宫礼貌请安。

  紫依看她不卑不亢,倒是心下喜欢。“美人有礼了,快坐。”

  一时无话,气氛有些尴尬,紫依也实在不知道说什么。

  “贵人不问臣妾为何而来吗?”

  看正&C版Pz章(节o上酷匠网Q

  “美人是看玉轩阁冷清,来陪本宫打发时间来了”紫依看她好似真的有事,自己却是个不想多事的主,索性避重就轻,直接将她的话堵回去。

  “贵人说笑了,臣妾是有事相求”

  这下换紫依凌乱了,没把她话堵回去,反倒给自己招了事。

  “美人哪里话,本宫也只是小小贵人,又不得宠,怎敢让美人用‘求’字,美人若需要帮助,说出来即可,本宫在能力范围内,必然尽力而为”。

  紫依话刚说完,南宫美人居然跪下了,紫依呆了一下,她就这么跪在地上,不说话也不起来。

  紫依示意清儿和寒儿出去“这里不用你们候着了,我和美人说说体己的话”

  等屋内只剩两人,紫依去扶南宫。

  “贵人不应,臣妾不起!臣妾知道强贵人所难,臣妾也知不该用‘长跪不起’相要挟,只是,能帮且愿意帮臣妾的,只有贵人。”南宫美人虽是求人,却语气平静。

  紫依好笑“美人怎会知我能帮且会帮?”

  “贵人这样说,熏儿就当贵人是答应了”

  紫依竟无言以对。

  “事已至此,你就说说吧,但我不能保证一定可以帮得上忙,也不能保证什么时候可以帮得上这个忙”

  “谢贵人!”南宫熏再次磕头“贵人只要帮了熏儿,熏儿的命就是贵人的!”

  “你倒奇怪,如果你的命都可以不要,又何必费事让人帮忙?”

  “贵人信不信都好,熏儿绝不食言!熏儿是前右相-南宫天的独女,父亲拥兵自重,欲取而代之。五年前,事情败露,除熏儿早年入宫外,右相府满门抄斩。”

  南宫熏停了一下,想必虽时隔多年仍是心痛。

  “君君臣臣,父亲谋逆而牵涉全家,熏儿毫无怨言。只是,熏儿自幼倾慕皇上,入宫也是父亲拗不过熏儿,这五年,熏儿不恨皇上,却再也爱不起来,熏儿求贵人,让皇上将熏儿逐出皇宫!自此天涯陌路,不要让熏儿再和皇上相见”

  一番话说的波澜不惊,而紫依从开始的震惊到心疼这个女子,她越是平静的描述,紫依越心痛,紫依仿佛看到了南宫熏在整整五年、一千八百多个日夜里的痛苦挣扎。一腔爱慕,在家族仇恨中无计可施,爱不得、也恨不了,如今只能选择此生不见。

  紫依突然想到穿越以来自己挣扎的这些岁月,此刻觉得说什么话都苍白,看着南宫熏多年强撑的坚强,也觉得什么安慰的话都说不口。

  眼前又浮现了端午宴上无家眷走近时,南宫熏故作轻松的表情。

  紫依蹲下来抱着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说:“紫依竭尽全力。”

  这一次她没有用‘本宫’,她想以后在熏儿面前都不会用。

  可惜,她不知道,她也就只有两次再见她的机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