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依站着也不是,出去也不是。

  听到皇帝发出低低的笑“你就不知道害羞吗?”

  一伸手把紫依拉倒在怀里,附在耳边接着说“这么想朕?嗯?”

  紫依脑子轰的一声,不是这意思呢,紫依无奈吐了口气。

  “怎么?现在知道不好意思了?”皇帝声音中带着笑。

  “臣妾本不是那个意思”紫依略带委屈的解释。

  “那个意思?哪个意思?朕不懂薛贵人什么意思。”

  紫依瞬间闭嘴,被调戏了!

  皇帝看被自己堵得没话的紫依,心情格外好,玩性大发道“贵人怎么不言语了?”

  紫依被他吹得脖子痒痒的,往旁边缩了缩,不让皇帝看到她的脸。

  “哈哈……”皇帝瞧她那样子,不禁大笑出声。

  门外的秦公公听到笑声,也笑了,从皇帝十七岁亲政,这样开怀的笑,屈指可数吧。

  皇帝见紫依半天不动,心想自己或许太过了,她终究是个女子,便道“好了,朕不笑你了,省的传出去别人会说:唐唐大乾朝皇帝只会欺负自己的妃子。我欧阳睿要欺负的,是挞拔!”

  说到这里,欧阳睿的眼神变得幽深了很多。又过了一会儿,等眼底幽暗全部散去,才意识到怀里的人儿依然没有动静,再细听,居然有均匀的呼吸声。

  欧阳睿乐了:这女子倒是奇了,居然睡着了。

  欧阳睿好心情的就这样任紫依躺在怀里睡,也不动。

  紫依只觉得躺在他怀里格外踏实,来到这个架空的世界,紫依处处如履薄冰,生怕行差踏错,甚至对清儿、寒儿都不曾完全信任,而此刻竟觉得舒心安全,想着可能因为他长着一张跟学长一样的脸,不觉间竟睡着了。

  胳膊有些麻了,欧阳睿有些生气的想:这女子怎么这么能睡?就顺手拉过自己的发梢去挠紫依,紫依觉得脖子痒痒的,有些生气拨开,梦呓般发出轻轻不满的声音,找个舒服的位置,接着睡。

  酷iu匠q网、l唯eU一2●正(版◎,其8他n#都Mw是3盗H版

  这下,欧阳睿可以看到她的脸了,微微嘟着的嘴唇,因睡觉而微微发红的脸,虽不美,却让欧阳睿有些莫名心动。

  低头附上紫依的唇,本只想浅啄,却忍不住想进一步加深这个吻。

  紫依只觉越来越不能呼吸,刚张嘴,一个舌头就进来了,挑动自己的舌头跟他配合,紫依一下睁开眼睛,看到近在咫尺带着挑逗笑意的欧阳睿的脸,以为自己是做春梦了,赶紧闭眼,再睁眼,欧阳睿还在,并且一只不老实的手已经抚上自己腰,紫依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

  欧阳睿看她居然一脸茫然,不觉停下动作,笑道:“贵人这是什么表情?不是贵人自己说‘温柔乡里佳人俏’吗?不是贵人自己安排朕躺在这里吗?不是贵人把秦公公支走了吗?嗯?”

  紫依刚刚睡醒,有些没反应过来这么多问题到底什么意思,该先回答哪一个?而且午膳用完那么久了,他居然还惦记那句歌词!还是先不说话好,今日错了太多了。

  欧阳睿轻轻笑了“贵人这么想朕抱着吗?可是朕手臂都酸了,而且朕现在有政务要忙,晚上再抱贵人”

  顺势低头,咬了一下紫依的耳垂,压低声音说“如何?”

  紫依算明白了:把皇帝胳膊压麻了!

  赶紧起来俯身道“恭送皇上!”

  欧阳睿看她紧张的样子,就还想逗她,俯身说“贵人切莫心急,朕很快回来。哈哈……”接着跨着大步出去了,留紫依一人无限凌乱。

  紫依心想:唐唐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二十四岁的腐女,居然被几千年前的人给调戏的接不上话!薛紫依,你颜面何存?

  话又说回来,几千年前的皇帝,就这么流氓了吗?

  不过,为什么话从他嘴里出来,并没有觉得猥琐?难道因为皇帝这么跟自己嫔妃说话本就理所当然?还是像很多人说的:长得帅是撩妹,丑才叫耍流氓?

  天哪!薛紫依啊薛紫依,跨越千年啊,你居然还是个好色之徒,还是毁在了学长那副皮囊上啊。

  然而,晚上,欧阳睿并没有过来,过了用膳时间很久,紫依苦笑吩咐不必等了,内心却有些失落。

  心想:薛紫依,他是皇帝啊,后宫佳丽三千,你以为自己是谁?一时兴起的挑逗,你居然信以为真,这在二十一世纪什么都算不上的暧昧,你居然抓着想当爱情来取暖!

  紫依突然发现,自己不觉间开始期待欧阳睿的到来,开始因为他心境改变。

  懊恼的草草结束了晚膳。警告自己不能这样,他不是学长,自己过来还债后要回去,那个时代,已经跟学长两年未见,此生已是不可能再有交集。

  之前暗恋,尚不能伤筋动骨,但若将真心交付,按自己对感情的洁癖,必然要伤的体无完肤,到时候,不死一次,怕是都不能把心收回来。

  想着想着不觉睡着了……

  第二日,紫依还未起床,寒儿就回禀说:郑婕妤来了。

  紫依有些纳闷,向来无交道,何故突然前来?

  “寒儿好生伺候,郑婕妤身子重,给些温热的吃食和茶水,清儿扶我洗漱。”紫依一边想着郑婕妤来的缘由多半是因为皇帝欧阳睿,一边吩咐清儿挑最素的衣服和首饰。

  紫依不带情绪的礼貌跟郑絮儿请安,郑絮儿却赶紧起身扶起紫依,她身边的婢女立马道“婕妤身子重,皇上千叮咛万嘱咐要当心,婕妤可别吓唬奴婢”

  “闭嘴!怎得当着贵人的面也这般无礼”。

  紫依微微动了一下眼睛,看来不觉间已经有人将自己当成了对头。

  内心却还算平静,决定侍寝、决定接近欧阳睿的时候,不该就料到这样的结局吗?

  忙回“婕妤哪里话?臣妾自端午宴上,婕妤不适离去,就一直想去探看婕妤,又深知皇上对婕妤宠爱有加,单是端午宴上准许婕妤早些回去歇息就可见一斑,担心自己莽撞扰了婕妤清养,皇上怪罪,犹豫许久。婕妤今日重着身子过来看臣妾,臣妾惶恐?”

  “本就是本宫的不是,昨儿个身子不适,没想到宫里不识趣的奴才禀了皇上,皇上担心,虽本宫身子稳定了,皇上竟也不愿离去,在旁边陪了本宫一夜,早上交代好宫中奴才们好生照应本宫,才去早朝。”

  紫依心里暗想:嚯!在这儿候着我呢!

  现在最主要不动声色。

  说话间郑絮儿看了一眼紫依的表情,见紫依毫无异样。

  有些奇怪,接着道“本宫早上起来,才听说昨儿个皇上竟然定的贵人侍寝,早膳都没心思用,就急忙过来赔罪了!”

  看着郑絮儿貌似无比真诚的脸,紫依突然笑了。

  “婕妤哪里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皇上去婕妤哪里,因为皇上心系婕妤,心心念念想去婕妤那里,婕妤何谈赔罪?”

  郑絮儿见紫依不吃这套,更无意跟自己纠缠,好似用了十分力气挥出去一拳却不想打在了棉花了,浑身是劲也是用不上分毫,意兴阑珊的找个理由走了。

  紫依看着郑絮儿离开的背影,眼底笑意渐渐退去,清儿聪慧,这是几个月来贵人第一次生气,还是先退下好,就忙拉着寒儿告退了。

  呵呵……薛紫依啊薛紫依,欧阳睿去看郑婕妤了!居然还想着帮他找借口是‘政务缠身’!

  呵呵……他有闲下来的夜晚?多少女子排队等着呢!

  呵呵……之前那一点点心动和期许,此刻化为虚无。

  薛紫依淡淡看着铜镜中的自己说:薛紫依,切莫跨越千年还失了真心,若不能回去,只怕你自己要万劫不复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