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几日是皇后召见,贤妃召见,紫依一一小心应付。

  而一手安排了这件事的陈贵妃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皇帝倒是没有对她一往情深,并未再召。

  庆丰、庆喜前几日还天天轮班在门口站着,这两日又恢复往日的平静了,没有想象中那样侍寝后会有赏赐,跟之前无差。

  而紫依每日像之前一样,过着自己的日子。

  吃完午饭,突然那晚的画面回到眼前,不禁脸红浅笑:原来那样就是‘那个’,和帅帅的皇帝那个,好像还不错……

  紫依好歹是生物学硕士,即使没有亲身经历,可是书本、小说、电视剧等等,又不是没有接触过,大家都是成年人。

  自己又是他的嫔妃,倒没觉得男欢女爱是多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目前除了自己多年梦里的那个人是皇帝,猜测很大可能是来还他的债之外,没有任何进展。

  紫依索性也不纠结了。

  ‘难道饱暖思淫欲?居然一直想他的事情’紫依自嘲的想。

  心情不错,便索性不午休了。

  走到琴旁,弹了几下,紫依在清儿面前渐渐没有戒备,不觉变了曲调,跟着轻轻哼起来:……谁在夜下吹箫,想你白衣飘飘,温柔乡里佳人俏……

  “当我大乾朝是死的吗?欧阳家族是死的吗?”欧阳睿朝着跪在地上的人吼。

  等人全部退下,秦公公等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着说:“皇上,您还没用膳呢!”

  “去贵妃那里看看吧”

  “皇上起驾德顺宫”

  “跟皇上说:本宫跟薛贵人聊了一晌午,乏了,刚刚歇下。记住,按本宫原话去回,少一个字,拿你是问!”

  “本想和她说说话,心里烦躁,她倒是最敢让朕吃闭门羹”皇帝浅笑,也不恼。

  “既然薛贵人累着贵妃了,那朕就找薛贵人把这闭门羹的亏讨回来”。

  秦公公忙喊:起驾玉轩阁!

  门口没有人,皇帝就听到了琴声和弱弱的歌声,示意不用通传。

  她那一句“温柔乡里佳人俏”让皇帝不禁想到那晚薛紫依双眼微闭的娇俏模样,嘴角上扬。

  “贵人这是什么曲子?清儿没听过。真别致!”

  “小丫头不能乱打听!”紫依嗔到。

  “朕知道!”说话间皇帝已到内间。

  清儿和紫依都吓一跳,连忙接驾。

  “臣妾恭迎……”

  “起吧”

  紫依示意清儿准备新茶、换冰块。

  “朕还未用膳”欧阳睿说出口自己也惊了,怎么在她面前竟如此随意、没有压力、好像比跟玉儿认识还久。

  “备些夏日常吃的素淡些的菜吧”紫依轻声吩咐清儿。

  “哎!清儿这就去!”清儿高兴的退出去了。

  秦公公笑着点点头,这偏僻的玉轩阁还有这么一位不简单的小主呢,不紧不慢、不谄媚也不失恭敬、还聪慧。

  “你在陈贵妃那里待一晌午,把贵妃累睡下了,你倒是还能弹琴?”皇帝悠悠开口,不像兴师问罪。

  可紫依还是有些吃惊的抬头,她自上次以来并未见过陈贵妃,陈贵妃这样说究竟何意?陈贵妃又把她和皇帝往一起扯?紫依满心疑问。

  而此时看着把玩玉扳指的皇帝,竟好像恍惚间看到了第一次见学长时画面:他当时低头在学校的湖心岛内画画,紫依感觉好像心头被一瞬间填满了阳光,好像二十年来就为了等这一瞬间,不觉看呆了,后来因为得知他在宣传部,从未想进学生会的自己,还专门准备了宣传部的面试……

  “看够了吗?”皇帝抬头玩味的看着紫依。

  紫依脸红低头,脱口而出:“够了”。

  …,酷eq匠_\网~《永V*久{免#}费.看i小说

  说完就想给自己一嘴巴。果不其然,秦公公都低低笑出了声。皇帝朝秦公公看了下,秦公公立马憋住了。

  皇帝也不知为何,本来西侧挞拔来犯,虽不足为患,可内心依然有些烦闷。现在却好了很多,还真是吃下了一些东西。

  紫依见用完午膳皇帝仍没有离去的意思,便吩咐清儿将枕头叠起来。

  “皇上,要不去榻上眯一会儿?”

  皇帝再次玩味的看着紫依,还有满脸笑意,秦公公也笑了,清儿憋得脸通红、一脸的不好意思。

  紫依只觉满头黑线:以为我逼良为娼吗?这难道不是大家午休时间吗?啊!神呐!算了,离他远一点好了,省的所有人都以为自己觊觎他的美色。

  “清儿伺候皇上,臣妾去给皇上抚琴可好?”

  秦公公奇怪的看向紫依,清儿更是一脸惶恐。

  紫依无奈,难、不、成、又、不、合、礼、法?就知道不能长时间和玉轩阁以外的人接触,不然,准漏出端倪。

  紫依立马换上真诚的笑,款款道:“清儿出去吧,这里本宫来伺候就是。”

  这句话说完可好了,不止清儿,秦公公听了后也低头出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