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依这几天一直想不通,除了自己的单相思,实在想不出自己和学长有什么纠葛,甚至相互连名字都不知道,何谈相欠?不等她想明白,她的生活已不再像之前般平静。

  陈贵妃召见,说有个花样,想她帮忙参详。

  紫依不懂陈贵妃是何意,帮忙、探病等,不是之前听的那般不理世事,而原因又是什么?陈贵妃的话在皇帝面前举重若轻,又向来不参与后宫争斗,独善其身,再说即使拉帮结派也无须找七年不得召见的自己,加上并未听清儿、寒儿说过和她之前有过交往,紫依也理不出思绪,思考着已经到了陈贵妃的德顺宫。

  陈贵妃好像真的只是让紫依看花样,没有任何打探或者拉笼。紫依若再时刻防着倒是小人之心了,便也逐渐放松下来。

  “你今晚侍寝吧”陈贵妃好像说“你吃饭吧”一样波澜不惊。

  而紫依则是一哆嗦,一时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望向陈贵妃,却不敢贸然说话。

  陈贵妃抬头,看着紫依,和缓的笑了笑说:“担心你身子,便命人每日问了张太医你的病情,昨儿个说你全好了,月事未临,可以侍寝。早上便替贵人去求皇上恩准了。”

  紫依一时不能适应,这陈贵妃什么意思,把自己当棋子吗?

  原主是贵人,侍寝无可厚非,自己离开也不会带走这身子,只是,自己晚上怎么面对一个才见了两次的皇帝,关键还要陪他睡觉!

  可显然现在拒绝也是不行,且不说分不清陈贵妃是敌是友,想必现在传旨的太监已经到自己住处,自己还是太嫩,陈贵妃早就算好了一切,或者从端午宴就开始计划了。

  现在这一招,自己简直措手不及。

  酷M_匠网V$唯一in正p版+y,K“其他w都是盗版G%

  反正既然欠的是皇帝,不接近他,如何知道原因,如何还清后离开。

  事已至此,水来土掩。紫依放下茶杯,服身浅笑谢到:谢贵妃!陈贵妃看着低眉顺眼的紫依,不明深意的笑了笑。

  回去时,庆丰、庆喜、寒儿、夏雨、冬雪在门口迎着,第一次觉得玉轩阁这般热闹。

  “恭喜贵人!贺喜贵人!秦公公传旨:贵人今晚侍寝!”

  紫依浅笑,后宫多少女子如此度过多少期盼的岁月。

  不仅感叹,幸而自己生在现代,不然自己‘愿得一人心,白头不相离’的美好憧憬怕是要泡汤。

  想想可惜,大学有暗恋对象,虽有人追,都拒绝了,想着研究生跟暗恋者不在一个学校了,好好找个男朋友,却不想‘嫁给’了BOSS许变态的课题,除了细胞、裸鼠、穿着白大褂的同门,几乎见不着其他人。

  现在能跟皇帝睡也不错,一是接近方便查出真相、还债,一方面,毕竟长得和大学暗恋的学长一样。这样想着,紫依竟有些脸红。

  不觉到了夜里,紫依万分紧张,毕竟这身体和自己都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皇帝轻车熟路,而紫依却凡是皇帝所触之处都不觉战栗。

  紫依忍不住发出呻吟时,自己都吓了一跳,暗骂自己:薛紫依,你太淫荡了!太没原则了!你这是一夜情!

  可转念又安慰自己:薛紫依,这是身为贵人该做的事情,侍寝是义务!

  “这样的时候,你居然神游?”皇帝在她耳边无限暧昧的轻轻低喃。

  紫依浑身一激灵,尴尬缩了缩身子。

  对方身子一僵,完全以为紫依是投怀送抱。

  “你每次认错倒是诚恳又及时,嗯?”

  紫依听到后,只想仰天长叹!

  一室旖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