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依心想:按理,紫依的债主应该是男人,穿到贵人身上,和她有牵扯的只有皇帝!

  可皇帝居然是他,那个她大学暗恋的学长!

  是他欠我才对吧!我暗恋他!他身边从没缺过女人!

  而且我是暗恋!我除了意淫没有付出,他压根也没为我做过任何事情啊!

  怎么就欠他了!紫依内心不能平静!

  天哪!什么意思啊!难道判断失误?不是皇帝?是某大臣或者侍卫?难不成是太监?!紫依不敢往下想,赶紧喝茶压惊。

  此时,看到旁边的清儿、寒儿满脸着急,母亲更是不安的朝她摇头。

  #最…新+…章节上!…酷匠网

  紫依皱眉,什么意思?

  惯性拿桌边核桃仁吃,才发现自己不觉间吃了一整盘核桃仁!

  紫依暗恼,怪不得她们着急,这要是被别人瞧见,岂不笑话,跟没有吃过核桃仁似的。不等紫依继续思考,胃就一阵痉挛。

  紫依觉察到不好,突然脑子一乱:坏了!自己慢性肠胃炎,肠道菌群失调,对坚果过敏!肠胃炎带来了,这过敏必然也带来了!

  紫依担心露馅,看向母亲,看她已经有些坐不住了,紫依想原主应该也是对坚果过敏的吧!才稍稍放心。

  可痉挛越来越严重,一整盘核桃仁,简直作死!平时嘴馋吃几颗瓜子都拉肚子,何况现在!

  紫依头上开始冒汗,怎么办?皇帝不会让她像婕妤一样先离开,而刚刚如厕又不能总是出去,以免惹人议论生疑,父母皆在,万万冷静,不可牵涉家人!

  紫依一咬牙一闭眼,拼了!看桌上还有开心果、杏仁、板栗、松仁,一不做二不休,索性直接晕过去!

  紫依忍着痛,不紧不慢的一颗接一颗的吃坚果,越来越疼,指甲隔着丝帕嵌入肉里,父亲也发现了紫依的不妥,母亲急的直想流泪。

  紫依心疼,现代古代,千古不变的母爱。

  自己该欠她才对,忍痛强挤出一丝笑,点头安慰。

  紫依了解自己身体,已经到极限了,紫依顺势又拿了两粒松仁,刚刚咽下,胃强烈痉挛,紫依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紫依暗想:我尽力了。

  周围开始骚动,皇帝皱了下眉。

  薛刚好歹混迹官场,反应快,忙跪下说:“小女身体底子弱,老毛病了,休息下即好,扰了皇上的雅兴,微臣罪该万死,请皇上降罪!”

  一时间,紫依周围跪了一片。

  陈贵妃却说话了:“皇上,应该也无大碍,命个太医瞧瞧便是,本是家宴,正好让薛夫人陪陪薛贵人,毕竟年少入宫,与家人少见。”

  皇后眼睛微动,惜字如金的陈玉儿怎么今日愿意给一个贵人说情?而又处处暗示皇上她入宫多年,暗指要皇上临幸吗?

  皇后深知,皇上一次不曾留宿陈贵妃寝宫,虽宠爱贤妃和郑婕妤,可在皇上面前说话最有分量的不是她们,也不是皇后,是陈贵妃。

  皇上今日观察那薛紫依发现,后宫女子,竟还有她这般灵动的。也是奇怪,之前怎就没有发现?于是顺水推舟。

  “嗯!按贵妃意思办!”

  “谢皇上!”

  “贵人醒了?躺了一个多时辰,终于醒了,臣妇也该出宫了,陈贵妃恩典,让臣妇候到贵人醒”说话间竟差点流泪。

  紫依心疼,明明担心自己女儿,被一朝选中却是不得不送入宫中;病了,想陪伴,却还需要恩许;那一声声‘贵人’含了多少无奈和疏离?

  紫依张嘴却有了哭腔:紫依身子不舒服,母亲可否喊一声女儿闺名?

  薛夫人心痛:依儿……

  上天,居然跟跟自己妈妈喊的一样都是‘依儿’。

  一时间,身体不适、到这里以来的如履薄冰、强撑的坚强,全部崩塌。

  “母亲”

  两字出,清泪流。

  清儿深知紫依这些年的谨小慎微,一时间也红了眼眶。

  “皇上驾到、陈贵妃驾到!”庆丰声音中带着激动。

  紫依赶紧擦了眼泪,本来晕倒就是想息事宁人,不能让人觉得自己是借机争宠。

  现在重要的是搞清楚状况、还债、回去,不是陷入后宫漩涡,更不想傻不愣和那么多女子一样为了一个男人把整个一生毁在这里。皇上这是过来做样子了,可陈贵妃是何意?

  思想间两人已到,紫依和母亲跪在地上接驾。

  “起吧”

  “薛贵人好些了吗?”陈贵妃柔声问。

  “好多了,让贵妃记挂是臣妾之过,扰了皇上的雅兴是臣妾之罪,劳烦皇上和贵妃辛苦探望,更是臣妾之大罪,还望皇上和贵妃赎罪”

  紫依一股脑背下所有过错,认罪诚恳,伴君如伴虎,他现在不是唱歌好听、画画精美的学长,是手掌生杀大权的皇帝,何况七年不曾召见,怕是跟现代一样:自己不是他的菜!不能牵涉家人,平安回去就好!

  皇帝停下把玩玉扳指,抬头再次打量薛紫依:不像争宠,怕我是暴君,一言不和,大开杀戒吗?

  “薛贵人真是招人疼,瞧瞧这罪认的,咱们皇上哪里舍得怪罪?”陈贵妃说话间看向皇上,见皇上正打量紫依,更加觉得自己判断是对的。

  “无妨,错不在你,张太医已禀,你是最近身子弱,今日炎热,又吃食过激,食物中毒罢了”皇帝弹了弹衣袖,缓缓开口。

  又是张太医,为何帮我?

  紫依心里纳闷,嘴上却依然淡定的说“谢皇上、贵妃!”

  晚上,紫依躺在床上,想不明白,如果不是欠皇上,那自己跟别的男子走的近,在这个时代岂不是万劫不复?

  可皇上不欠自己啊,想着想着睡着了。

  “该来了……你来了……”那个梦!像以往一样,紫依想转身,可依旧好像被人拉着一样,不能转,而这次,那人居然慢慢靠近,绕到了自己面前。

  紫依看清了他的样子:皇帝!

  紫依惊出一身冷汗,也随即醒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