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紫依在宫里平静地待着,古琴竟不学自通。她虽看不懂书籍却偶尔可以吟出诗句,想必如同骑自行车一样,是记性的条件反射吧。

  这几日她也发现自个的日子没有想象中那样,因七年不得召见,受他人欺凌。清儿和寒儿是陪嫁过来的,对紫依好自不必说;夏雨和冬雪两个宫女也是乖巧懂事;而庆喜和庆丰两位小太监则很少来内室。

  最$新/‘章节…上0酷匠%U网F

  紫依平时鲜少出门,两个多月的时间,除了考察情况,就是想自己究竟欠了谁?欠了什么?又究竟要怎样才可以回去?难道要还清才能离开?

  现代的她怎么样了?是当作昏迷不醒的植物人躺在医院还是已经死去?每次想到这些紫依都难免有些烦躁,若是那样,爸妈要怎样的伤心?

  紫依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从思绪回来,她不能坐以待毙了,是时候寻找办法回去了。

  想当初做课题时她一次次失败后再调整方向继续,观察研究每一步可能的错,这可是她最擅长的。

  紫依决定先出去转转,看这里离皇帝、皇后的寝宫以及目前得宠的贤妃和郑婕妤的住处大概多远。人红是非多,离这些地方远一点人就会少一点,也方便她行事。

  她住的地方虽偏远,却离御花园近,转过去就有御花园的一个小门。离几位“红人”的住处都远,紫依倒是放心了一些。

  转眼到了夏季,天也热起来了,古代后宫女子穿的又多,紫依更不想出门了,清儿和寒儿不断更换冰块、摇蒲扇,紫依也是不忍心,可也无法,难道说:不用伺候我,我自己来,咱们是平等的?

  那非出事不可的!

  夏雨进来禀告说端午节宴设在皇后的乾清宫,皇上、有位分的嫔妃、已经嫔妃的父母会到。

  紫依冷不丁听到“父母”二字,瞬间透心凉。

  薛刚还好,原主的母亲对原主宠爱有加,可不好应对。

  她不觉问清儿:“还有几日?”

  清儿笑:“贵人,明日便是了。”

  “明日?”紫依一下从椅子上起来!

  第一次这么不淡定,她心里不由咒骂,“靠!不该提前三日通知吗?开会不都提前通知吗?!端午宴又不是紧急会议!”

  没办法了,紫依只能见河搭桥了。

  第二日紫依早早就醒了,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也是奇怪了,来了这里这么久,那个梦一次也不做了。

  理不清头绪,又担心见父母,紫依感觉比做课题都难,不觉叹:“天哪!”

  “贵人?”清儿早听出紫依今日有些不同。

  紫依惊慌,平复了一下说道:“无事,准备洗漱吧。”

  紫依挑了最旧的一件桃红色衣服,已经很旧,又没有扔,要么有特殊含义,要么是特别喜欢,这样选总不至于偏差。其余首饰单凭清儿,这丫头聪慧,又深知紫依喜好,紫依倒是放心。

  今早她一点胃口都没有,草草喝了一点粥。

  除了父母,其他妃嫔都不认识,怎么说话?给谁行礼?谁又是该给自己行礼?紫依全然不知!她又不是初入宫,是七年了啊!紫依越想越着急。

  “贵人,到时辰了。”寒儿忙过来帮紫依整理衣物。

  “清儿呢?”

  “清儿去宫门口接老爷和夫人了。”

  天哪!紫依愁的直扶额。

  “贵人不舒服?”

  “还好。”

  紫依一直思考怎么应对,走的慢,到的时候,人已经到的七七八八了,紫依心里清楚寒儿会扶着她去该去之处。她就顺着寒儿带领,依次给皇后、陈贵妃、贤妃、惠妃行礼请安后,就被带到了座位。

  心里想:原来除了皇后和妃位,其他即使位分高也不必在大宴行礼,或许只平日遇着了才行礼。

  紫依借喝茶重新看了一下周围人,后宫果然是后宫,各有千秋,最美真是贤妃和另一个眉宇间有些不耐烦的女子,应该是郑婕妤。

  这样看,这皇帝怕也是好色之徒,不过话说回来,哪个男子不好色呢?

  何况皇帝……男人最高追求不就是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吗?

  紫依不觉轻笑,而这一笑,却被细致的陈贵妃看在了眼里,陈贵妃眼中出现了说不清的情绪。

  妃嫔聚齐,皇后朝身边太监端庄的微笑点头。

  “家眷入!”

  果然声音尖细,紫依不动声色的转了下眼珠。同时想到马上见这边的父母,心情复杂,微微皱眉。

  而这一切,都看在陈贵妃眼里。

  紫依准备起身,却发现没有任何妃嫔动,又装作拿了桌边一个核桃仁吃。

  家眷先向皇后请安,然后分到各自女儿旁边。

  此时,紫依发现在末尾的一个女子并没有任何人走向她。

  思考间,父母已到,父母均呼“贵人安”。

  有占据身体的愧疚,有自小受的教导:“长辈不入座不可入座、长辈不动筷不可动筷、长辈说错也要认真听完”等等,紫依下意识的起身,瞬间,万众瞩目!

  紫依默默闭眼:怪不得很多穿越的小主容易惹人注目,原来二十多年的秉性,怎会说移就移?

  “先坐。”紫依对父母礼貌笑。

  “清儿招呼”,她转头对寒儿说:“扶我如厕”。

  出了门,紫依暗暗舒气,还好反应快。

  刚回来进入大厅,只见所有家眷、嫔妃全部起身离座往中间走。紫依吓得把眼睛瞪老大,想:我又怎么了吗?!

  再看,发现所有人朝着正座全部跪下,紫依意识到了什么,赶紧跪下!

  笑话,识时务者为俊杰、大丈夫能屈能伸!这样阵仗,必然皇帝出现无疑!

  “起吧,当是家宴,入座。”

  声音有些熟悉,难道紫依欠的人是他?紫依边想边入座。母亲挨着紫依,紫依见桌子上盘子变动过位置,想必是疼爱女儿的母亲将女儿平素爱吃的移到了旁边,心里有些感动,鼻子酸酸的。

  “开宴!”一个尖尖的声音让紫依把眼泪憋回去。

  大厅极静,虽然已经开宴,大家也在吃,却没有声音,连碗筷碰撞的声音都没有。

  开宴没有多久,只听皇帝说道:“絮儿身子不适,早些歇着吧”。

  紫依见自己猜想是郑婕妤的女子娇羞低头回:是,皇上。

  紫依心想:怪不得有些女子希望得到皇帝青睐,这种殊荣确实挺诱人。

  也顺道验证了自己的猜想,她就是郑婕妤啊。

  只是,这样,真的好吗?这一刻,多少女子默默把她作为敌对之人?多少大臣明日开始巴结奉承郑大人?一个实验室主任爱打羽毛球,尚且有人撤了乒乓球台,改设球网。何况一国之君。

  紫依嘴角微扬。她不知,除了陈贵妃,从她瞪大眼睛开始,还有另一道目光有意无意的看她,那就是九五之尊的皇帝!

  紫依借郑婕妤告退时,抬头看了一下皇帝。

  心猛一跳,“是他!”紫依忙拿桌边的核桃仁掩饰慌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