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究竟为何要如此?为何?”紫依揉揉发胀的脑袋,刚刚她又做梦了,梦里依然看不到说话者的容颜,而声音也越来越模糊……

  “真是该死!周末有实验也就算了,还做这个梦!”紫依不由咒骂。这个梦究竟什么意思?她活了二十四年了,怎么总是做这个梦?

  紫依不由想到母亲曾经说过的话,母亲好歹也是个人民教师,竟然说她出生时,有鼓乐声、有鸟鸣声,还有奇异花香。

  呵呵……现在是21世纪啊,她还是生物学硕士研究生啊,居然笑话母亲的同时,也惦记到现在。

  此时,电梯到了一楼,紫依深吸一口气走出来,看到一位陌生的阿姨朝她笑了笑,她顺理成章地以为是换了楼管,便礼貌回应。

  出了门禁,却看到原来的楼管阿姨在晾晒被子,她鬼使神差的走到阿姨身边问道:“阿姨要走了?”

  “走哪里?”楼管阿姨莫名说。

  紫依笑道:“我看到里面新来一位阿姨,想着您回家享儿孙绕膝之福呢!”

  “大早上别瞎说!哪里还有阿姨?我刚刚抱着被子出来,没人!门禁是摆设吗?!”阿姨突然脸一黑,立马转身走了,嘴里还小声嘟囔了一句“大早上怎么寻这晦气!”。

  什么鬼?紫依顿时想仰天长叹,今天自己疯了吗?真尴尬!

  到了实验室,紫依换好实验服,戴好手套、口罩,取出昨晚从动物房拿来的裸鼠,准备实验。

  “呵呵……”凭空突然响起一个陌生的中年女人的声音。

  紫依放下注射器,走出动物操作间,四下看了下,没人啊!她不由有些恼火自己,今天到底怎么了?

  紫依转身返回操作间,锁上门。

  “呵呵……”还是那个声音!紫依只当幻觉。

  “呵呵……”又来了!紫依忍无可忍,把注射器往实验台一扔,准备出去寻找声源。

  可在转身那一刻,她惊呼出声,下意识用手背挡住眼睛,居然是那个陌生阿姨!紫依大脑飞速旋转:不可能!淡定!

  果然,待紫依慢慢睁开眼,没人。

  “该来了……”还是那个声音,紫依彻底被激怒了,抓起注射器转身就刺过去!

  注射器扎在那人心口的位置,而平时只是给裸鼠注射药物的小针管却穿过衣服刺出了血。

  紫依惊呆了,她慌乱的想松手后退,那人却握住了她的手,她这才注意到那人手上戴着一个刻着“紫依”两个小字的手镯。

  能迅速认出那两个字并非因为紫依有什么火眼金睛,小时候母亲曾找朋友将玉掏空一处,放入‘紫依’两个金字,又合并镶嵌制成手镯,虽不贵重,却十分别致,因而她格外熟悉。

  紫依开始觉得头晕,视线也渐渐模糊……

  而最后的意识里听到那个声音说:“对不起,这是我们欠他的,对不起……”

  再睁眼,已恍若隔世。

  昏暗的房间,雕花的窗柩,看了那么多小说,看了那么多穿越剧,紫依怎会猜不到发生了什么。

  她穿越了。

  “您再给瞧瞧吧张太医,算清儿求您,我们贵人到现在也不醒!”是一个年轻女子声音。

  紫依心中一动:难道是说我?还好,有个名分,在古代应该不至于处处受人欺凌。

  “老臣尽力了,真看不出薛贵人是何毛病啊!”说着那两个人已经进了房间,紫依装作不知,当太医吩咐清儿将丝帕放在她手腕时,她顺势动了一下手指,像刚刚睡醒一样自然。

  清儿又惊又喜:“我们贵人醒了!”

  太医也讶然,震惊之余还有些怀疑,吩咐清儿照样放好丝帕,要诊脉详看。不过,最终未看出任何端倪,也就只好开了些补药作罢。

  紫依向来谨慎,深知不能信言情小说中写的,就那么横冲直撞便能撞上真命天子成为古代人生赢家,她可不敢拿性命去冒险。所以,她要慢慢去熟悉这个未知的世界。

  待清儿退下后,紫依掀被下床,四处翻找,希望找到一些提示目前自己处境的信息。历史不好,不能透过茶杯的图案判断朝代;音乐不行,不能透过古琴上的乐谱推测年代。那只能去外间的书架了!打开第六本书的时候,紫依心都碎了,难道在秦朝之前?文字都没有统一?她居然什么都看不懂!

  言谨慎为接近一个月,紫依基本理清思路:大乾朝,国姓欧阳,皇帝欧阳睿正值盛年,国运昌盛。而原主薛紫依,五品中正的小女儿,嫡出,深受母亲疼爱。父亲薛刚,为官清廉,在官场无成就也无过错。因原主容颜只能算清秀,除了眼睛分外灵动,在这泱泱后宫只能算蒲柳之姿,所以一朝入选,入宫七年,除了重大节日,一次未曾得到召见。不过原主也自得其乐,弹琴看书,并无不妥。

  但是让紫依不解的除了她为何穿到这具身体外,那句“我们欠他的”又什么意思?当然还有一点紫依一直费解,为何她穿越千年,还是免不了痛经?

  张太医开完药后,简略跟紫依交代几句:“贵人体内寒气过重,遇冷则气血不通致月事疼痛。不过,之前老臣给贵人诊脉,为何没发现贵人有严重的慢性心腹痛,少说也要七年了。”

  q酷X匠网正版*V首F/发)

  紫依轻笑:“张太医,无须不解,之前也有,我以米粥养,未见严重,此次怕是伤了元气,身子不能再支撑了。”

  张太医见紫依一脸真诚,也只能半信半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