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丕以为这么一下李健家人就会收手,也会放过自己,但是万丕还是没想到他们真的是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事情远远还没有结束!说结束有点太早了。

  后来万丕才知道,原来李健算是李家这一代最值得看好的青年,所以什么好的东西都是留给他的,什么好吃的,好用的都是给他!对他简直是像太子一样供着,也难怪弄得这么的飞扬跋扈!

  往往惹了麻烦也都是他的家人去善后,可惜没想到这次却被万丕和王月计谋弄得半身不遂了。

  这当然让李家人很生气,李健算是他们李家单传,现在已经废了怎么会轻易的放过万丕?

  今天弄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抓万丕,幸好雪姐及时出现救了万丕,要不到了拘留所肯定会被里面人好好的“照顾”的;明枪今天万丕躲过了,可是这暗箭不知道还有这么幸运吗?

  李家护犊子的态度,简直到了一种疯狂的地步了。

  果然第二天,李家就开始行动了起来。

  本来就是算是普通的斗殴,可是他们非得提升到校园安全的问题上,让市政府格外的重视,说是像万丕这样的人做保安根本无视学生安全云云,另外还让电视台播放有关的视频。

  视频上万丕的脸和王月的脸都被马赛克了,视频的内容确实是前天万发生在如意宾馆真实的场景,可是之前李健恐吓,带人围着王月的内容完全变成了空气,那些李健带过去的小弟全部被P掉了,画面上只有王月和万丕,这样一来就好像是万丕和王月在对李健搞仙人跳,这样一来就变成万丕故意的伤害李健了,性质也完全的不同了。

  于是,本来屁大的事情现在却要市委来监督办案,公安局着重的要破这个案子,一时之间这个案子成了当地的焦点新闻,成为了人们茶前饭后的谈资了。

  目标很快就找到万丕和王月,万丕和王月被列为重点的犯罪嫌疑对象,只是还缺乏一些决定性的证据,就凭着一个视频定罪是远远不够的。

  虽然万丕在全力都说自己说的都是真的,但是这些话在警察面前已然成了狡辩的话语,这些都瞒不过吃着这碗饭的公安。

  到处走访,明的暗的就大致的了解全过程,现在就是缺少人证,直接指认万丕们是伤害李健的凶手。但是万丕相信既然李家费尽心思搞这些,这个证人冒出来也是迟早的事情而已!只是现在的时间还没到,万丕想他们是想等着这个事情再被炒热一点,那么万丕和王月的罪就能被判得更重一些。

  说不定终生监禁都有可能,毕竟这个已经涉及到了校园安全上面了。

  毕竟已经扯到了校园安全的层次了,就是相当于已经威胁到国家的安全了,在华夏这个国家向来是对这样的行为严惩不贷的,就算你有通天的官职,也不能去求情,就算你国家主席也不行!

  酷…匠'}网首)x发

  可是李家却低估了事情的发展,在暗地里总有一股势力在活动着,在和李家人周旋着,这也是李家人迟迟不能把万丕踩到脚底下的原因,因为每次都到了关键的地方就会有人莫名其妙的捣乱。

  在泸城第一医院的冰床上,一个全身打着绷带,几乎身上没有完好的存在,一群人在围着。

  “儿子你放心,你老爸说能你帮你解决就帮你解决,这个万丕敢把你伤成这样,我一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李家决策人,也是李健的父亲李雄见自己的儿子被万丕伤害成这样,安慰着他说道。

  李健沉默了一下,挤出一个阴毒的笑容说,嗯,我相信老爸,要让那个万丕死这样才能消去我心头的恨。

  “老爷,最近有股势力在帮着万丕,我们多方的走动都被他们一一的化解,这也是这么久我们不能压死万丕的原因啊!”

  “他不就是一个小小的校园保安吗?难不成他也是个扮猪吃老虎的家伙?有这么深的背景?”李雄皱眉说道,他的调查显示万丕只是个小小的保安而已,怎么身后会有如此强大的势力在帮着他?

  “你儿子就这么坏了?难不成你只看着他被别人欺负,就屁都不敢放一个?还说在泸城没人敢惹你,怎么样?这不就出来一个了!”李健的妈妈哭天喊地的对着李雄说道,对他这样的态度十分的不满,自己的儿子都这样还在怕对方有没有后台。

  “好好,我又没说不帮我们儿子,我在加大力度,给那些个官员送点礼,争取早点把万丕的罪定下来,你满意了吧!”李雄无可奈何的说道,李健的妈妈这才觉得是应该有的态度,自己的儿子被欺负成这样,那个人也付出应该有的代价。

  相反这股神秘的势力就是让老百姓心里产生这样的念头,李健是一个混蛋,想要强暴王月,万丕是去救人的而不是去伤人的,这样就带有正义感的味道了。

  他们清楚分析着,要想着救万丕,就是把事情换一个角度讲述,还有一个就是借媒体的力量帮万丕造势。

  现在对和万丕和王月最不利的就是那个视频,于是乎他们特意找了个资深的视频编辑人,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工作。

  让他检测下视频的真实度和什么时候拍的。有没有处理过的痕迹。

  他们给电视台的台长打了个电话,估计也会用着威逼利诱的方式,逼迫那个台长暂时别放了那个视频了,另外把那个检测的结果在电视台放出来。

  万丕也不知道这股势力究竟在这个城市有多少的人脉,李健的大量犯罪证据都被他找到,视频和证人的证词都一并的交给了电视台,让他二十四小时滚动的播出。

  当然播出的内容也是他们和台长一起商量出来的结果,怎么样才能对万丕最有利?

  不要说这个社会没有法制了,什么都要靠着关系,但是社会就是这样,是不争的事实。

  可万丕不是傻子,通过这么多天发生的事情,他感觉也有一股力量在从中斡旋,自己才能到现在还是保释的状态,也没有定罪的迹象,通过电视台放的那些,他兴许从一个伤人的罪名变成见义勇为了,这些他一个小小的送餐员或者说是保安这都是做不到的,心里想到难道是他们?

  但是他已经和家里闹掰了,也让家里不要帮自己,这不可能是他们的?当初和老头子吵的那么凶,绝对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出来帮自己,万丕受苦可能是他最喜欢看到的事情。

  而且有些比较决定性的证据还时不时的寄到万丕这里来。于是乎在这股神秘的力量的作用下,之前闹得轰轰烈烈的案件的矛头已经不是指向万丕和王月了,都是在李健还有李家这边了,都说李健是活该,做了那么多的坏事,活该被人弄废了,还有李家歪曲事实,坚决的护犊子的行为也被人们所诟病。

  所以一切都开始变得对万丕开始有利了起来。

  最为恐怖的就是,曾经那些极力说万丕败坏社会风气的官员,现在反而为了万丕求情了,对万丕的案子也会网开一面了。

  在官员这里,神秘的力量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反正已经解决了;电视台哪里也在按部就班的弄着,现在李家撤诉只会是时间的问题。

  正当万丕觉得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需要他来做点动作的时候,电视台就打了他的电话,邀请他来做一次专访,顺便也做一次声明。

  当晚在的人还不少,但是神秘的力量还真是有办法,找到了那些个所谓的路人也就是当晚李健带去的小弟,用钱和一些手段让他们不敢乱讲话,所以现在万丕说什么几乎都是真的,没人敢出来质疑万丕。

  在这天晚上,万丕以一个当事人的身份接受了电视台的专访。

  “请问当时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呢?万丕同学。”

  “当时我看见李健想要对一个女生行为不轨,我上前想要拦住他,可是他带了好多人,我寡不敌众一下就被撂倒了,正当他继续想对那个女孩施暴的时候,当时情况非常的混乱,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上去和他缠斗了一起,只听见一声惨叫,我看见他就倒在了地上,而我由于害怕晕倒了过去,之后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万丕声情并茂的说着,着重的凸显出了李健就是个混蛋,把舆论都指向他,把他和王月撇的干干净净。

  “没关系,你已经做到了,一个社会的好青年就应该见义勇为的冲上去,敢于和恶势力做斗争。”主持人见万丕有些低落,认为万丕是没帮到那个女孩,安慰着万丕说。

  “我只恨这个社会的不公,为什么弱小的人注定就要被欺负,有权有势的人就要踩在我们头上。”为了博取同情,万丕还特意的挤出了几点眼泪。

  “哎,你别激动嘛!我相信社会和政府都能够给你个公道,谢谢你今天能接受我们的采访。”

  “嗯。”万丕点点像是很悲痛的点头,其实万丕的内心在笑着,李健你注定是失败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