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第一次万丕在游戏的时候打怪走神,导致万丕最后差点被猴子怪给打死了,差点被人当做笑柄来说了。

  还好最后小籁提醒了万丕,万丕连忙喝着前段时间打出来的药水,血量迅速的回复,在用着已学会的三个技能,就迅速的把怪物打死了,把爆出来的东西放入自己的物品栏里,时间也正好的到了。

  小赖都忍不住的埋怨道:“主人在想着什么鬼啊?都不会好好的刷怪升级,要不是万丕最后提醒你,你就可能被打死,要重新来过了啊!”

  “什么?重新来过是从第一级开始的吗?”万丕瞪大双眼不禁的问道,这后果有点严重了吧!

  自己升到四级都差不多花费了一个月的时间刷怪升到的,现在居然才知道死了会重新升级?那就是在这个游戏体验系统里,是不给死亡的吗?

  这和万丕之前玩的好像不太一样啊!

  “要不万丕为什么这么生气呢?主人你得用点心啦!”小籁嘟着嘴埋怨道,像是一个管家婆一样的口吻,万丕虽然有些反感,但是心里还是很听话的接受了她的建议。

  自己刚才确实有些发呆了,不仅在想着刚才和雪姐的事情,也想着了怎么能让跆拳道社的威风扫地呢?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下次不会了。”万丕连忙向着小赖道歉,忽然万丕脑子有了个办法,可以算做是一个坏心眼,但是绝对会很实用,万丕的原则就是坏心眼就得用在坏人身上,就会是好心眼了。

  而万丕向小籁说完心中的想法,连她这么纯洁无暇的小人都觉得万丕有点贱,不过万丕们两个都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真是那句话说的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想法简直无敌了。

  万丕忽然想的那就是偷偷的跆拳道社长一顿,而且还不能让他发现是万丕打得,于是乎万丕们想到了一个极其传统的方法。

  那就是套麻袋,打得他叫爸爸,看他以后还敢不敢那么嚣张了。

  这就是俗称的打闷棍。

  一般都是那种卑鄙下流,无耻龌龊的小混混干的,可是万丕不在乎的,都是一句“反正我又不是好人”来给他自己安慰。

  别人有礼貌,万丕比水都更有礼貌的对待你;你是恶人,那就看谁更恶?

  于是乎,万丕决定摸清社长平时的行动路线,然后再决定在哪里下手。

  说实话看到社长那张脸,万丕是真的想吐,佛说,世界没有美丑,只有善与恶。人,就算面相是丑的,但是心善他也是美得,受到尊敬。面相是美的,心是恶的,也会遭人嫌弃,排斥。

  而那个社长属于那种人丑,心也丑的境界,真是丑中的极品,这也是万丕为什么想打他一顿的想法?

  不是万丕故意找茬,你丑不怪你,可是你这么又丑又嚣张的,万丕就看不过眼了。

  万丕在下午第三节课后,在第三节课后有的班级就没课了,万丕就这时候追踪那个社长的行踪,摸清他的行动规律。

  这会学生都出去吃饭的吃饭,找乐子的找乐子,还有些的就在教室里看书。

  “三老”

  “四少”

  小籁也过来和万丕对着暗号,这是小籁想出来的,而且还对着乐此不疲,别人又看不见她,还搞得和土匪接头一样。

  万丕和小籁的分工就是,万丕他去准备工具,他去打听社长的消息。

  小籁说这会他应该在教室,不一会他应该会来上次厕所,他的小弟都去上外面吃饭了,而他最近在追着他们班上的一个小美女,差不多所有的时间都在讨好那个女孩子了,也没心情去外面,所以厕所是下手的好地方。

  “为什么?”万丕很不解,厕所怎么会是好地方呢?他难道不会带手下。

  而后小籁凑到万丕耳边说:“社长那里小,怕被小弟嘲笑,一般上厕所都不带人的,另外他这个人很自大,认为在学校自己就是霸王,没人敢动他,也没人打得过他,所以更加肆无忌惮的一个人来上厕所,所以这让我们好下手啊!”

  没想到她这个都分析清楚了,万丕有点怀疑她是不是偷看他上厕所了,不过她的脸确实红的出血。

  “噗!小籁你真行,这样的隐私问题都给你打听还是看出来了,难不成你见过长的?”万丕一下没忍住笑了出来,打趣的说道。

  被万丕说的有点脸红,她赶忙转移了话题,万丕本不想放过他的,看着她涨红的脸可爱极了。

  可是跆拳道的社长来了!

  万丕们躲在厕所的怎么发现是他呢?因为他嘴巴骂的永远都是那么几句,就好像他不骂点脏话活不下去了。

  而在大学里这样的人虽然也很多,但是像他这么嚣张的确实头一家,别无分号。

  万丕和小籁你看我,我看你的,都纷纷的点头,带起了口罩。

  万丕这个是爱心的图案啊,心想这个也太傻比了啊?

  “砰”

  万丕快速的冲了出来,而社长刚尿完,正准备拉好拉链转身走了,万丕一个麻袋就套在他头上,他还想反抗,朝他小腿哪里敲了一棍子,社长就吃痛的倒在地上。

  人一旦倒在了地方就很难有反抗的余地了,社长也顾不得脱掉麻袋了,拼命的蜷缩着,希望受到的痛少一点。

  而小籁事先也告诉万丕打哪里最疼有不会让人残废的,顶多几个月下不来床,其实也是很简单,打肉最少的地方就行了,不过头除外。

  因为小籁他是看不见的,属于那种一听就是女孩的类型,所以这次的狠话是万丕来说的。

  “小逼崽子,听你说的很嚣张啊!告诉你以后别那么嚣张,做人低调点,知道不?”万丕每说一句都往他的肚子狠狠的踹一脚。

  小籁看着摇了摇头,看她的眼神万丕知道是嫌自己太客气了,骂的还不够狠,打的也不重。

  万丕瞪了蹬她,用手做了个请的姿势,给了个“你行你上!”的眼神,万丕都快快累死了,打架,哦不是偷袭,也是这么累!

  看来得好好增强下自己的体力。

  万丕看差不多了,指了指自己的手表,表示是不是该走了?小籁点头,只是用手指了指万丕,指了指他手里的棍子。

  万丕立刻明白过来,他是想来最后一击,一个足以让他在医院躺个一两个月的一击。

  万丕点点头,这是应该做到的,谁叫这个社长平时这么嚣张,这么牛逼的!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这是混混圈子的至理名言。

  小籁退到了一边,此时的社长也没力气去摘掉自己头上的麻袋,他被万丕们打的不是叫爹,就是叫娘的,快要昏迷过去了。

  万丕高高举起手中的棍子,像打高尔夫一样,朝着社长的膝盖用力的敲了下去。

  “啊!”原本快昏死的社长忽然痛得发出杀猪般的嚎叫,似乎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被人打的惨不忍睹。

  万丕见差不多了,就匆忙的跑出了厕所,躲在了不远处的一个草丛里,把口罩,棍子这些都放进事先放在这里的袋子里面。

  小籁到没什么,只是有点轻微的脸红而已。

  而万丕就不行了,大口的喘气,衬衫早已被汗水打湿了,万丕也是一次打别人打的这么严重的,记得万丕上一次打架还是在小学的时候,为了一颗糖。

  小籁笑着看万丕,说主人很有进步,一般像万丕这样性格的敢做到那种地步的,万丕算厉害的了。

  听到小籁的夸奖,万丕有点飘飘然,人都喜欢听好话,万丕也不例外,连忙问他万丕刚才那几下帅不帅?

  “帅个屁,夸你几句你就上天了,我都不想说你,你打的都像一个女人打的,记住你和社长已经是仇人了,虽然现在你才几级,社长还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你刚才还留情干嘛?直接往死里打他吗的,狠话要都是想你那样说,估计现在人人都是老大了。”小籁立刻就泼了一盆冷水过来,毫不留情的骂万丕太仁慈了。

  万丕有些不服气,但也不可否认小籁说的也对,同样的情况下,社长他是绝对不会像万丕对他那样对自己的,肯定是下死手。

  “那你也别说这么直白嘛!我这不是第一次吗?总的有个犯错误的机会。”万丕还是不服输的狡辩着。

  小籁白了万丕一眼,也没说什么。

  等到一切处理好了,拿着袋子从容的走着。

  万丕和小籁觉得,打的一声臭汗,也不想去上班了,什么天大的事情都等到明天再说吧。

  回家的路上万丕问小籁自己不是有很多图案的口罩,干嘛给他是爱心图案的口罩?

  “哦,其他的不喜欢,我就选了爱心的给主人你,怎么不喜欢?”小籁一脸的不解的问道,没觉得她哪里有做错的地方。

  “老实说。”万丕当然不会相信这些鬼话,万丕不相信都没好看的了?

  看正)●版4s章节,&上酷3(匠$Y网

  小籁见万丕非要知道原因,说:“主人你太彪了,这点事都想知道原因,得,算小籁服了你行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