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白了万丕一眼道:“按理说你的服务态度挺好的呀,公司怎么就开除你了呢,不过我这里可不招人了!”

  “嘿嘿,静姐,你们这里卖珍珠,不知道收不收珍珠?”

  宁静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收呀,不过我们只收成色好的,成色不好的批发价很便宜,没有回收价值的。”

  说到这里宁静一愣,随即看向万丕道:“你是来卖珍珠的?”

  万丕点了点头,宁静却是摇头道:“看你小子也不是很有钱,而且我也接触过养贝人,你身上没有他们那种气息,估计你也拿不出什么好货出来!”

  宁静长相甜美,可是性格却一点都符合她宁静这个名字,大大咧咧的,说话更是直言不讳,说的万丕都有点尴尬了。

  见万丕一脸尴尬的表情,宁静也意识到自己话貌似说重了,嘿嘿一笑道:“算了,看在老相识的面子上我就帮你看看,只要成色不是太差我就收了!”

  万丕听了宁静的话,从口袋里面,其实是直接从储物栏里面取出了昨天打猴子爆的两颗清润珍珠拿了出来。

  眼见万丕从口袋里面掏出来两颗比拳头小不了多少的珍珠,宁静皱了皱眉头道:“万丕,你被开除了是不是闲的慌,拿俩健身球消遣姐姐呢?”

  宁静说着万丕已经将珍珠递了过去,宁静虽然嘴里嘀咕着,手上却是接过了两颗珍珠,两颗珍珠加起来宁静甚至只有用两只手捧着。

  接过珍珠的时候宁静却是一愣,常年接触珍珠让宁静对珍珠还是有一定认识的。

  可以说从视觉上面来说,就算是打死宁静也不相信这两颗比拳头小不了多少的玩意是珍珠。

  但是接过来从触感到色泽上面,却都可以看出来这是品质上好的南洋珠!可是这个头……宁静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了。

  “你小子哪里去搞的这玩意,就算是假的价格也不算差了!”

  宁静说完也不等万丕答话继续道:“你就在这里等着,我拿去给我爷爷看看!”

  宁静说完转身进了里屋,宁静这家珍宝铺却是自产自销的,店铺里面有一间操作间,店铺归宁静大理,生产则是宁静的爷爷和堂哥管。

  眼见宁静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宁静的堂哥宁华却是叫住她道:“小静,你这慌慌张张的是怎么了?”

  宁静此刻也不知道怎么组织自己的语言了,直接将手里的珍珠递给了宁华道:“哥,你给看看!”

  宁华看到宁静递过来的俩圆球,第一反应和宁静也差不多,“你上哪去搞的保健球,老爷子可不喜欢玩这玩意。”

  “哥,这不是保健球,这是一个顾客送过来的珍珠!”

  宁华上前摸了摸宁静的额头,摇了摇头嘀咕道:“这姑娘没发烧呀,咋还说胡话做傻事呢?”

  宁华说完也不理会宁静,坐回自己的位置开始倒腾手里的珍珠串,宁静也不以为意,别说宁华不信,就连他自己也不行这珍珠是真的。

  不过在她看来,却找不到一点这珍珠是人造的迹象,不管是真是假,她一定要拿到爷爷那里去让爷爷看看。

  宁静的爷爷叫宁国荣,是一个干瘦的小老头,衣着普通,带着一副老花镜,可以说看上去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老头子了。

  不过宁静却对自己的爷爷有信心,因为这个普通的老头子是泸城珠宝玉器协会的副会长,对于珍珠的鉴赏却是有着独到的见解。

  宁静过来的时候宁国荣正凑在灯光下面研究着一个玉镯子,听到宁静过来的脚步声也没有抬头直接道:“小静,你不在外面守着怎么跑里面来了?”

  此刻宁静心底愈发没有底气了,想来也是,这么大的珍珠,不说成色,就看个头绝对都是实属罕见价值连城的了,怎么可能会从一个快餐配送员手里拿出来,还一下就是两颗。

  想到这里宁静连忙摇头道:“没……没什么,爷爷您忙,我就看看。”

  “呵呵,你这丫头,是不是遇上鉴定不上的珠宝了,拿来老爷子我给你看看!”

  原本宁静都打算好直接出去把这两个保健球还给万丕算了,没有想到自己爷爷却是猜到了自己的想法。

  宁静也只好不好意思的将手里的两颗珍珠递到了宁国荣面前,宁国荣此时正好放下手里的玉镯子抬起头来。

  看到这么大俩类似珍珠的东西宁国荣也是一愣,不过他的眼力确实要比宁静宁华要高上不少,倒是没有认成是保健球。

  宁静看到爷爷发愣的样子,连忙就想解释,却感觉自己手上一轻,两颗珍珠已经到了宁国荣的手里。

  宁国荣抓到珍珠的那一刻,两只眼睛都有一种放射出一股光芒的感觉,因为凭他多年的经历,这手感绝对是真正的珍珠无疑!

  “小静,这东西哪里来的?”

  面对爷爷的问题,宁静老老实实的回答道:“爷爷,这是经常给我们送餐那个小丕拿来的,想要换一点钱,我一个人不敢做主……”

  宁国荣点了点头道:“小丕呀,我有点印象!”

  随即宁国荣也不再说话,而是低头用左手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右手则是将一颗珍珠拿在眼前仔细的打量着。

  宁静见自己爷爷一会放下一颗珍珠只拿一颗珍珠上下打量,一会又拿起两颗珍珠互相摩擦,一会又低头观察着干干净净的桌面。

  宁静感觉爷爷做的动作越多她就越是惊讶,原本以为这俩珍珠只是人造的比较逼真罢了,但是爷爷竟然需要辨别这么久,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这是真的,另外一种可能几乎忽略不计,那就是这珍珠的伪造手段高明到自己的爷爷也看不出来!

  宁国荣足足看了五分钟,这才抬头对宁静道:“快点去把小丕请进来,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他!”

  宁静听了连忙答应下来,随即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在加快,爷爷既然都这么说了,说明他暂时都没有找出破绽来!

  “难道这真的是真珍珠吗?”

  人呢平常形容一件东西的真伪时总是会用比珍珠还真这句话,但是这珍珠要是是真的又该怎么说呢?

  宁静总感觉自己的心情估计都比外边等着的万丕还要激动。

  万丕此刻却异常的淡定,在珍宝铺里面东瞅瞅西看看,他是一点都不担心清润珍珠的真伪的。

  系统出品的金疮药连断骨都能瞬间恢复,难道有必要用两颗假的珍珠来糊弄自己?

  万丕正无聊着,却见宁静急匆匆的从里间跑了出来,原本可爱的脸上现在更是有了两团红晕,额头上面还有一些汗珠渗出,配上今日所着的白色衬衫,还真有点诱人。

  “静姐,我说帮我看看珍珠有必要弄得满头是汗的吗?”无聊了一会的万丕见状立马调笑道。

  宁静白了万丕一眼,要知道刚才等着老爷子宣布结果就像是自己犯了法等待判官宣判一般,紧张的要死,关键是老爷子最后还没给一个明确的答案。

  “万丕,我爷爷请你进去,我已经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你那珍珠是真的了!”

  万丕笑着道:“我拿来的珍珠当然是真的,全天下估计没有这么真的珍珠了!”

  “行了,别吹了,赶紧跟我进来!”

  ;√更Ha新“$最%快j上酷/匠网H

  宁静说完打开了柜台间的小门,万丕连忙走了过去,两人一起走进了珍宝铺里面。

  里间显得有些昏暗,万丕此刻却如同是好奇宝宝一般到处瞅,各种加工玉石或珠宝的工具摆放的有些杂乱,仅仅留下了一条不宽的通道。

  一路上小心翼翼的跟着宁静,生害怕一不小心踢倒一件东西自己赔不起。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里间,万丕看到宁国荣此刻还在摆弄着自己拿来的珍珠,笑着打招呼道:“宁爷爷好!”

  万丕经常送餐来也见过宁国荣几次,作为一个服务人员,万丕当然记得自己每一个顾客的称谓。

  宁国荣见万丕来了,有些不舍的将两颗珍珠放到了桌子上道:“小丕,来了呀!”

  万丕笑着道:“宁爷爷,不知道我拿来的珍珠到底是不是真的呀?”

  “自然是真的,只是你可以告诉我你是从哪里得到的这两颗珍珠吗?”

  宁国荣说完之后直勾勾的看着万丕,万丕听了他的问题点了点头,他就知道别人肯定会怀疑这两颗珍珠的来历,所以早已经有了准备。

  “宁爷爷,我这两颗珍珠是我几年前去南海旅游的时候,无意间在一个大扇贝里面发现的。”

  “两颗在同一个扇贝里面?”

  万丕点头,宁国荣见状若有所思道:“这样倒是能解释两颗珍珠大小相同了!”

  随即宁国荣笑着道:“小丕呀,估计你还不知道你捡到的这东西是什么东西吧?”

  万丕眼睛一瞪道:“那当然是珍珠了,怎么可能不知道!”

  “哈哈!你说的也对,你这珍珠却已经不能归类为珍珠了,俗话说七分珠八分宝,直径达到七毫米以上就不是珍珠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