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来自不知名的时代,却不是现代人,她因为缘分来到现代,她对现代,一无所知,萌萌懂懂得她,却又着一身武功,但是还是套不了,爱情的捉弄,还是天上的大帝,原本的安排,如若新生的初儿,干净纯洁,天真无邪,却让社会把她打造成犀利的人儿,当她遇上他,让她想到一句话,就是,,,,,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当他遇到她那一刻,才知道一见钟情是什么样感觉。

林琳灵,是她的名字,林耿的女儿,龙朝国,当朝丞相,林耿的女儿,母,杨薇,一个贾商之女,因救命之恩,日久生情,情投意合,赶考途中结识,高中之后,便娶薇为妻,相夫教子,后因救圣驾,得而皇上赏识,之后扶摇直上,历经阻难,后当上丞相,人如其名,忠心耿耿,但是,因功高震主,受皇上所疑,大臣的人挑唆……

“皇上,臣有本启奏。”李举拱着手低着头道。

“爱卿,何事?”

“臣奏林丞相,与外邦勾结,图谋不轨,狼子野心。”

林耿“李举你胡说八道。”

“丞相莫急,爱卿,你有何证据证明林丞相与外邦勾结。”

臣有,“李举从手中拿出了一卷纸,想必就是他所说的证据吧。

“皇上这就是证据,可以证明林耿跟外邦勾结的书信,和贪污的证据。”

“李举,你身为朝中大臣,污蔑大臣,你其罪当诛,而且,我什么没有没有做过,你拿出的证据,肯定是伪造的,你这样污蔑我,就是看不顺眼我,”林耿愤愤地说道。

“丞相大人,我们入朝为官,当以和为贵,你却处处与我相逢便吵,就是以前那些事,况且,我早以惜怀,但是你与外邦勾结,我是有证据的,你与风来国太子有勾结,有心人一查便知晓。”

“岂有此理,你污蔑我,皇上你一定为我伸冤啊。”

“朕。。。。。。。。“

李举,打住了皇上的说话“皇上,你先看看证据再做定夺未迟,况且,还有刑部,如果林丞相是冤枉的,刑部再还他一个公道,臣等也向他,负荆请罪。”

皇帝想了想趁此机会把林耿的权先摆掉,此时此刻正是,难得的机会,而后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林耿的妹妹正皇上的爱妃,皇上前些年出宫微服私访,听见每个人都在夸林耿是个好人,说让他当皇帝,天下太平了,却不知道,林耿丞相每年都有施粥给穷民百姓。

正因有如此,却让有疑心病的皇上更有疑心了,皇上都是把所有兄弟杀了,才当成皇上,所有跟他作对的人亲近之人要不是发配的发配,杀的杀,弄残的弄残,才有今天的成就,现在,更为了自己的巩固的皇位没有什么变动,什么蚂蚁都不能放过,什么都不行,本就想罢了林耿的官,却没有机会,现在……他现在想大声的笑……

皇帝就瞄了下纸张,装做大恼“来人把林丞相关进天牢,让刑部仔细调查。

林耿不可思议地看着坐在龙椅上的他,他居然信了李举的话,自己想想自己没有什么做,身子正不拍影子斜,关就关大不了关个几天,有不少没有做过,但是落了自己的面子,就很难舍弃了,哈哈哈……

自己想想。女儿跟自己说的一番话没有错,自己清廉了几十年了,做官几十年了,还没有自己的女儿一眼看出来了,觉得有点丢人但是,还是觉得自己的女儿识人不错,看的透……

“娘,我想出去走走,顺便祈福,为娘,为爹爹,为……”

“圣旨到。”刚刚没有说完,就给一道圣旨打断了林琳灵很不开心的跪下来。“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林耿,林丞相与外邦勾结,当诛九族,来人,把他们打入天牢,听候皇上发落。”

  酷Eg匠O网永久y/免#费/《看Y~小说0g

听闻,林琳灵的母亲感觉眼前一黑,晕倒了,林琳灵看见母亲晕倒了,冲忙地上去扶,但是还是逃避不了入牢房的命运,就把他们一家十几口人打进天牢,皇上还是一样的装糊涂,给李举胡来。

可见的皇帝的疑心不单单罢了林耿的权,还是有想把他杀了的冲动,,但是还是要装下模样的,该查的还是查,,怎奈李举在背后做的小动作,弄得足够让皇帝杀林耿十次八次的。

“娘,你怎么了,不要吓灵儿啊,我怕”林琳灵的母亲自从进了牢房一直昏迷,让林琳灵怎么叫都叫不醒。还发着高烧,没有大夫,让养尊处优的他们体质受不了。

林琳灵心中有想过这样的景象,但是没有想到母亲受不了如此的打击,还连夜发起高烧来,让她措手不及,牢房的官差有不干让大夫来给他们看病了,当然是李举打点过才这样的,他们压根都想不到。不错几天,林琳灵的母亲已经驾鹤先去,待到5个月后,他们一家因为证据充足,因此....................................................

“冤枉啊。”

“冤枉啊。”

“冤枉啊”这些声音来自林琳灵一家十几口的。

林耿望着林琳灵,“灵儿当初爹爹听你的话,可能不是这样的额情景了。”

爹爹,女儿不悔,只是难报爹爹和娘亲生养之恩。如若有来世,女儿还愿当爹爹娘亲的女儿,爹爹,你也不要太过自责,你经常说的伴君如伴虎,只是爹爹我替一家十几口有点不甘。”林琳灵含着泪说道。

“灵儿,你娘亲走的时候可安好”林耿不止是一个忠心耿耿之人,还是一个疼妻儿的人。

“娘亲走的时候还是发着烧的,一直..........没有.............醒过……来了,”林琳灵哽咽的说道。

“还好,起码你娘亲还是个全尸。哈哈哈想不到,我这几十年的贡献就是为了全家满门抄斩,天如果你还有点开眼,你就让我的灵儿活下去,只要活下去就行,活下去就行,”林耿在刑场站起来撕心裂肺对着天喊。

“时辰已到”

“行刑”

“林琳灵看着一个一个地斩头,一直到了她爹爹哪里,林琳灵闭上眼睛,默默地在心里对着自己说;只是换个地方生活,只是换个地方生活,那里比这人世间还漂亮,只听见刀与骨头交接的声音伴着,爹爹呼吸声一起没了。

林琳灵有点害怕,有点彷徨,有点绝望,伴随着不甘心,只是觉得脖子一阵阵疼连着骨头的断裂,想着谁说的死了没有痛苦的,只是死这一刻疼的入心,入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