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回 生死离别

  陕西西安临潼每个人的一生都要经历生死离别,五岁的破剑此时哭的已经成了泪人,看着死在床上的母亲,弱小的破剑用尽全身的力气,不停的摇晃着母亲,“你醒醒啊,母亲,呜呜,你不要睡着了,你在看剑儿一眼,呜呜。。”

  他还记得刚才母亲对自己说的话,“剑儿,母亲走了,你要听你父亲的话,照顾好自己,不要到处闯祸了。”

  他幼小的心灵那时还不知道,走就是死,就是永别,就是永远不见,以为母亲要狠心丢下自己与父亲,离他而去,他便哭道:“不,我不要母亲走,我要永远陪在母亲身边,母亲去哪我去哪。”说着,抱着睡在床上病重的母亲,头贴在母亲的心口上痛哭。

  母亲叹了口气,轻轻抚摸着儿子的头,无奈的说道:“傻孩子,母亲去的地方很黑,有好多恶魔,他们还都吃小孩,剑儿听话,不要哭了,剑儿不去。”看着痛哭的破剑,心一痛,眼泪在也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破剑一听有恶魔,幼小的心灵甚是害怕,不由的全身一颤,止住眼泪,便道:“那我也不让母亲去!恶魔伤害了母亲,以后谁陪剑儿玩耍,谁给剑儿讲故事。”

  母亲一声苦笑,她不想就这么走了,不想丢下梦想可以陪自己到老的人,不想丢下年幼的破剑,可是又能如何?

  不想!不舍!不甘!

  酷3匠/网:正*版首发4

  不愿意就这样离去!

  然而老天不会因为她的不舍而延续她的生命,延续她的一切!

  她缓缓的抬起她那沉重此时而又显得那么脆弱的头,不舍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然而眼神里早已失去了以往的光彩,血色一般的眼球,皮包骨的脸颊,看着看着,最后目光停留在丈夫身上,嘴唇微微动了动,想是要说什么,猛的,只觉一阵头晕眼花,一头栽倒了床上,结束了短暂而又平凡的一生,那年母亲二十五岁。花一样的年华,却被病魔无情的夺去了。

  破剑看着旁边一直默默不语的父亲破惊天,问道:“父亲,母亲还会回来吗?还会陪我玩吗?”

  破惊天强忍着眼泪,尽量不让它流出来,他不想让儿子看见自己伤心,不想让儿子看见自己流泪,可是,生死离别,这般忍法也不是个滋味,深沉的叹了口气,说道:“会的,待你长大了,母亲就会回来了,不要哭了,要不你母亲见你这样就回不来了。”

  破惊一听,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也许是这房里悲痛而又沉重的气氛,也许是母子连心,也许是父亲与往常的不同,看了一眼床上的母亲,天真的说道:“父亲可是母亲为什么就不看剑儿一眼啊,我好想让母亲在抱抱我,亲亲我。”

  破惊天心头一颤,看着满脸天真的儿子说道:“因为母亲她累了。”

  破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道:“父亲,你说我什么时候可以长大,剑儿好想快点长大,这样母亲就回来了。就能陪剑儿了。”

  破惊天看了一眼死在床上的妻子,缓缓的向破剑又来,说道:“剑儿,我们出去吧,让你母亲好好的睡一觉。”

  破剑依依不舍的看着母亲,却被父亲硬是拉了出去。

  夜里,待破剑睡着,破惊天偷偷的起床,来到安置妻子的房里,看着死去的妻子,泪水再也没能忍住,流了下来。

  他抱起了冰冷的妻子,轻轻的吻了下她的脸,泪水也便流在了妻子的脸上。

  夜色黑暗,半月当空,群星闪烁。

  时而传来几声狗的叫声。

  时而传来几声蟋蟀的叫声。

  夜是好夜,可是人呢?

  破惊天抱着妻子来到城外的一片小树林里。

  树林里“呲呲”的响着,不知道是什么夜行动物行走着。

  树林里在半月的照耀下,出现了一片绿油油的小草地,他缓缓的,很是小心的将妻子放在了上面,生怕妻子再次受到伤害一般。就这样,在月光的助亮下,静静的看着妻子。

  “我嫁给你就是陪你到老!为你生儿育女!”

  一个女人的平凡的誓言,却没能实现。老天就是这样,也许,越是平凡的誓言,越是难以实现。

  内心的苦,内心的痛,内心的伤,谁能体会?谁又能了解?

  他一直在哭,泪水也一直在流,想着身边失去一个人,枕边失去一个人,最重要的是,幼小的儿子没有了母亲以后该怎么过?怎么活?别人家的孩子以后嘲笑,歧视怎么办?想着想着,心便越来越痛。

  半月偷偷的躲进了一片漆黑的乌云身后,它是否也不愿意看见人间这场感人而又伤心的一幕?

  夜很黑,猛然间刮起了风,树上的叶子哗哗直响,有些干枯的叶子便随风而下,飘啊,飘啊,有的落在了地上,有的,却不知随风飘向何方?飘向何处?以后,它的归宿也会与人一样,飘落地上,埋葬数千年。

  破惊天“刷”抽出了背上的刀。

  刀身漆黑,似如这夜!

  他找到一块自己认为是块风水宝地的地方,飞快的用刀挖了起来。

  远处,破剑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不明白父亲到底是在干什么?到底是在做什么?可是,有一点可定的是,他看到父亲哭了,在自己心中那个坚强而又伟大的父亲竟然哭了,而且还是哭的那么伤心,他好几次想过去,可是他怕,他怕父亲说自己,打自己,骂自己,就这样,强忍着,静静的看着。

  “母亲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父亲会哭?”

  “你母亲死了,你以后没有母亲了,你以后就是个没人疼的野孩子!哈哈。。”小伙伴们嘲笑他!

  “你们胡说,我父亲说,母亲睡着了,等我长大了,母亲就会回来!”

  “只有傻子才会信你父亲的鬼话!哈哈!你母亲做了坏事,老天爷便抓住了你母亲,惩罚了她。”

  “你们胡说,我母亲睡着了,她还在我家床上睡着呢!不信我带你们去看!”

  “那你能叫醒你母亲吗?哈哈。傻子!”

  破剑怒了。

  挥起愤怒的拳头砸向了嘲笑自己的小伙伴。

  小伙伴们像是害怕这个没娘的疯子,急忙跑开了,嘴里却还喊着“破剑,破剑,没人疼的野孩子!”

  破剑见他们跑开,没有去追,也不在理会,也许他们说的没错。

  死!

  到底是什么?

  母亲!到底还能不能醒来?还能不能回来?

  当他看到父亲把坑挖好后,却把“沉睡”的母亲放到了里面,用土埋了起来。

  他大惊,也不在理会内心的顾虑,急忙飞快的跑了过来,大声叫道:“父亲,不要,你不能这样做,你不能把母亲埋了。”转眼来到坑边,此时母亲早已被父亲埋的没了踪影,内心大惊,急忙跳在坑中,挥舞小手,飞快的挖了起来,只想赶紧把母亲“救”出来,不想让母亲受这样的苦,遭这样的罪。眼泪哗哗直流,撕心裂肺般的喊道:“父亲,你为什么要埋我的母亲?我不让你这么做,你这样做,我母亲还回的来吗?”

  破惊天内心绞痛,老泪直流,急忙把弱小的破剑拽了上来。

  破剑一直反抗,拼命的反抗!

  “你为什么这么做,你这个坏人!”

  破惊天有了些生气,放开破剑,“啪”就给了破剑一个响亮而又刺心耳光。

  很痛,但是为了“救”母亲,他不在乎,很快,又跳进了坑里,继续拼命的挖着,“母亲,你忍着,我这就救你出来,父亲是坏人!”

  泪水,汗水!早已融为一体!

  泪水,流!他不在乎,因为母亲!

  汗水,流!他还是不在乎,还是因为母亲!

  小手破了,流起了血,很痛,他还是不在乎,还是因为母亲!

  一切一切,只为母亲!

  拼命!疯狂!无助!怨恨!

  这哭声,天地万物随即静止,没有任何声音,只有凄冷!

  难道天地间的万物也被这哭声感动?

  “你母亲已经死了,再也回不来了!死就是没了,不是睡着了!”

  父亲的话一字一字传入破剑的耳中!

  破剑一怔,停了下来,哭着大叫道:“你骗我,你不是告诉我,只要我不哭,待我长大,母亲就会回来,就会醒来!”他不信,他明白父亲在骗自己,不想让自己救母亲,又开始疯狂的挖了起来!

  破惊天狠狠的把破剑拽了上来!

  破剑泪眼中哀求的看着父亲,说道:“父亲请你放开我好吗?让我救母亲出来吧,我求你了。”还是在拼命的反抗,可是任他怎么反抗,也挣脱不了。

  破惊天猛的一把抱起幼小的破剑,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悲痛,哭道:“死了,回不来了。”

  “死了,回不来了。”破剑内心一痛,他不信,不信母亲不会不回来,母亲说过,她会回来的,他不信母亲回骗自己,也不信母亲就这样狠心丢下自己,不在挣脱,嘶声说道:“可是母亲告诉剑儿她会回来的,母亲是不会骗剑儿的!”

  “剑儿,那是因为你母亲不想让你伤心,不想让你心痛!”

  “嗡”破剑只觉大脑猛的一震,像是被人狠狠的当头一棒。

  “看来他们都没有骗我,我以后就是一个没有母亲的人了,也不会有人在疼自己了,呜呜,,,”

  破惊天轻轻的拍了拍破剑瘦小的后背,此时被破剑的这一句话弄得很是伤心悲痛,心如刀绞一般,一字一字的说道:“不!会!的!你!还!有!我!”

  不错,还有父亲!

  其实,此时此刻,此场此景,他们父子二人都需要一种关怀,一种爱的关怀。

  待父子二人埋了母亲,破惊天便背着哭累的破剑离开了。

  夜很深!

  不知何时,半月早已偷偷的从乌云背后出来,以自己微弱的光芒为父子二人照亮黑暗中的一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