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情盯着他的眼睛,擦干自己眼角的泪水,依旧无力地躺在他的怀里,“对,我是没有选择,但是,你必须给我一个月的时间,让我处理好我跟我男朋友之间的事情。”

  “时间我可以给,但是如果消息走漏了,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安侱也眼中射出一道阴冷的眸光。

  初情推开了他,向后退了两步,“既然答应你了,我就不会食言,你以为我会像某些只会耍阴谋诡计的小人一样吗?”

  “你!”安侱也刚对这个女人升起的怜悯心荡然无存,反而是被气的冒烟了!

  初情敢这么说也是因为知道自己对安侱也还有用处,他不会轻易对自己怎么样。

  “没什么事情我先走了,我知道你会找得到我的,毕竟我对你的情报网很满意!”初情故意加重了满意这两个字。

  连沐初雪沐初阳都被他找到,初情丝毫不会怀疑他的能力。

  “我奉劝你一句,别想逃!”

  “为了他们两个的安全,我不会逃。”她转身离去,可能是不想在他面前软弱,即使自己的双腿没有力气,可是还是强撑着从总统套房里走了出来。

  随后无力地靠在墙上,用力的呼吸。

  刚才带初情进来的那个男人依旧在外面,就像是没看见初情一样,依旧清冷地站在门外。

  15分钟之后,初情撑起身子离开,一切如来的时候一样。

  此时的7777房内,安侱也已经穿好衣服,拿着文件在书房办公,“丁先。”

  门外的男人进去,安侱也连头都没抬直接问,“交给你的事情办好了没?”

  “安侱煦的计划已经被粉碎了,公司里面的叛徒也解决了。”

  “嗯,好。”

  安侱也想起自己的弟弟安侱煦打算趁着自己离开公司的时候,夺取公司的控制权,简直是门都没有!

  ^√更b新,/最E"快上=:酷匠网}

  “刚才那个女人走了吗?”安侱也沉思了一会又问。

  丁先吓了一跳,安总怎么会问自己一个女人的事情,即使是他最爱的女人他都没有向自己亲自问过。

  不过他还是照实回答,“走了,不过刚才她好像特别虚弱,靠在墙上歇了很久才离开。”

  看不出情绪,安侱也“嗯”了一声。

  这个女人,果然没选错!

  刘雨见到初情,着急忙慌地检查初情有没有事情,满脸歉疚地说,“幺儿,有没有事?对不起,是姨妈害了你。”

  “姨妈,我没事,你别自责。”

  虎鲨走到初情跟前,刘雨吓得马上把初情护在身后。

  没想到虎鲨弯着腰带着笑,恭恭敬敬地说,“您大人大量,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别在意,您们两位可以走了。对了,钱也不用还了,已经有人帮你们付了。”

  刘雨一副莫名其妙,不过还是跟着初情走了。

  出了酒店门,她呆呆地看着街上繁华的人群和五彩的霓虹灯,心里竟有些酸涩。

  刘雨戳着她的胳膊,“幺儿,怎么回事?怎么就解决了?”

  “啊?就是一个朋友,知道这件事,就帮了下忙。”初情只好对她撒谎。

  “朋友?300万呢,你说他是不是喜欢你?”刘雨马上恢复中年妇女八卦的本性。

  “姨妈,我有男朋友,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真的只是朋友,你别乱猜。”

  初情再次叮嘱,“如果你以后再赌,我就救不你了。”

  刘雨自知理亏,默默地不说话了,乖乖地开车回家。

  初情呆呆地看着马路两边飞驰的路灯,明晃晃地却总感觉照亮不了自己眼前的黑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