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这个黄毛丫头竟能摸清他的底细。虎鲨的脸色阴翳几分,“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

  初情自然是不能出卖于声,她指了下虎鲨的刺青,“你身上的刺青出卖了你,我以前听别人说过,这种刺青是生死门独有的。”虎鲨眉头一皱,端过一杯茶,没说话。

  他身边的染着一头黄发的小弟很会察言观色,他看出虎鲨的不悦,马上恶狠狠地对初情说,“废话少说,钱带来了吗?”

  d?酷T9匠》#网^f正!Q版首b发

  “没带。”姨妈扯了初情一把,看着她摇了摇头,提醒初情不要惹怒他们。初情拍拍她的手,示意她放心。

  黄毛看着初情,“那别怪我们不客气!”

  初情看了一眼黄毛,对虎鲨说,“虎爷,你是求财,不想搞出人命吧,如果这种利滚利的还法,我们一辈子也还不完,如果你把我姨妈逼急了,她选择自杀你们可是连一分钱都拿不到了。我想孰轻孰重,英明如虎爷应该不难抉择吧?”

  虎鲨冷笑一声,抿了一口上好的普洱茶,眼皮微微一动,“敢威胁我,胆子倒是不小啊。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毁了你。”

  初情瞥见虎爷的手下都用淫荡的目光盯着自己,马上明白他所说的毁了是什么意思,初情心想:“看来这种事他们没少做过。”不禁嫌弃,语气也更加冰冷。

  “信,我当然相信当年在帮派斗争中徒手杀死11个人,并借此上位的虎爷能干出这种事。”初情松开刘雨,把手提包放在面前的桌子上,并坐了下来。姨妈也紧跟着站在初情身后。

  虎爷一拍桌子拔出手枪对着初情的脑袋,他的手下也纷纷拿出枪对着初情,“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看来你是想把命留在这了?”

  初情淡定地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初情姨妈看着那么多枪对着自己,吓得猛掐初情的肩膀,双腿直打哆嗦。

  初情知道这件晦暗的事情,得益于她姨妈的前夫,当时他还是个小警察,有次初情进他的书房拿书,无意间看到了当时的卷宗,由于好奇,她翻看了那份卷宗,没想到今天竟然派上了用场,这也就是虎鲨的薄弱点。

  他脑袋上的伤口也是那个时候留下来的,虽然他杀了人,但是因为当时的警察局长与黑帮有瓜葛,虎鲨并没有受到法律制裁。果然这人要想平步青云,就必须对自己残忍一点啊。

  “虎爷,我劝你还是三思而后行,如果你把我杀了,你以为我那个当警察局长的姨爹会放过你吗?当年的黑帮斗争的时候我姨爹还是个小警察,管不了也没权力管。可是你要是杀了现任警察局局长的外甥女,这样打脸,你觉得他还会放过你吗?”

  初情抬起头,看着虎鲨的眼睛,轻轻笑了一下,“说不定还会老账新张一起算呢!”

  虎爷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一张横脸被憋得通红,“你......”

  其实初情心里也在打鼓,毕竟姨爹和姨妈已经离婚了,虽然这个消息目前还没有几个人知道,但是毕竟还是有一定的风险性。一旦虎鲨知道姨妈已经离婚的事实,那么他将肆无忌惮。

  初情不知道,此刻此刻有一双厉眼正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