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广播声响起,K市国际机场到了,初情觉得如释重负,可是无奈,某位大神却连一丝下机的意思都没有,反而闭着眼睛靠在座椅上休息。

  经历了漫长的15分钟的等待之后,某位大神终于淡定的挪了他高贵的------屁股。初情把握好机会,一个箭步,一个侧身赶紧逃离了这个浑身萦绕着危险气息的男人。

  安侱也察觉到初情对自己的那种恐惧与疏离,他冷笑一声,感叹命运有时候真的很奇妙,你越想逃离的人或事,却总是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身边。

  下了机舱之后,乘客们纷纷前往机场大厅,初情将手机开机,打电话给她姨妈刘雨,“喂,姨妈,我现在去拿行李,我一会从A出站口出去,你在A出站口等我吧,我马上到了。”

  s最1新章‘{节/}上%酷(匠网e;

  拿完行李之后初情一路狂奔,远远地瞥见一个微胖的身影,“姨妈,我在这。”

  “小杂种,姨妈想死你了,晕没晕机啊?”姨妈捏着初情小巧的鼻子,宠溺的说。

  “没有,上机之前吃了晕机药的。”说完,给了姨妈一个大大的拥抱。

  这温馨的一幕被同样在A出站口等司机的安侱也尽收眼底,望向初情的眼神多了一丝连他自己也未察觉到的柔和,“少爷,上车吧”。

  “嗯”性感的嗓音虽然只蹦出一个字,却极具威慑力。

  他望着初情的背影,眼神里闪过一抹精光,“我们还会再见的。”

  回去路上,姨妈忍不住说:“初情,姨妈告诉你个事,你千万不能别告诉你妈妈。”

  副驾驶上的初情把头靠在车窗上,上下眼皮一直在打架,“说吧,我就知道你非要我请假过来一定有重要的事。”

  刘雨把车停在路边,一脸凄惨地看着初情,“我最近最近和几个朋友打牌,被他们骗了,赌输了300万,现在高利贷的人要来收债。”

  这就像一盆冷水从头到脚浇下一般,让本来混沌的初情一下子清醒了,她觉得自己肺都要炸了,“刘雨女士,你怎么就是不长记性呢,上次你输了那么多钱,害的姨爹跟你离婚。这次你还敢赌,你真的是不怕被人杀人抛尸是吧。”

  刘雨也急了,一边哭一边说,“那我也是没办法啊,你哥哥马上要出国读书,花费那么高,我不得不。。。明天是还款的最后期限,放高利贷的人说明天不还钱会搞你表哥,我只有他这一个儿子,他们是黑社会的,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初情咬牙切齿,“早知今日,你何必当初呢?这件事我舅舅知道吗?”

  “怎么敢告诉他,他会骂死我的,你这不是有个同学是在这混黑社会的吗?你去找找他帮忙,我现在只能靠你了,你一定要帮我啊!”“最后一次,再有一次,我真的不管你了。”初情叹了口气,却又无可奈何。

  刘雨马上保证,“不会有下次了。”她满脸泪水,妆都花完了。

  初情看到这样的姨妈,既生气又心疼,“赶紧开车吧。”

  过了一会,初情问,“对了,明天我们去见的人叫啥,哪个黑帮的?”

  刘雨想了一下,“虎鲨,但是不知道是哪个帮派的。”

  到家之后,初情打电话给于声,看到来电显示于声吸了口烟,从KTV包房里出来,“喂,你回K市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柒楰说:

可以让我看到你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