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意诺斯最近很不太平,又出事了,又上环球新闻的头条。。。市长的脑门上再次严重地出现了掉发的情况.

  想当初他是怎么说的?华德尔艾华这样的监狱怎么能建在本市的辖区内呢!——简直是在要他的老命。。。

  老拉诺那个混蛋,当初威胁利诱说这个监狱关的不是犯人,是他的赫赫功绩,如果市长不让他把监狱造在这里,那他也很遗憾地无法来意意诺斯做本市的警署署长,这就意味着中央拨給他的数额不菲的安置转业金也不可能划到意意诺斯地方财政的账户里。。。

  现在好了,老拉诺的功绩有一大半都入土了,而自己则被搞的焦头烂额。。。

  一个关押着上万囚犯驻守着6000狱警的监狱,一夜之间连狱长也被人杀了,还死相惨烈。狱警在那帮囚徒的暴动下绝大部分应公殉职,那笔对其家属的安抚费就巨大地让市长的小金库迅速地见了底。。。

  这还不是最要命的,不知什么原因,暴动时,狱中居然没有及时地将暴乱的消息通报上级,导致收到消息赶去救援时已经有大量囚犯外逃。中央派出的直系部队在其后的一周里围追堵截,终于控制住了形势,逮捕回了绝大部分外逃的囚犯,可毕竟还是有漏网之鱼。。。据说在逃的那几个是极端暴力的嗜血的恐怖分子,不知道有没逃窜到市区里。。。

  突兀的电话铃声震地市长如惊弓之鸟,看看号码,市长习惯性地抹了抹脑门上的汗:“拉诺公子哈。。。我现在忙的很呢。”

  电话的那端是被老爸禁足在家的堂堂拉诺家的大公子——把桃丢进华德尔艾华监狱后久未登场登场的拉诺干探。千万别问他最近去哪了,他动用了一切关系去阻止拉塞德斯插手自己的案件,可结果却是因为这场毁灭性的监狱动乱被人一脚踢回老家,而拉塞德斯照旧空降到了这个城市意意诺斯。不过主要是来处理暴动的,毕竟和博物馆的案子比起来,军部更加头疼这次骚乱。

  “怎么样哈,老叔,找到那个女人没哈!!”拉诺被关了禁闭以后,已经闲的快长草了。自己十万火急地想去华德尔艾华监狱结果脚刚迈出家门口就被他老爹一拳揍了回来。。。私藏罪犯这样的事情已经让老拉诺相信自己的儿子是匹疯马了,现在军部委派的人已经到了,自己的儿子就不要再去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了。。。

  “你说的那个叫桃的女人这几天殡仪馆那边核对下来的死者名单里没有呢。。。不过现在的华德尔艾华像是地狱,尸块模模糊糊,连鉴证科的人都头疼万分,也许是已经连尸体也找不到了。拉诺公子,你不要担心,即使那个女人死了,那也只能算是意外。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军部的人也无法追究你的责任的。”

  “这个倒不是怕被追究责任。”拉诺觉的市长大人有点小瞧他,他是那种在外面干了坏事跑回家躲爸爸后面的人吗,“那个女人没这么简单就会死的,相信我!”

  相信他。。。哎,自己就是太相信他,才帮着他把私自处理嫌犯这么大的事情都藏掖了大半个月,老拉诺知道以后的那个眼神像是自己在教唆他的儿子这么干的一样。难伺候的父子俩呀!

  挂了电话,看着完全没有面壁思过觉悟的拉诺公子,市长觉的要是告诉他其实今天早上警察厅就已经把监狱的人数清点报告做出来了,死人加上幸存的,整个监狱失踪了3个囚犯,如果再加上他私自塞进去的那个女人的话越狱成功的一共就是四个,听到这个他会不会激动到把家里的墙炸了然后飞奔过来呢。。。

  凌晨二点,意意诺斯市的警察厅灯火通明,全体人员通宵加班,工作孜孜不倦。那市长的愁容最近每隔几天就会在警署大厅飘荡一下,哀怨的肥脸就差老泪纵横。而他们的最高领导戎马大半生,多么的恣意骄横,可最近接二连三出的事情搞得他老人家都显出了疲态。大家都是底层公务人员,领导都加班,谁敢回家呢?所以低头做事少说话。

  还好,那个平日里跋扈的领导家的公子被他老爸关到家里面壁去了,换了刚空降到此处的拉塞德斯少将坐镇,这总算让广大的女性员工深表宽慰——他的出现简直就是上天扔给她们这群可怜虫的重磅福利啊。少将大人只是是短期莅临,不是长期驻扎,所以身为意意诺斯的优秀公务员,女警员们非常愿意在这个特殊时刻通宵达旦,兢兢业业。美人驾到,势气果然很高昂。。。

  下半夜凌晨三点,万众瞩目的大美人拉塞德斯殿下正低调地一个人呆在监控室里,喝着一杯黑咖啡,全神贯注地盯着前方的屏幕,审讯的进展比他想象的还要慢。几个挑起这起动乱的头目早已经被轮流审问了好几回,但是都宣称自己才是受害者,是狱长尼拉斯或者说是警察内部想把他们秘密毁灭,在完全失去了对警方的信任下才会越狱。

  至于还没追捕到的那几个异族,他们说的和警方原掌握的情况基本一致:

  埃索.里维斯,26岁,异族极端恐怖分子组织“塔斯洛亚”的中坚力量,2年前因叛逃遭到组织内部追杀,去年9月被捕入狱,而逮捕到他的莱温上校连升三级却不久后在家中遭人杀害。因中央现无法掌握“塔斯洛亚”高层干部的详细资料,所以此人在组织内的职位不明,暂居被军队内部戏称为妖怪排行榜的“美杜莎档案”的第21位,经过此次暴动,危险程度由S级别升为S+。

  拉塞德斯打量着手上所握的木乃伊和铜铃眼的照片。。。真是岂有此理——监狱入档的照片用的就是这么两张。木乃伊可笑地包得连肤色也看不出,而这个叫伊西斯的明显是易了容。。。

  头疼地揉揉眉心,根据监狱囚犯的口供,这三个人明显是一个团体,那么这两个人也应该和异族恐怖集团有关系。

  少将大人的视线最后落在了那张穿着囚服的小丫头照片上。。。

  桃.古斯汀.杰拉,自己授命的前后两个案子都和她有莫大的关系。虽说仅凭一滴血就定罪的确非常荒谬,但博物馆盗窃案远非外界报道的那般简单。即使没有后来华德尔艾华监狱的暴乱,军队的情报机构也已经开始锁定了她。而现在逃亡的四人名单中就有她,这个不得不说是亚里森.拉诺歪打正着,让人不得不重新审视她看似孱弱背后的真实身份和来历。

  “够了长官!”屏幕中暴躁的罗林狠狠地敲打着面前的桌子,咆哮地站了起来,“我们已经足足被盘问了24小时了,该说的都已经说了,没有必要再折腾下去了吧。老子从被你们抓回来后就没合过眼,你们要是想为自己的同僚报仇,一枪嘣了我算了,不要变着法子玩我!”

  罗林的大嗓门让拉塞德斯重新把注意力放回到了监视屏幕上。看来是坐不住了。。。少将大人微笑着拿起桃的照片转身离开了监视室朝审讯室走去。

  “她是和埃索早就认识的吗?”拉塞德斯优雅地把照片放到了那几个头目面前开门见山地问道。而此时,罗林琪奇他们那几个显然还未从初见少将大人那惊人美貌的震撼中反应过来,仍然处于呆滞的状态。。。

  “呵呵,帅哥你真爱开玩笑。。。埃索那样的异族我们都和他交往地不深,而这个小丫头又是刚进来还不到一个月,只知道粘埃索粘得很紧,其他的就不知道了。。。”埃索终究没将美艳不可方物的自己放在眼里,却终日和个发育不良的丫头混在一起,想到这点,琪奇就咽不下这口气。

  “你是琪奇小姐吧,久闻大名。可以再详细地说下你们越狱的细节吗?我看过你们的口供,你们说是埃索杀死了狱长,并且破坏了狱长开启的LUNA-3型天网系统,然后你们只是迫于狱警对你们的屠杀,所以逃亡,是吧?“

  “没错,的确是那样。”琪奇听到美人殿下也能对自己有所耳闻这一点时,立刻心花怒放。

  “他是怎么破坏那个系统的,可以说的再具体一点吗。。。”拉塞德斯微微靠近琪奇,期待的眼神让狱花姐姐很荡漾。

  "那是。。。"“尼拉斯那个老狐狸可能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当做秘密武器的那个狗屁大网一点也不中用,居然一阵风就吹裂了,然后扑哧扑哧地冒火花。。。哈哈哈,被埃索一掌劈开后就变成了一张破渔网。我完全可以想象尼拉斯当时的狗屎表情。。。哈哈哈哈。”罗林大笑着抢在显然已经中招发了花痴的琪奇前面回答。

  :P看正7版3F章c:节O上$q酷匠o网`

  “呵呵,LUNA-3型虽说是被军部淘汰的旧系统,但是绝对不会被风吹一下就短路了。罗林是吧,你的手下可是说那时候出现了团绿光。。。”

  “谁说的!老子阉了他!”

  轰隆一声巨响,体重将近200磅的罗奇被人瞬间拎到了半空,夹杂着断裂成两半的木桌残骸,重重地掉到了审讯室的地上。

  失去耐心的少将大人,此时长长的金发飘扬,单手拧着倒地不起的罗奇的领子,拍着他的圆脸说:"你不希望和那张桌子一样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