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们居高临下,站在通道上方的天井平台,严阵以待地监视着下方地一切。囚徒们互相交换着眼色,抬头看清楚了自己脑袋上方的情势,很顺从地依次加入了前进的队伍。

  一路上越来越重的怪异味道和尖锐的哀号声让小桃已经有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她从小胆子就小,直面这样厮杀的修罗场,还是不禁用手捂在了嘴上。原来血腥的味道如此让人作呕,骨骼被硬生生折断和肌肉撕裂的声音争先恐后地不断得钻进桃的耳朵,刺激着她本就很脆弱的神经。。。。这是场活生生的噩梦:身边刚涌入这片空旷地的亡命徒们似乎光闻着空气中血液的味道就能让他们疯狂,亢奋地冲入混战的漩涡中心,开始了这搏命的享受。他们都是疯子吗?桃不禁害怕地后退,却踉跄几步发现自己靠在了一道闸门上——来时的路居然已经被封死了。

  尼拉斯继续吞云吐雾,那照亮了监狱上空的聚光灯将他映在玻璃窗上的脸勾勒地愈加狰狞。看看,这就是一帮应该被铲除的地球上垃圾,绝对不该出现的存在。只要有血,有厮杀,就没有任何的理智。。。这样的东西根本不是人,他们就是罪孽,就像加百列大祭司说的那样,他们都该被抹杀。自己年轻时所坚持的什么平等和公正那都是伪善的。。。自己真的错了,还错的很离谱。

  桃妞陷在眼前血肉横飞的斗兽场的恐怖中不可自拔,一个连声音都好像挂满了脂肪的男声从上空的喇叭里传了出来:“各位渣滓们,大家晚上好!啊~~美好的星空下,大家共聚一堂。真是本监狱的一大幸事。对于法姆那个老禽兽的死我深表同情,所以召集大家前来是为了给你们这帮该死的混蛋挑个头。。。嘿嘿.”尼拉斯很喜欢这个落地窗户,站在这里俯瞰下面,自己就是无所不能的神。。。”

  “这个老混蛋!”混战中的头目们用赤红的眼睛望向尼拉斯贴在玻璃窗上的狰狞老脸,可以的话真想踩碎他的脑袋。只是想除掉异己的头目们做梦也没想到,场面竟会发展到如此混乱的地步,完全失控了。这个监狱的警察想干什么!!

  “大家的机会都是均等的,游戏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谁能在我说结束的时候还活着,OH,不不不,是我说结束的时候还有最多幸存的同伙,恩,那就毫无疑问地赢了。呵呵,反正大家都已经很亢奋了,我就不多废话了。看看,现在没人约束你们,爱怎么玩都可以。这是场公平的完全用你们这帮该下地狱的混蛋们所喜欢的方式!”

  在这个华德尔艾华监狱,真正可怕的不是拉奇罗林之流想争抢权利攀爬到金字塔顶端的人,他们杀人是为了权利。而那些只是为了杀戮而杀戮的疯子们,确是这些个头目们也不想碰触的。随着越来越多的囚犯被投放到操场,本来的战斗目的已经消失了。现在的场面是强者生弱者死的斗兽场,没有后退的余地了。。。

  原来这里的警察才是疯子。挑起骚乱的始作俑者们此时已经后悔了。尼拉斯那只狐狸是想把大家都一锅端了。

  因为恐惧在不断颤抖的桃发现身边的纯变态抖地比她还厉害。惊讶地打量埃索的脸色,那苍白的脸上居然洋溢着幸福的神采,细长的灰色眸子不知是不是灯光映衬的关系,看起来居然是金黄色的。桃本能地往一旁退开了几步,直觉在告诉他纯变态已经完全变态了,而他的手似乎是有生命力的树干一样,变化着伸长着,迅速地将所有出现在他视线里的生物都捅出了一个个窟窿。。。小桃看着埃索的周围像骨牌一样瞬时又倒下的一排尸体,惊叫被困在了喉咙完全发不出声音。她这辈子看过的最恐怖的电影也不及其万分之一,如果刚才的是厮杀,那现在完全就是屠杀了。

  刚才还沉浸在混战中的囚犯们看着向自己不断逼近的埃索,又看看那像被割倒的芒草一般已经快铺满了半个操场的尸体,血液正从那或大或小的窟窿处涌出。

  杀红了眼的亡命徒刚才还在享受剥夺弱者生命的游戏,可一瞬间形式却调转了,眼前的是个怪物,是个异族,现在他们倒像是猫爪子下的老鼠了。

  不甘和嗜血的狂躁让几个在前面的壮硕男人猛烈得向埃索发起了进攻,可是却和纸扎的小人一样被埃索的手轻易得在他们身上扎出了几个红艳艳地窟窿。。。

  ”果然我的监狱中有这种怪物存在!“尼拉斯透过玻璃窗凝视着异化了的埃索的双手,愤懑地用手捶打在窗上。比亚斯联邦国的所谓平等就是纵容这样的怪物嚣张跋扈地走在大街上和那些孱弱的即使面对死亡也毫无挣扎余地的人呼吸着一样的空气,享受着一样的生活吗?这就是自己年轻时冲锋陷阵流过血卖过命的伟大信念吗?在自己的女儿那支离破碎的尸体面前,他那坚信了大半辈子的信仰变得如此可笑。他看着每每在这个操场上活生生的呼吸空气享受阳光的渣滓们时,那种要从他的身体喷涌而出的愤怒已经快把他折磨地崩溃了。

  清理掉这些个垃圾,真正将地球回复到那场战争前的美好世界,人类,最纯正的人类血统,才配在这个美丽的蓝色地球上接受神的庇佑和阳光的滋养。这些,从一年前他的掌上明珠被残忍杀害后的每天晚上的梦里,就无时无刻回荡在尼拉斯的脑海里。清洗,就从这个监狱开始吧。。。

  酷(匠网L首发

  尼拉斯毫不犹豫地按下了办公桌上鲜红的按钮。沉溺在久违的杀戮快感中的埃索突然意识到上方有异常,金色的瞳孔一闪就跃身向高处蹿起。埃索跃身到半空中轻而易举地挥手杀死了一排举枪欲对其攻击的狱警,可终究快要跃上碉堡时却仿佛被什么东西阻挡住了去路,埃索的身体回转直下,稳稳得站立着回到了堆满尸体的操场地面上。

  怎么回事。。。所有的人都抬起了头,发现不知何时操场的半空支起了一张闪着荧光的网。密密实实将监牢的天空遮盖了起来,好像这里真的是个巨大的笼子。

  “哈哈哈,没想到这个东西还真的派上了用场。感觉如何呀,这个是为了防范你这样的怪物而设的,很不错吧。你如果想硬闯出去,你可以尝试一下被激光束匀称分为纳米粒的美妙滋味。”

  闪着荧光的网覆在天空中,很美丽。那颜色其实是通了超强高压电力的线路在接近极限的负荷下发散出的热量光芒。网格下安装的密密麻麻的细小的如针眼般的激光微缩枪口会自动对准一切有热源的目标,即使是飞过来一只苍蝇也会被立即精准的瞄准然后打地肠穿肚烂。

  ”好了,各位浴血奋战的渣滓们,眼前的这个怪物就是你们大家的目标了。请务必要消灭他,只有他死了,OH,对了,还有那边角落的另外三个,只要他们死了,你们才有活下去的可能,不然的话,狱长示意办公室的外沿上站立的狱警开了一枪,一个站在角落边的小罗罗干脆利落地爆了头。

  这是把他们当成猴子了!!小桃发现整个操场都笼罩着一种难以压抑的愤怒,好像随时都会爆炸一样。还有命站立在操场的囚徒们还剩下一半都不到了,比起和不远处的怪物埃索决斗,其实更想将尼拉斯那头肥猪活活地分尸。。。

  砰地又是一枪,一个囚犯重重地栽倒在了一旁。

  不论如何都是死路,于是几个头目都像埃索发起了进攻。而他的小弟们自然不敢去和埃索这个怪物做正面冲突,只要是杀死4个人中的一个自己就可以全身而退了吧。他们快速地寻找着角落里的三个人。两个囚徒向木头一样杵在那里的桃和蹲在地上不知道在干什么的铜铃眼睛的丑八怪挥出了重拳。

  小桃根本没看到有人冲着她来了,因为此时她差不多已经快要石化了。伊西斯这是在干什么。。。他居然像只饿了很久的疯狗一样拖回一具被埃索扎出了窟窿的尸体,直接就啃噬起来,连着血带着肉。

  桃刚看到有个影子朝伊西斯扑过来然后就被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鲁米一闪身抱着消失了,接着自己却被一股让桃感觉肋骨都直接断了的力道重重击中在了胸腹上,身体瞬间就飞了出去。

  没想到眼前的女人如此弱小,那个袭击桃的囚徒真是感到万分的庆幸,搓搓自己的拳头,觉的应该要一拳拳把她砸成肉泥,才能对得起自己参加的这场游戏。

  “不行了。。。我无论如何都要。。。”桃喃喃着,强撑着快要断掉的身体,让嘴巴里渗出的血液沾在右手的银镯上。。。

  一声凄厉的怪异叫声回荡着穿透监狱的上空,没有人说的出这个到底是什么叫声,可是听到的人都被摄了魂一般,停住了所有的动作,呆呆得朝声音发出的角落望去,一道长而摇曳的身影直冲天空,像只鸟,又像是道极光,碧绿的,在操场的上空盘旋着然后穿透了那张覆盖住整个监狱上空的大网。那数以万计的枪口完全没有什么动作,似乎穿过去的只是一阵微风,然后在一阵嗤嗤的细微声响过后轰地一声飞溅出来许多火花,绚烂地好像夜空里的绽放的烟火。

  “是甜心吧。。。真是太给力了呀!”最早反应过来的埃索毫无顾忌地重新跃上了建筑物的上方,随后跟上的鲁米用手间发出的暗器扫倒了一整排刚想瞄准开枪的狱警。下面的囚徒们反应过来自己被当猴子已经耍的很久了,都纷纷爬上了警察们驻扎的高处,开始雪耻。

  将完全失效的大网劈成两半后,埃索切开了尼拉斯办公室前的防弹玻璃,优雅地对着嘴里念叨着“不可能不可能“的神情有些恍惚的狱长大人说:”我最讨厌被人当猴子耍了。”然后干脆利落地飞身上前。。。

  哗地一声,狱长那落地窗户上,鲜血像泼上去的油彩,瞬时一片猩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