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9匠网L6正J(版首#发》

  桃总是在自以为一马平川貌似前途一片坦荡的时候遭遇晴天霹雳。她的下巴差点就砸穿了不锈钢的餐盘。自己进来不过几个小时吧,连对话都没一句,就在纯变态床铺前的地板上被观摩了一会儿,什么时候破格提升成了宝贝儿啦?现在是神马情况?

  艳丽姐姐侧脸看着自己目光如炬,木乃伊哥哥看不到表情,鬼先生有节奏地重新晃着脑袋厉声尖笑着,周围的一票囚徒像在看不用花钱的好戏。而万恶的变态很得意,已经开始撕下一片面包吃中饭了。

  “纯变态就想让姐姐你为他吃吃飞醋,他开心着呢。姐姐你千万别生气,千万要冷静。。。暴躁会损害您的花容月貌的。。。”——桃真的很担心狱花一拳砸下来让自己变成餐桌上的一团肉泥。

  也许是碍于二楼那一把把实弹上膛的枪,艳丽姐姐狠狠瞪了一眼桃,扭着小蛮腰不甘愿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了。桃心里很怨恨自己,真是太没有社会阅历了呀。怎么就没有想到现在的变态是真的很吃香,美女配变态那是时下最ING的混搭风。自己真是没长眼睛,跟着香喷喷的木乃伊哥哥多安全,再不然跟着鬼先生。。。尖利的笑声还在回荡,像坏了的闹钟没完没了,桃决定这个人还是PASS掉好了。

  一个只有几片面包和一杯白开水的午餐,就把桃华丽地推向了众猛兽围观的中心地带,还和一位有实力外加有美色的姐姐结了梁子,真是太不值得了。别问桃为啥知道姐姐有实力,因为她心里明白的很,这个山头除了自己,其他人都是靠实力进来的,个个真材实料。

  惊心动魄的午餐时间后,是更加惊心动魄的劳改时间。。。

  桃真是没想到自己的运气这么好,下午居然是去监狱的工厂拧螺丝钉。为什么不让我去蹲牢房!!桃只敢在心里怒吼着然后用已经快睁不开的眼睛颤抖着去拧那些密密麻麻的小螺丝。。。

  这是对桃最残忍的体罚。

  监狱的大笨钟敲过十九下后,桃用一种挡我者死的气势冲回了牢房,扑上离自己最近的那张床迅速盖好被子捂起头然后就像死了一般地睡了过去了。。。

  桃对睡眠的渴望已经完全超越了对变态的恐惧。其实她疲累地已经连有人提刀要杀了她也无所谓了,不过身上越来越沉的重量让如堕云泥的小桃不自觉地扭了两下,结果没效果,再扭两下,还是沉!搞什么!被大象踩在脚下了吗?!!

  埃索可能觉的桃和菜青虫一样的扭动的样子很有喜感,逐渐把自己全身的重量都压上去了,恩。。。还不错,虽然小东西占了他的床,不过有个肉蒲团好垫着,纯变态大人是不会介意的。

  好像很软哈,不知道手感怎么样~~

  再怎么迟钝的女人在这种情况下都该醒了,不醒的那是死人。

  一睁开眼,就看到纯变态的俊美容颜在自己呼吸可闻的地方,他的手这是!?。。。

  小桃不长不短的人生中第一次被如此吃豆腐,她的脑袋当机了。是哪个摩羯儿森的天才曾经如此笃定地告诉她,桃妞是棵铁树,没胸没屁股,尽管去闯荡华丽丽的世界吧,她这样的女性最安全了。

  TMD,现在呢,是到了铁树开花的时节了??桃的脑袋被羞耻感轰的一声炸断了线:“你给我滚开!”桃试图把变态不规矩的爪子掰开,但是自己那点力道真的是太对不住她发飙的情绪了,小宇宙爆发也就这么点威力。。。悲催!

  埃索遭到反抗,反而愈加大力地覆在了桃的胸前。

  桃不争气地哭了。。。埃索看身下的小兔子眼睛红了,调笑道:“甜心这样就哭了,看来不是把哪个老头在床上祸害死了才进来的呀~~”

  “你才把老头祸害死了呢!”桃扯着嗓子喊,都把她当什么了!!“要不是脑残的警察硬说我是嫌犯的,我会在这里嘛!!呜。。。。。。我一定要出去。。。。。。呜呜。。。。。。吼吼。。。。。。

  ”嫌犯哈?最近没什么大案件呀除了意意诺斯的博物馆被盗。。。你别和我说是这个,怎么可能,嘻嘻。”

  “警察相信了,果然干探什么的比你还不正常!”

  桃明显感觉纯变态的身子顿了顿,往一旁撇过了头。被埃索遮挡住了视线的桃这才看清原来对面的双层床铺上木乃伊和那只鬼盘腿坐在各自的床上,在看这边的好戏。

  桃猛一推埃索居然还真这么支起了身子起来了。纯变态不甘不愿地把手从小桃的囚服里拿了出来,双手环抱在胸前,居然是一副苦恼的摸样,和对面的另外两只做着野兽才明白的视线交流。

  桃趁着变态们做深刻思想交流的机会想溜下床,没想到旁边的变态兽一个俯身扑过来又被压倒了。正想大喊大叫的桃发现埃索躺在了身边,然后把她环在了胸前:“睡觉吧,甜心。”,变态还很体贴地拉起了床角的被子,给桃和自己盖上。

  “我觉的你应该回自己的床。。。”

  “这个是我的,你的在上面。不过这样睡暖和,我喜欢~~”变态心情很好地抱着小桃牌抱枕喜滋滋地说着。

  。。。。。。居然是自己爬错了床。。。。。。被这样那样其实是在自取其辱吗?桃在沉重的挫败感下还是睡着了。再不睡她真的会死,所以尊严神马的明天起来再说吧。。。

  以后的几天,桃都是这样直接被当做抱枕和纯变态挤在一张小木板床上。。。

  八岁开始就自己一个人分床单独睡的桃,很难忍受被一个陌生的变态圈着一起睡。于是不止一次的提出抗议,不过纯变态很淡定的跟她说,在他的地盘女人有两种用途,一是床上用的,二是当女佣使唤的,其实桃是可以选择的。

  小桃果断地选择后者,于是再次被直接扔上了床。。。

  “做抱枕完全是女佣的工作范围,当然以后牢房里一切的清洁工作也都由我亲爱的小女佣负责啦~~”

  受骗的桃很想暴走,但是在纯变态兴致勃勃的你是不是想改主意选前者的眼神下终于败下阵来,除了晚上当抱枕,白天还要伺候三位大爷的起居。连帮木乃伊绷带打结这样的活也要她干。。。

  这是摆明着耍她的吧。。。

  当然,给变态当女佣小桃也是有利可图的。监狱就是个弱肉强食的地方,托了室友三人组的福,小桃在这里基本无人敢来骚扰。连刚进来时对她流口水的囚徒们再看到她时都非常的有所顾忌。

  桃有时也会对室友们的来历很好奇,不过好奇心害死猫,她是个将来要过健康阳光轻松浪漫的小资生活的人,知道太多对自己完全是坏处多多,所以和室友相处了大半个月下来,也就知道变态叫埃索,木乃伊叫鲁密,而鬼先生居然被另外两只称作伊西斯。。。他好死了,这样玷污女神的名字。

  大树底下好乘凉,不过桃还没疯,还不至于能在监狱里呆得乐不思蜀。她每每望着牢房天窗外的月亮,就会很感伤——丫的神经病干探你可千万别把我给忘记哈。。。

  此刻小桃一个人在对着圆月伤春悲秋顺便晒晒月亮的时候,牢房里的其他三只围坐在地板上抽鬼牌。

  “嘻嘻,拉奇那只脱了毛的熊今天又来找你了吧~~看来他是按捺不住立马要动手了~~哈哈,吼吼吼..."

  恩?拉奇不就是那个长的和小山似的浑身横肉的秃顶男吗?

  “法姆死了呢,在警察的特别陪护室里,呵呵,一个老头悉心栽培了40年的权利金字塔就要倒了。虽说不关我的事情,不过最近真是闲的头疼,好不容易来个小甜心,可。。。再这么憋下去我会憔悴而死的。。。干脆不如扇扇风点点火,事情会更加有趣!”

  桃警觉地看着遗憾地盯向自己的埃索,这个变态又想做神马。。。

  “你答应他了?”不知哪边是正面的木乃伊哥哥从纯变态手里抽出了一张牌。

  “哈哈,当然。而且不论是谁来找我我都答应,反正到时候我只要痛快地玩玩就好了,嘿嘿嘿嘿嘿~~~”还分敌我什么的明显不是他的游戏规则。。。

  桃已经在这圈人的旁边坐不下去了,埃索的笑声让她毛骨悚然,变态们的开关好像彻底要失灵了。。。自己怎么办?

  感觉事情有点不妙,桃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磨着肠子最直的伊西斯鬼怪打听。终于在饱受耳膜摧残的情况下明白这个监狱最近要出大状况了——前老大驾鹤西去,手下们蠢蠢欲动打算火拼了。。。谁的拳头硬就听谁的,这是普世真理。

  桃头疼胸闷。。。这里是监狱好不好,难道警察们端的枪是假的吗?伊西斯很有母爱的用铜铃般的眼睛怜悯地盯着不谙世事的桃,权利纷争是不可避免的,就是监狱长大人也管不着。能速战速决当然更加好,警察们巴不得能有个山大王帮忙看着这满山的妖孽。如果是场持久战,那就更加妙了,少几个出去危害社会活着加重警察负担的狂徒,监狱长乐的开香槟庆祝。刚死的前老大算是治理有方的,几十年里各派势力一派和谐气象,结果监狱人口暴涨,只见竖着进不见横着出,已经让狱长万分烦恼了。。。

  垂泪的小桃姑娘此刻万分思念警察厅的咖啡,天呐~~~在这场世纪大混战前来个人把自己拯救出去吧~~~~~~~~~~

  事实证明,桃完全不是什么公主命。干探没出现,什么少将也没出现,狱中的风暴却越刮越烈。

  月底开始,小规模的剧种骚乱就接连不断。这个地方真正的老大——监狱长早已严防死守,大大地增强了警戒级别,加派了巡逻的人手。狱长大人在做足准备的前提下,好好地让人抹干净了位于高处的狱长办公室的落地窗户:他要尽情地享受坐山观虎斗的乐趣。这帮人渣,互殴致死也算是节省了子弹了。

  哈哈,他们有能耐就尽管斗吧。反正这些个小毛猴是翻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的。一边抚摸着自己办公桌前那一排按钮,狱长很期待这场久违的笼中困兽的精彩表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