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室友和狱花

  看着床铺这个地盘已被人占据了,桃觉的还是冲刺到那个空着的墙角缩起来安全。

  于是咬咬牙,不管了,冲过去再说。提升平日里走路的龟速,以桃认为的极限速度往目标冲刺,中途却很不幸得突然就被人拽住了胳膊很麻利地被撂倒在了地上。“哇!”桃为自己被摔伤的屁股惨叫了一声然后一抬头就和面前的居高临下俯视她的三只猛兽对上了。“呜。。。。。。呜。。。。。。”桃尽力压抑着自己在喉咙里的哭声,作为动物世界的忠实观众,她很明了自己不能哭,一哭更惨,搞不好立马就扑过来了。

  “真是比想象的还要弱嘛!”一只手拨开了挡住小桃视线的刘海,一张裹满布条的脑袋就进入了桃的视线。小桃发现这个人比自己聪明,把掩耳盗铃的精神发挥得如火纯青,他一定是不想接触这里的任何人所以直接用布条把自己包成了个蛹,而自己只知道闭上眼睛,真是惭愧哈。

  半蹲在桃面前的生物很难代表这个监狱的精神——没有最异常只有更疯狂。他只在貌似眼睛的部位露了条缝,不过也只是很细的一条,所以桃根本连他的眼睛也看不到。概括地说此生物就是超珍贵的活体木乃伊,和从博物馆法老墓里爬出来的一模一样。

  桃有点小开心,这个打扮的人最多是强人加奇人加变态,但是不可能下流和猥琐。要说为什么,这个是桃的品味问题,小妞觉的眼前某生物的打扮蛮有档次和格调的,而且周身都有股香囊的味道,一点也没有彪形大汉的熏人体味,所以不讨厌。

  看着小桃有些兴致盎然地看着自己,表情也没刚进来时那么害怕了,木乃伊微微地扭了一下头,捏起桃的下巴转向另外两人,用沙沙的男声对他们说:“呵呵,这小东西看到我很有好感呢。”

  ——什么好感,只是没有看到流着哈喇子整一个色胚流氓相的室友感到小小庆幸一下而已,小桃不满地腹诽。

  桃的视线被迫对上了房里的另外两号室友。坐床上的是个可以称为地道变态的生物,灰灰的头发,苍白的肤色,细长的眼睛中那灰蓝的瞳孔闪着熠熠的变态光芒。

  变态其实是个很抽象又很具体的名词,抽象在于变态隐藏在正常人中,外貌和偶尔的经伪装的举动不会和普通人有多大区别,有着很强的欺骗性。而要把变态区别出来,也很容易,就是凭感觉。比如现在小桃从那双眸子里读出来的深渊般的嗜血渴望和周身散发的刻意被压制的狂暴扭曲的气场,无一不在警告者桃离纯变态远一点再远一点。

  小桃本能地把撑在地上的手往后缩了一下,站在灰发变态旁的不知是人是鬼的生物瞪圆了一下露在外面的铜铃般的眼睛,讥笑着那个变态:"嘻嘻~~小姑娘她比较喜欢鲁密不喜欢你呢~~真是太失败了,呵呵呵呵,哈哈哈,~~~吼吼吼吼吼~~~~~~~”桃看着三号室友的脑袋如电铃一般在脖子上颤抖和摇摆,感觉自己真的要扛住,不能等拉诺干探抢完案件的主导权回来发现嫌犯已经被吓疯了。

  小桃还是保持着被撂倒的姿势坐在地上,只是缩了缩腿,保持一个比较不会走光的姿势,只要自己够弱,这三个室友就不会有找她单挑或是群殴的兴趣。因为他们都是属于在血肉横飞中寻找刺激和满足的变态,因为足够强大,所以会对自己这样的小虫子反而不屑,自己不反抗,自然也挑不起三只怪物的兴致,永远也上不了他们的格斗对手排行榜。

  桃用自己浅显的阅历和电线杆一样粗的神经推理了一下,然后就得出了以上结论,并且小小的喜悦了一下,感觉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还算是抽了支上上签。至少从目前的状况看来,欺负小萝莉应该不是这三只的兴奋点。。。

  抱着以不动应万动的中心思想,桃就这样很安分地连姿势也不变地坐着,三只室友极有耐心地盯着她,而她更有耐心地坐在地上,直坐到屁股发凉腿抽筋。要死了,他们是打算观摩我多久?凄凉凉的桃瑟瑟发抖地粘在地上,被三只猛兽一边观摩着一边纠结于到底要不要起来。

  h更新%最☆快;2上~酷匠网/

  这样的僵局因为一个破铜嗓子从外面的喇叭中突兀地喊出午餐时间到而终于结束了。

  午餐?桃猛然发现自己已经一个晚上没有睡觉,外加漏掉了一顿晚餐和一顿早餐。天哪~~桃深深地为不幸的自己掬了一把同情泪。难怪自己如此不舒服,睡眠哈!女人的命根。

  随着铁栅栏门的开启,各个牢房的囚犯们鱼贯而出,小桃本来打算说自己一天一夜没睡觉还饿了两顿,根本已经生物钟混乱,不去了。可是那狱警丝毫不比放羊的牧羊犬好沟通,只要看到羊圈里还有一只羊就不依不饶地挥着警棍把小桃连滚带爬地赶到外面。

  桃好汉不吃眼前亏,一溜烟地跟在了室友们的后面。抬头一看,前面居然是纯变态。他还在转头对自己笑着。纯变态的眼睛很狐狸,笑起来有点骚,不过桃压根没有这个胆仰头欣赏。只注意到三只室友都好高,自己的个头只到纯变态的咯吱窝,而最矮的鬼先生也比自己高了一个头。桃缩着脖子低着头,恨不得贴到地上与纯变态的影子合二为一,无论谁也发现不了她。

  监狱一向是多是非的地方,狱警们饱受看押众多囚犯的心理摧残以及长期接触凶犯狂徒的扭曲影响,所谓近墨者黑,桃觉的那一排排站在二楼端着枪监视着一楼餐厅的警察们都神色诡异,其实与下面正在用餐的囚徒们相去不远了。

  要是相信他们能除暴安良保护弱小,桃除非是秀逗了。

  所以桃一步不离地跟着纯变态,领好了餐也和变态三人组粘在块坐,室友间的感情相当之深厚。

  “呵呵~~埃索,这个可爱的小美女是你的新女友吗?粘你粘的这么紧,人家可是要吃醋的~~”相当性感妩媚的声音飘过来,然后就见一副魔鬼身材的姐姐趴在了纯变态的后背上,搁在纯变态肩膀上的脸蛋妖艳非常。桃向来很羡慕这样风情万种性感艳丽的姐姐,此时更是萌生出对纯变态的敬意,能把到这么美丽不可方物的姐姐,纯变态还是有些能力的。

  话说这是个男女混狱,女性一眼看去也有不少,但是绝大多数是身材壮如牛猛如虎的类型,像这位姐姐那样妖孽的脸孔魔鬼的身材真的是很稀有。狱花这个词瞬间浮现在桃的脑海里,而事实也的确如此。随着美女那身影的移动,大概这个餐厅里的所有雄性都扫了一道道视线过来,紧紧盯在了那姿势亲热暧昧的两人身上。

  小桃此时很失意。看得出纯变态在这片山头貌似很拉风也很有影响力,一吃饭就有美女来投怀送抱,自己绝对跟错人了。。。这不是大大增加自己在这个监狱中的曝光率嘛。哎,现在可以换位置吗,不知道哪个角落还有空位啊。

  自己只是一个嫌犯,要是和这众禽兽混了个脸熟,自己的人生就得改个方向了。

  很识相地端着餐盘起身欲给艳丽的姐姐让座,某变态忽然伸手拽着桃的胳膊,硬生生地把桃按回到了椅子上,用很死逼的声音,淡定地说了句:“宝贝儿,你给我坐下,用不着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