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房产中介的老板人长的非主流但是说话很靠谱,做事风格那更是雷厉风行。对小桃的嚎叫完全无视,二话不说用尾巴拽起桃妞就上了一辆半旧吉普车。他拧了下车钥匙,车前面那只强壮又凶悍的巨大爬行动物就以梦幻的速度驰骋起来。

  “那些房,都是好套间。”蜥蜴君言简意赅地解释,结尾还莫名地加了两声“嘿嘿”的尾音。。。

  我要去别的中介~~~~~

  已经上了贼车的小桃好哀怨地在心中呐喊着。

  如果自己现在跳车,那条尾巴伸长的速度够得上自己逃跑的速度吗。。。。。。斜睨了一眼在驾驶座上的蜥蜴君,某妞感觉还是以不变应万变的好。

  车子华丽丽地在某只壮大的爬行动物牵引下平稳地停靠在一座山的脚下。蜥蜴君颇有些自豪的朝怯生生下了车的桃妞一扬头道:“我代理的房产那可都在半山腰,都是有格调有品位的。桃顺着蜥蜴老板自豪的冷光仰头望去,果然是山,果然是在山腰,而且目测一下的确是半山腰。不过如果风格更加主流一些,山体更加柔和些,这里的植物长得芳香四溢些会更加好。。。。。。

  五点起床,七点坐车来到了纳斯湖,算算在房产中介和绿蜥蜴磨蹭掉的时间,左算右算现在也应该是早上的八九点。

  某位伟人说过:年轻人就像八九点的太阳!

  小桃是八九点钟的太阳,旁边的蜥蜴是几点的太阳她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眼前的山脉和那山脉上的豪宅明显不在早上八九点钟太阳的范围内——嶙峋的岩石,肃杀的气场,阴风阵阵,山体上除了荆棘就是裸苔。透过一片雾霭霭的雄浑山色,某蜥蜴引以为傲的豪宅以哥特式也即吸血鬼大片中出镜率极高的吸血城堡般的傲人身姿在灰茫茫的半山崖闪着黑漆漆的光芒,如同在向小桃招手:来呀~来呀~来呀。。。

  "为毛老板生意这么差?老板责任大!"——断了线的小桃此时脑中只飘过这么一句话。“那个什么。。。老板,请问您说的湖心景区呢?”

  蜥蜴君两手一摊,解释道:进了屋透过窗户就看到湖了嘛!这么没耐心。。。。。。

  哈!!有点冒冷汗的小桃抬头瞻仰了一下那不远处宏伟瑰丽散发着不可思议炯炯杀气的碉堡,非常自信地在心里念叨:废话!我要能爬到那个大塔尖,挂在那根避雷针的上面,整个城市还是我家的后花园呢!“狗屁优雅!狗屁湖心。。。”听着桃姑娘嘀咕的某只蜥蜴,二话不说亮出尾巴抽得空气噼里啪啦响,嘴角咧开一个比较可憎的角度:"既然来了,不参观一下太可惜。。。。。。我自己都有段时间没来了,啊,上次来还是陪哪个客人来看房的时候了?。。。。。。记不清了,算了。。。。。。”尾巴夹带着某废柴妞在裸露的岩石上边走(爬?)边说还显的游刃有余的中介老板尽显蜥蜴本色。

  早已不花容也失色的某妞大声疾呼,眼泪横流。可终究无人理会的她,发现自己真的不该出门的,于是痛心疾首。

  “我一定要投诉你!!你的公司一定会被吊销营业执照的哇!!只有声音大的桃吼出这一句时,城堡的大门呼啦一声已经被蜥蜴老板推开了。

  刹时,阴风从空洞洞的大门里边扑面而来,吹的小桃的发型都乱了,人还吹的有点呆。

  哆嗦了一下,她本能地退后了一小步,回头望了一下来时的路。。。呃,原来根本就没路。

  前无去处,后无退路的桃颤抖得如秋风中的小树叶。那楚楚可怜的样子竟然一点也没能激发起某蜥蜴的半分怜悯同情和犹豫,用尾巴捆着她就一脚踏了进去。桃,你实在太失败了!

  “OH~~NO~~"我不要!~~”

  从踏进城堡大门的一瞬间,桃就非常强烈地预感到自己可能一辈子都没机会去投诉这个无良老板了。。。无良老板也不会让她有这个机会的。。。

  纠结于自己是会被先蒸后煮还是先煮后蒸的某桃也没仔细地看自己被蜥蜴老大的尾巴束缚着拖曳着经过了多长的走廊。最终,当来到一扇玻璃大门前时,小桃的心悲怆了一下:阿鼻地狱哈,人间修罗场啊,终于向我张开了怀抱。。。。。。我能先失去知觉然后被宰吗?如果连这个小小的愿望也太奢侈,那希望能被秒杀,下手一定要快狠准。

  慷慨赴死那绝不是小桃的本色,不过事到如今就算是小桃也已经筹划着是否该趁蜥蜴不留神先一头撞死一了百了了,然后她开始眼神乱瞄,看看哪面的墙壁结棍牢固,从哪个角度切入撞击干净利索力度直达脑壳......

  撞墙自杀也是个复杂的问题,涉及力学数学建筑学和生理学。撞晕不难,要一撞断气是需要技术含量的。于是,小桃的脑袋以飞速计算着力度速度和角度诸如此类的问题时,玻璃门——开了。

  把桃妞拽到了门前,蜥蜴君很干脆地甩开了缠着小桃的尾巴,然后大步踱进了玻璃门内,只留下小桃呆呆得杵在了门外的角落。受到了过度惊吓肾上腺激素持续飙升的桃,在门开的瞬间眼睛明显地失去了焦距。好几秒钟之后对了焦,下巴却重重砸在了地上——为毛是个教堂哈!?

  !%酷匠网cZ永3d久+免费,看小说

  教堂不太华丽,带点旧世纪传统典雅的风格,干净古朴,最上方是基督像。“咦?不是应该是间血迹斑斑尸块乱滚的变态隐私房的吗?

  诧异中的小桃下一秒看到的情景完全让这个小妞风中凌乱:一只蜥蜴双手合十地跪在那基督的像前,双眼虔诚地望着雕像,嘴里默念着什么,然后祈祷,接着轻呼一声阿门右手在胸前划十结束。

  小桃很自责,真的,眼前那充满神的光辉生灵信仰之美的景象让她无比的自惭形秽。自己在想什么哈,太肮脏了,真是鄙视自己啊。就算老板长的异型点,态度诡异点,这里的环境鸟不拉屎点,可怎么能往如此血肉模糊惊悚恐怖的点上想呢?!

  哎,自己一惊一乍的坏毛病一定要改改了,不然太让人笑话了.

  于是,在内心的一片自责声中,神经粗过电线杆的小桃释然了,在经过云霄飞车般的神经亢奋后,发现原来自己的身体现在很僵。

  迈着已经不太会打弯的腿环视了一下房间,发现蜥蜴老板还是满有品位的,特别是天花板上的巨幅油画覆盖了整个穹形房顶,很有张力很有艺术感。

  画的是什么呢?

  抬了头的小桃很吃力地看着,毕竟不是直视,要把色彩浓烈画风古典的巨画看清楚是需要有点眼力的。仰得脖子都酸的桃觉得这画应该是有关圣经的,似乎是战斗的场面,因为很多人都拿着兵器,其中一柄剑好亮哈好亮哈还闪闪发光......然后——那柄剑劈头盖脸地扫了过来!

  小桃只感觉一瞬间脖子凉嗖嗖得疼,分明听到了剑抹脖子的声音......

  "要死了吗......下一瞬是不是该看到没有脑袋的身体朝后倒去的画面呢?太大意了......有信仰的蜥蜴还是蜥蜴,不会变成天使......"瞳孔扩散的小桃觉得自己灵魂出了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