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边,几个酒客们却也丝毫不慌张,因为像这样的消息每天都要有人传上几遍。以至于很多人都是拿这招来酒吧里骗酒喝。

  “开火车是什么意思?”李兔头回听说这个词,觉得十分有意思。

  “这你就不懂了吧,”八哥儿卖弄道,“这开火车啊,原本是游戏用词,竟然是一次引来太多的怪物。”

  “可这是现实啊,干嘛还用游戏词。”李兔不解地问道。

  “这你就不明白了吧,”八哥接着卖弄道,“这得从绿野时代如何形成说起,说起这绿野时代啊,其实得从一个游戏开始说,这个游戏的名字便叫作绿野,它是由暴风公司,结合了多项技术,包括转基因啊,三维打印技术啊等等各种不同的最新技术,研制出来的第一款现实游戏。”

  “现实游戏?”

  “对了,现实游戏便是相对虚拟游戏而言的,这个游戏据说是以一颗星球为游戏区域,在这星球之中,游戏者可以扮演不同的角色,拥有不同的能力,当然,这跟虚拟游戏没有区别,唯一区别就在于,游戏者若是在现实游戏里死了,便是真的死了。”

  “真的死了,这还叫什么游戏?”

  “可是游戏者真的会拥有能力啊。”

  “可是那可是真死啊,谁还会玩?”

  “你说到点子上了,的确,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多少人玩这个游戏,但是还是有一些不怕死的,第一批进了游戏,随后,第二批,第三批,越来越多的人进入了游戏。据说进入游戏的人,都拥有了远超常人的能力。”

  “然而不久之后,这些游戏者却都不知所踪了,同时,绿野游戏也停运了。一开始人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个游戏停运了会如何,但是随后便发生了许多怪事。再后来,兔人便出现了。有人说,这一切都得怪暴风公司,这一切都是暴风公司的一个阴谋。”

  八哥儿看看李兔,却见李兔紧咬着嘴唇,一声不吭,顿时想到了李兔的父亲曾经是暴风公司的高管。于是他歉意一笑道:“当然,我也只是听人说,像我这样的小人物,也不敢妄加揣测。”

  李兔站起来道:“走了。”

  他显然有些不太高兴,本来是想见识一个这个世界的,结果兴冲冲来了这酒吧,酒没喝到,却喝来一只猫,又被八哥儿一番话说得心情不爽。

  “你现在不能走。”八哥儿道。

  “啊?”

  “现在外面应该很乱,既然开了火车,一时半会是不能平静的。”

  “那也不用你管,我正好去见识一番这兔人到底厉害在哪里。”

  李兔刚要出门,突然小矮门被推开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挡住了大部分照进树洞的光。

  李兔一见这身影,顿时怔住了。

  来的并不是人,而是一只直立行走的兔子。

  这只兔子一只爪子上提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腰上还挂着两颗人头,这些人头都被齐脖子扯断,现在还有滴滴往下淌血。

  兔人。

  李兔从来没完整地见过兔人,而且也是第一次见到人头,虽然长在人的脖子上的人头他见过不少,这单独的人头,却是第一次见,看上去这三个人头都是死不瞑目的样子,十分恐怖。

  兔人咧开它的三瓣嘴,竟然有一个笑脸的样子,两颗大大的兔牙闪闪发光。它突然向着李兔一巴掌扇了过来。

  若是被它的这一巴掌扇到,李兔的人头估计也就飞了。

  就在这时候,突然李兔被人从后面扑到了,堪堪躲过了这一巴掌。

  随着李兔被扑倒,枪声响了。

  呯呯呯,三连发的枪声击中了兔人的胸膛,这兔人的胸口洁白的兔毛上顿时出现了三个血洞。

  只不过这兔人只是受了伤,并没有被击倒。

  受了伤的兔人顿时向着哑枪扑了过去。

  哑枪虽然枪法很准,但是近战却很菜,他只能抱着李兔滚到一边。

  就在这时,老吕突然从背后抽出一个巨大的扳手来,这扳手在绿野时代显然是用不上的,但却一点也没生锈,相反银光闪闪。

  老吕操着扳手就向兔人伤口击去,扳手击中兔子胸前的伤口,顿时发出一声炸雷般的响动。

  这声巨响惊得老吕肩膀上的鹦鹉也飞了起来,在屋子里乱飞,嘴上说道:“爆炸了,爆炸了。”

  兔人的伤口被这扳手一击,一炸,顿时扩开不少,露出白森森的肋骨。

  只不过兔子不但繁殖力强大,生命力也十分顽强。

  它的爪子突然伸长了十厘米,变成锋利的刀,向着老吕抓去,老吕只得用扳手格挡。他的扳手是中空的,里面有黑火药,现在黑火药被击出去了,扳手就剩下一个空壳,却不趁手。

  这时候八哥儿突然喊道:“都把耳朵堵上。”

  所有人,除了李兔,都马上堵上了耳朵。

  八哥儿突然拿起一枚哨子来,用力一吹,顿时,高频的声音将树洞上安着的窗户玻璃给震得粉碎。

  那兔人耳朵巨大,这声音全都往它的耳朵里钻,它顿时痛苦无比,收了爪子,往后跌倒。

  g$酷@"匠N网_正版"首发O

  在这个当口,莫轻肥从柜台里往外泼出一杯酒来,这酒不偏不倚,正好泼在兔人的伤口之上,兔人被这酒一泼,突然整个身子僵硬无比,直挺挺地抽搐起来。

  哑枪放开李兔,从腰间抽出三棱小刀来,往兔人的心口一刀捅了下去。

  一股鲜血如喷泉一般喷了出来,将酒吧的地面给染红了。

  莫轻肥从柜台里走出来,绾起袖子道:“这可真是只肥兔子。今天下酒菜可算是有了。小兄弟,你也有份,老娘赏你一杯酒喝。”

  “我不要,你的酒有毒。”李兔指着那兔人道,“要不然这兔子也不会被毒死。”

  “哈哈。”莫轻肥大笑道,“小子你还真有点意思,告诉你吧,这可不是酒的事儿,而是兔人的心跳远快于人类,它们心跳每分钟三百下,因此它们的血液循环特别快。我这酒含有高浓度酒精,往它心口一泼,这酒精就迅速往身体各地扩散,它这是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