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大得出奇。

  虽然只有一棵,却有如一片林子一般,枝叶遮天蔽日,粗大如同手臂的蔓藤绕着树干盘旋而上,将这树干给勒出一道道深深的痕迹。

  直到藤与树分不开了,却还在死死纠缠,如同传说中相爱相杀的爱情。

  一块木头的招牌随意地钉在了藤蔓上面,招牌有些歪,上面的字写得也有些随意,勉强可以看得出,上面只有一个字:酒。

  这招牌底下,却是一个树洞,一个如同门一般大小的树洞,在树洞的左右两边,安了两扇可以活动的矮门,什么也挡不住,只为了要这种调调。

  这便是莫轻肥开的酒吧,也是绿野时代以来,在这一片广漠的绿色之中唯一的酒吧。

  酒吧老板叫莫轻肥,女,三十岁。

  绿野时代之前,曾经是个自学药剂师课程的护士,在经历了绿野时代残酷的生离死别之后,她最终受不了了,跑到乌龙城边开了一个树洞酒吧。

  这酒吧既是树洞,又是酒吧,倒是十分巧妙。

  来这里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熟客,一种是拿故事换酒的人。后者喝过了莫轻肥的酒之后,便成了前者。

  成为熟客之后的客人想要再喝酒,便要拿乌龙城这里最常见的兔人的门牙来换了。乌龙城的货币是金银,城主规定,一颗兔人门牙可以换一两银子,随时兑现,因而兔人门牙也成了硬通货,可以用来直接买东西。

  √更}g新最oR快f上.k酷|●匠C网

  莫轻肥的酒,喝了之后便会忘记所有的忧愁,因而有人给它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莫愁。

  时间一长,这个树洞酒吧便远近闻名了,来这里的,大多都是去狩猎兔人的猎手们,他们拿这里当成补给所与中转站,将偶尔打兔人爆出来的好东西低价卖给莫轻肥,或者换酒喝。

  这个糟糕的时代,谁都是泥淖里拔不开腿的沉沦者,谁都想借酒消愁,虽然酒未必能消得了愁,但是喝酒却可以让时间过得快一些。

  下午时分,莫轻肥的店里没有几位客人,这几位客人却都是熟客,像总是喜欢坐在角落里的独眼老吕,他在绿野时代之前,是个爆破工程师,绿野时代一来,他便失业了,幸而有一技之长,制作的掌心雷对付兔人十分好使,因而生活倒是不错。后来一次意外,把自己的一只眼睛给搭了进去,不过他依旧很乐观,养了一只名叫“老不死”的鹦鹉。据说鹦鹉能活到八十岁,说也奇怪,这鹦鹉居然没有受到绿野的影响。这鹦鹉偶尔也喝点酒,一喝酒就唱歌。

  而老吕一喝多了,便和这鹦鹉称兄道弟,然后便抱头痛哭,哭完之后便是大睡一场,醒了之后便啥事也忘记了。

  总喜欢串桌子的是八哥儿阿乐,阿乐原本是个民谣歌手,说白了便是在地铁口卖唱的,但是绿野一来,世界格局顿时完全改变了,巨大的树根扎破了地层,将地铁站变成了盘丝洞,再加上人类世界的电力系统完全被毁灭,因而阿乐从原本的失业状态变成了更失业,只好到酒吧来当驻唱。

  其实与其说他来当驻唱,却不如说他是来蹭酒喝的,因为没有几个人愿意听阿乐唱歌,倒是有人愿意让阿乐说个笑话,做个模仿啥的。阿乐模仿的,俱是绿野时代之前的世界名人,虽然模仿得其实并不像,但他却十分卖力,因而总能蹭到一些酒喝。

  至于哑枪,则是一个特别沉默的年青人。

  他总是一言不发,扔一枚兔人门牙,换一杯酒,然后便找一张空桌,摊开他那张羊皮卷的地图细细查看着,时不时拿手中的手枪在地图上轻轻敲击,似在做什么计划一般。

  其实谁都知道,这个时代枪是不管用的,因为子弹用一颗少一颗,而兔人却永远杀不完。所以大家都说他是哑枪,拿着枪装装样子罢了。

  不过莫轻肥总是来者不拒,只要有兔人门牙,怎么都行。

  就在这样的一个午后,阳光透过重重绿叶,照在地面上,也照进树洞之中,一束光照进来,让树洞变得神秘而圣洁。

  莫轻肥眯着眼睛望着这阳光,柜台上,一只胖乎乎的猫儿正蜷成一团,打着轻轻的呼噜。

  这个时候,应该不会有客人来了吧。

  莫轻肥这样想道,这却是难得的清闲。

  两扇矮门被推开了,一个扛着一根棍子的少年走了进来,他稚气未脱的脸上带着一丝犹豫,还有一丝假装出来的成熟沧桑。

  莫轻肥连忙说道:“阿你喝稀尿。”

  少年显然知道这是个什么梗,连忙从肩膀上取下那棍子,跟自己的眉毛比了一比道:“这不是棒子,这是棍子,齐眉棍。”

  看他认真的样子,李轻肥不由宛尔。

  少年几步来到柜台边,看了一眼莫轻肥,问道:“这里是不是可以以故事换酒?”

  也不等李轻肥说是,他便开始讲起了故事:“我叫李兔,再过几天就十六岁了,绿野时代来的时候,我才六岁,我爸爸原来是一个程序员,妈妈在暴风游戏做高管,他们很忙,很少有时间来陪我,除了我生日。”

  “就在我六岁生日的那天,爸爸妈妈请了假,在家里陪我过生日,他们给我买了一个特别大的蛋糕,蛋糕上有我最喜欢的动漫人物,哈尼兔,这是游戏绿野之中的虚拟形象,他们让我许个愿望,于是我就说,想见一见哈尼兔本尊。”

  “爸爸便出去打了个电话,一个小时之后,有一只兔子来敲我家的门,通过门口的监控头里看,这只兔子长得跟哈尼兔一点都不像,可是它却是只兔子,会站起来走路的兔子。”

  “我连忙跑去应门,于是这只兔子就进了屋,它上来就将爸爸一掌给拍飞了,爸爸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头也磕破了,他流着血,扑向那只兔子,紧紧抱住那只兔子的大长腿,一边叫道:‘带孩子跑。’我妈妈从惊愕中反应过来,连忙抱着我往屋里逃,妈妈将我藏在了床底下,告诉我不管是谁来找,都不要出来,除非听到妈妈的声音,然后她转身出去,将门反锁上。

  “那是我最后一次看见妈妈,我最后看见妈妈的样子,只是看到了她穿着的那双粉红色的软底拖鞋……”

  少年李兔的故事却并不算长,不过莫轻肥却听得出,这少年讲的故事是真实的,在这绿野时代,有多少这样的家破人亡的惨剧发生。

  莫轻肥听着听着,眼泪便流落下来。李兔见她落泪,停下了讲述,抬头一笑,露出两颗洁白的牙齿道:“我这个故事,值几杯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