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深的竹林,偶尔响起几声凄厉的鸟鸣。人马经过的地方,藏在竹叶间的乌鸦扑欶飞起,留下一声绵长而悲怆的凄断,声声入耳,让人心生恐惧。

  “不过是几声乌鸦鸣叫而已,你们就怕成这样了吗?”      

  长胜镖局的头儿瞧见手下人士气如此疲蔽,突然感到有些绝望。他自己何尝不是如此,行走江湖多年,这一次的护送任务是最艰辛的,从北南下,一路上竟没有遇到任何劫持。

  平静的背后往往蕴藏着巨大的凶险,况且,这一次的护送任务意义重大。性命随时都会不保。

  他骑着马,加重了手中握紧护刀的力道。

  “给我继续出发,今天必须走出这片竹林!”

  周围开始吹起了阵阵阴风,竹叶沙沙摆动,竹杆有轻微的晃动。

  脚下的枯叶被吹得四处飞散。

  竹杆晃动地越来越剧烈。

  不好!

  茂盛的竹叶间,一瞬间窜出了许许多多的黑衣人。同时夹杂着数只箭,如同乱雨从中穿过,纷纷射向他们。

  镖局人与黑衣人们打斗起来,刀光剑影交错,碰撞,一时间,场面变得极其混乱。

  镖局头领同一个黑衣人兵刃相接。

  黑衣人蒙着面,刀刃反射出他神色冰冷的眼。

  他们武力相当,但,镖局头领明显有些招架不住。

  “是谁……指使你们……”

  “你不必知道。”

  黑衣人沉声道,“等你死后,就会清楚。”

  寒光闪过,不给人任何躲闪的机会,刀刃削断空气中飞舞的一片竹叶,最后不偏不倚地落在了镖局头领的脑袋上。

  血色的光芒与兵器的光一瞬间绽放。

  光芒消失后。

  黑衣人将刀刷地收进剑鞘。

  而在他的周围,镖局人全部被杀倒在地。

  皇宫。

  书房里的瑞炉熏着香,烟雾缭绕。

  一枚黑棋缓缓落下。

  “六弟,你输了。”白衣男子唇角扬起微笑,却是一脸从容不迫的淡然。

  “不玩了不玩了。”陆昊将准备落下的棋子收回,“每次跟三哥下棋,我就没有一次是好好赢过的,真没意思。”

  “怎么,怕输了。”

  陆宇文笑道,不急不慢地将棋盘上的棋子一颗颗收回,动作优雅如常。

  这时候,有人走进书房。

  浑身黑衣的男子左手负着刀,身上带有淡淡的血腥味,即使是屋里的香薰,也不能将其完全掩盖。

  他脸上没有蒙着黑纱。

  “事情办的如何?”

  陆宇文手中的动作仍未停下。

  陆昊期待着望着他。

  “已经从太子手中夺过上奉物资。镖局人全部灭口。”

  “好。”陆宇文浅笑,将收好的棋子装进盒中,“你下去吧,和你的部下暂时歇息,待会我会给你们应得的赏赐。”

  “是。”

  黑衣人缓缓退下。

  陆昊露出胜利者应有的笑容:“三哥,这样说来,那我们接下来的计划,不就更加顺利了?”

  “别高兴太早了。”最后一颗棋将要落进盒子里,他突然一手握住。

  “在目的还尚未达成之前,一切,都还是跟什么也没做相差无几。”

  他将棋子紧紧攥在手心。笑容捉摸不定,却仿佛盛开在冰天雪地中的罂粟,美的令人心惊。

  看I正版l%章3I节yq上#'酷S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