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吃点儿东西吗?”

  “可以,姑娘别急,饭菜马上就端上来了。”

  “我可以出去转转吗?”

  “不能。‘’

  “连如厕也不行啊?!”

  “额……这个可以。”

  算了吧。

  芊晴气鼓鼓地坐到梳妆桌旁,双手环在胸前。自从上午醒来后到现在,她一直都被迫待在这房间里,想出去根本没那可能,真的是不知道该咋办了。

  看的出,门是锁着的,没有钥匙,她不可能到任何地方去。姑姑命令了人将她禁足在这间房间里,没有吩咐,不得放她出去。与其在这里生闷气,不如放轻松些,叹了口气后,她决定先熟悉熟悉现在的状况。

  她偏过头,看到梳妆台上有一只翡翠雕花的精致盒子。反正……真正的夏诗诗又不在了……她想着,心安理得地打开了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