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的庭院空荡荡的没有一丝烟火的气息,院中只有一颗百米高的粗壮的老洋槐矗立在正中间的位置。这里已经多年没有人来过了,地面上的尘埃铺了一层又一层,厚重的如同罗布泊里的黄沙,掩埋了太多的岁月。时光荏苒,只有这颗老洋槐孤寂地守着这个空荡荡的庭院,像是忠诚的卫士,守卫着一个已经死去的王国。

  夕阳的余晖洒满这个空荡荡的小庭院,更添几分落寞的情怀。

  “放了我!你们放开我!”

  “我真的不是杀人凶手!你们一定要相信我啊!”

  树下那唯一的一道人影被绑在这颗老槐树的树干上已经大半天,任凭他声嘶力竭地大声嘶吼,也不会有人来理他,因为这里除了他之外没有一个人会来这里,就连小院的地上也长不出几颗草来,仿佛这里已经与世隔绝。

  没错,这个被绑在大树上哭天喊地的人影就是被蒙冤入狱的木雷。

  自从自己被几个老师强行带到教务处喝了几口茶之后,没过多久就有几名州府的办案人员来接自己了。

  他们毫不客气地将木雷夹在胯下,骑着马得得得地去了州府,不过刚到州府门口就被府主大人的师爷拦在了门口,连府主大人的面都没有见到。

  那位师爷告诉他们,此案已经彻查清楚,杀人凶手就是木雷,用不着再去审了,直接关去大牢,秋后处斩。

  自己被五花大绑扔在马背上,听到这话都快哭了,没想到师爷下一句话更雷人。

  他说大牢已经满了,没有多余的牢房了,就先把自己关到一件别院里去就好了。

  听到这话木雷其实内心是有一点小激动的,毕竟打入冷宫总要比睡牢房好一点,不仅没有人找你的麻烦,而且地方也足够大,空气似乎也清新许多。不过牢房满员了是肿么个情况?难不成自己来的时间牢房正是五一黄金周,人们喜欢到监狱里去度假不成?

  还有为什么审都不审就判自己一个死刑,怎么可以这么草率啊!

  州府的府卫是不会关心一个犯人的吐槽的,他们关心的只有执行命令和自己的年终奖,所以尽管这个犯人只有十岁的年纪,但是他们毫不犹豫地执行了命令,把木雷丢到了这个破败的小院落中。

  就这样,自己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小院落中与老槐树相依为命了一个下午。

  他们一同看着天边火红的太阳渐渐地西移,木雷触景伤怀,还忍不住对着夕阳给老槐树嘘嘘了一下,上了一点肥料。不过没有办法解开腰带全部尿到了裤子里面就不是自己的错了,谁让他们把自己的手给绑上的。

  最西面那一片火红的半边身躯已经没入高高的白墙后面,东面的天空已经被明亮的星光点亮了,夜幕悄然而至。

  木雷呼吸了一口夏日清爽的凉风,在整个夏天,最让人感到舒服的就是夜晚这一缕徐徐的晚风驱散白天的炎热,可惜现在的自己一点都舒服不起来,整整一个下午都是被绑成这个pose,动一下手脚都十分困难,任谁也感受不了。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啊?”

  “都绑了一下午了!你们不给鲍鱼海参也就算了,白开水来几斤总行吧?”

  “饭也不给吃,水也不给喝,你们就是这样对待祖国未来的花朵的吗?”

  “你们放了我吧!今晚上陈武少爷还要揍我呢!他如果拳头痒痒发泄不出来是会疯掉的,你们知道他家里有多大的势力吗?如果他今晚揍不到我你们会死的很惨的!”

  “救命啊!谁来陪我吐个槽啊!”

  木雷贱贱地喊声几乎都要赶上对着明亮的圆月嚎叫的野狼了,再抬头看一看天上那一轮皎洁的明月,好像还真有一点那样的气氛。要是自己变成金刚狼自己就可以逃出去了。要是自己鬼哭狼嚎的惨叫声被街坊四邻听到一定会被投诉的,到时候自己就会被转移了,可惜院落附近没有一户人家,只有连绵不绝的菜地。

  “oh!no~”

  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简直是悲哀到了极致,想自己一个身怀壮志的大好青年,玉龙国未来的花骨朵,现在遭人诬陷,蒙冤入狱,壮志未酬就要含恨而死,天妒英才啊!

  “傅文松!劳资来世要取你狗命!”

  木雷对着月亮狠狠地许愿道,仿佛月亮可以代表他消灭敌人一样,可惜自己都已经转世一次了,两世为人竟然被一群未成年的傻逼搞死了,自己真是死的太窝囊了啊!

  想到这里木雷鼻子都开始发酸起来,真想抱着大树大哭一场。

  自己两世轮回加起来都已经超过四十岁了,可是居然天天被一群小学都没毕业的熊孩子成天欺负,自己男子汉大豆腐的气概简直都被自己丢到地中海去了。难道自己天生就是废柴的命不成?

  “呜呜呜~谁来安慰我一下啊?哪怕是一个女鬼也好啊!”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啊!我哭的这么伤心了你都不信,你还要我怎样啊?”木雷下意识地脱口而出,真不明白自己哭的这么伤心居然还有人说风凉话,怎么连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啊!可是刚一说完自己就被雷住了,浑身的汗毛都因为惊吓而倒竖起来。

  “你妹啊!还真的有鬼啊!我随便说说的,你别当真啊!”

  木雷现在真的是要哭了,自己的运气也太背了点吧?随口胡诌两句居然变成真的了,劳资平常买彩票许愿中头奖的时候为毛连五毛钱的方便面都开不出来,今天随口一说就显灵了,老天你是不是玩我啊?

  一个黑色的影子从墙影里面走了出来,皎洁的月光倾撒在他的身影上,依稀能辨别出对方细瘦的身材。

  那个人影全身都包裹在黑色的夜行衣中,连面部都被黑色的围巾围住,看不清他本来的相貌,唯一暴露在空气中的就是他那双略显狭长的双目,流露出寒冷的光芒,紧紧地逼视着木雷。

  “你是人是鬼啊?如果是人的话,在下没财没色,自行车都是按揭的,除了债条什么都没有,你抢了我也会被债主追到跳楼的;如果你是鬼的话,我天生阳气不足,大家都说我长的像女生的,阴气太重,吃了我你会拉肚子的,不如我给你推荐一个人选,雷霆学院的陈武同学,八块腹肌,阳刚的外形,我要是个妞我一定会爱上他的,绝对的阳气十足,吸了他保证你容光焕发,皮肤美白的白骨精都要羡慕啊!”

  木雷这也是被逼急了,嘴里和连环炮似的突突突个不停,没料到听完他的话后,对方眼中竟然流露出狡黠的笑意。

  ;酷F‘匠网B正Z版首N发

  “喂,刚才可是你口口声声地要我出来的,怎么现在还反悔了呢?”

  “我刚才要的可是年轻漂亮的女鬼,你一个男鬼出来我要和你玩百合吗?”

  听到木雷有理有据的反驳,对面那人一口老血郁闷在胸腔里差点儿没吐出来,和女鬼半夜约会这么有新意的点子,这个傻瓜脑子被猪拱了才会有这么奇葩的想法吧?

  真想脱下脚底的鞋一口气拍在对方的脸上,不过想了想对方还是忍下了。

  “我今晚可是来救你的,小子你给我放尊重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