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知道这是别人有心泼在自己身上的污水,估计自己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既然对方早有预谋,自己恐怕也很难逃脱干系,不然岂不是显得对方很弱智。自己现在既然没有证据摆脱对方的诬陷,只好先从眼前利益出发,好汉不吃眼前亏,等以后再跟他们算账,反正只是男朋友,又不是杀人凶手,女孩可是自杀的,从法律条纹上可没有办法治自己的罪,于是木雷只好认下这莫须有的罪名对着中年人辩解道:“就算我是她的男朋友,她是因为我才自杀的,可是我并没有杀人是么?所以你也没有必要把我抓起来不是吗?”

  中年人眼神中的光芒在听到木雷的反驳之后不仅没有露出难堪的神色,反而愈发炽热起来,简直是饿狼碰上了小绵羊一样的姿态:“的确,抛弃自己的女朋友构不成什么大罪,但是杀人就不一样了,你说是不是啊?”

  中年人充满质问的话语如同洪钟一般在木雷的脑海里嗡鸣起来,一时间自己竟然失去了反应能力,半天之后才缓过一丝劲来,口中结结巴巴地说道:“杀……杀……杀人?!”

  、M更新,J最5快☆上◎酷|8匠网

  “我去你大爷的,劳资杀个狗屁人了!要说平常劳资杀只鸡都没人信,更何况是杀人,再说她是自杀的,尸体就摆在这里,刚才所有人都已经看到了,你个老秃子眼睛瞎了没看到么!”听到这话木雷直接暴走了,自己好端端地已经把他们给自己戴上的莫须有的罪名的帽子扣上了,现在又要诬陷自己是杀人凶手,泥人也要有三分火气了,更何况自己是个活生生的人,这么扯淡的理由他也能扯出来,如果自己再不反驳恐怕他连玉龙国公主是自己奸杀的帽子都能往自己身上扣。

  在场的众人几乎都听到了木雷的骂声,一时间到处都是议论纷纷的声音,讨论的对象自然全是那位自持身重的中年领导人,虽然说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木雷就是害女孩自杀的负心男,但是那也只是自杀而不是他杀,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实,容不得任何人狡辩,但是偏偏在他的嘴里就成为了木雷故意杀人,不仅让人嗤之以鼻,就算是你想证明自己的领导才能也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吧!单是这一点就让很多人不屑他的无耻,再加上木雷犀利的骂声,不少人已经忍不住笑出声来,自然是在嘲笑中年领导人的搬弄是非,卖弄自己的小聪明,最终还让人家侮辱了一顿,尤其是“老秃子”这个形容词,再看看他头上残留的几根毛发,简直是太嘲讽了,不过他这样也只是活该!

  感受到周围传来的异样的目光和不屑嘲笑的纷纷议论,中年人的面子上也挂不住,一时间脸色难看到了极致,几乎要阴沉地滴出水来。

  察觉到身旁的上司快要到达爆发的边缘,几位跟随而来的老师也是下意识地向后挪移了几步,生怕被波及到。他们心里此刻一致的响起无奈的叹气,怎么就碰上这么一个混蛋似的孩子,竟敢这么大逆不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注意一下自己的用语是否合适,直接就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这下子好了,激怒了这个老家伙,往下谁也没有好日子过。

  中年人的心情的确是如同他们心中所想的那样,愤怒到了极致,对方区区一个毛孩子,大庭广众之下竟敢如此辱骂自己,如果不给他一点教训,还真当自己是随手拿捏的蝼蚁不成。

  感受到对方身上逐渐澎湃起来的磅礴灵力,木雷的神色也愈发地凝重起来,心中骂到:“我靠,这老混蛋不会拿不出证据要杀人灭口吧?”

  没想到半晌之后,中年人身上澎湃起来的磅礴灵力又逐渐地熄弱下去,可是那股凌人的气势还在,依旧是在针对着木雷,压得木雷喘不过气来。

  “你说我瞎眼了?”中年人冷笑一声,出奇的是,他的语气里倒是颇为平静,“我们在接到事件发生的消息第一时间就通知了州府同时进行了调查,所以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有可靠的消息来源的。”

  “之所以我们会认为死者是死于他杀而不是自杀完全是我们在调查的过程中发现了死者在自杀前有过大量酗酒的行为,而且我们在死者的酒精溶液中发现了一种致幻的药物,虽然不清楚里面到底是什么成分,有何种作用,但是我们已经将其交到州府的办案人员手中进行彻底的清查,只要等待结果出来就真相大白了。因此我们完全有理由认为这是一场不寻常的自杀事件,极有可能是他杀,而恰巧你则是这次惨案的最终诱发者,你说,我们会把目光放在谁的身上呢?”

  中年人讲出的话头头是道,而且自身散发出不弱的气场震慑着周边的环境,听的木雷是一阵胆战心惊。

  哇卡咧!你说的似乎很有道理的样子,貌似我真的是杀人凶手无疑的样子。但是拜托你不要把自己装得像柯南一样好不好?你说的话根本就是在瞎猜而已啊!你这种推理水平充其量也就是个毛利小五郎啊!完全不符合事实真相的!

  “怎么?还想再狡辩吗?”中年人突然停顿了一下,两只笨熊似的小眼睛贴在木雷的鼻梁上——因为一不小心下移的距离大了一点,“在事实的铁证面前,你这个人渣休想逃脱法律的制裁和舆论的谴责,给我带走!”

  在一旁的老师听到命令立马再次提起小鸡似的木雷,拖向教务处。

  木雷在他们的手里拼命反抗,可是自己毕竟只是一个十岁的小毛孩,即便修炼过也难以弥补他和成年人之间的差距,更何况对方可是雷霆学院的老师,修为也拉自己好几条马路牙子,怎么会是他们的对手,只能任由他们拖拽着在地上擦行。

  “你他妈给老子放手!让你们放手听见没?”木雷在地上拼命地反抗,可是连一点毛用都没有,自己的脖子都胀红了,在他们的手里大声嘶喊,“老秃子你他妈的什么狗屁推理,你他妈的就这狗屁水平也装神探,山水有相逢,你给劳资等着!看劳资回来不扒了你的皮!啊!啊!啊!”

  中年领导人见木雷像个泼妇骂街似地被拖走了,手里还不忘扔个鞋过去。

  “妈蛋!我去你奈奈个比,年纪这么小就做禽兽,等着法律的制裁吧你!还想着回来!我呸!”

  骂完之后中年人才像是解气似的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衣襟,对着剩下的几名随行老师说道:“我们走吧!一会儿开完会处理完这件事情,我们再去喝酒,谁要是喝不醉劳资就弄死谁啊!”

  随行的几个老师都只是灿灿地笑着,不敢接他的话头,周围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呢,他们可不想变成众人的笑话,只是他们知道中年人正在气头上,谁也不敢去触这个霉头,只有一个人傻不拉几的上前小声得问了一句:“主任!您的鞋怎么办?您现在可光着一只脚呢!”

  中年人转过头来,笑呵呵地看着他,一脸阳光灿烂地对他温柔地说道:“我的鞋啊!你想怎么办怎么办啊!要不然我送给你吧!啊?”

  那人连忙摇头,可是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惹毛了对方,连忙说道:“不,不,不,那是您的鞋我怎么敢要呢?”

  “不想要啊?那你明天不用来了!我们走!”说完中年人带着一大帮子人头也不回地转身扬长而去。

  那个人傻傻地站在冷风中,彻底的石化。

  (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