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话木雷真的想要一头撞死去,枉费自己幸幸苦苦在学院里攒的零存在感,这里居然有一个不知名的傻帽费心记住自己,自己真心想感谢他的八辈祖宗!说话的人正是之前哔哔的那个文质彬彬的男生,见到是他,木雷忽然有一种想吐血的感觉,劳资是上辈子日了你妹妹了?这辈子你这么疯狂的报复我!

  可是那个文质彬彬的男生根本就无视了木雷杀人的目光,简直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的冲着人群大喊:“就是他!就是他!他就是木雷!就是他这个衣冠禽兽的家伙甩了这个女孩,害死人家的!”

  随着文质彬彬的男生的振臂狂呼,外加不计报酬的大力宣传,越来越多的目光向木雷围拢而来。那种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外加薄情寡义的负心汉的眼神如同千万根利针插在木雷的心上,此时此刻自己真有种干脆自己跑上去再跳一遍的心情!

  “就是他啊!长得不怎么样啊?那个女孩子居然是为他死的?”

  “他就是木雷啊!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看起来贼眉鼠眼的!”

  “这么好的女孩居然为他死了,真是不值得!”

  酷匠网0W永n久5*免pi费看P小说A

  “怎么会有这么薄情寡义的男人,真是畜生都不如!”

  “真是个人渣、混蛋!”

  ……

  周围纷纷传来指责木雷、声讨木雷的叽叽喳喳声音,仿佛这一刻自己就是万人唾骂的采花大盗,木雷忽然有种被挂上牌子接受党和人民群众批斗的感觉,真是郁闷得想吐血。

  “真是暴殄天物!如此俏丽的女孩居然让这么头猪给拱了,还如此这般地为他殉情,真是太傻了啊!”说话的人是一个略显臃肿的男学员,正是之前被木雷坑得挨了一顿暴揍的死胖子。

  木雷听到这话真想一头撞死去,心说大哥你说话之前先照一照镜子好么,你的体重已经连擎天柱都载不动你了好不好!

  “就是,就是,好好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真不知道这女孩怎么想的,居然会喜欢这样一个男人!”另一个女生也在旁边愤愤的说道,语气里充满了刻毒和愤愤不平的味道。她就是刚才被木雷撞了一下的那个女生。

  那个死胖子下意识地朝女生看了一眼,却遭到了一个大大的白眼,那眼神的意思分明是你再敢打老娘注意老娘就送你下地狱,吓得他浑身打了一个冷颤,革命战友的火种一下就熄灭了,只好连忙把嘴闭上。

  木雷看着这两个极品,一脸的无语加坑爹,自己光辉的好骚年形象怎么就成了你们口中如此的不堪了呢?自己明显是被人冤枉的好不好?还有你们的嘴也太毒了吧!就凭自己这张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嘴脸,你们口下积一点德行吗?

  旁边黑压压的人群忽然挤开了一道裂缝,几个身穿蓝色制服的成年人走了过来。他们是雷霆学院的老师,这一点从他们身上的制服就可以看的出来。他们显然是为了处理跳楼事件而来的,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学院里如果不管不问也太说不过去了。

  领头的那个人个子不算高,长相也是普通,典型的国字脸,只是长年呆在办公室不运动的关系,脸有一点发福了,略微得看起来有一点臃肿,明显是一位小有地位的领导。

  他的脸色很是难看,毕竟学院里出了这种事情,他们身为负责人自然脱不了干系,而且名声上也不好看,随之而来的便将是一系列的社会负面问题,还有学生家长的情绪他们也需要照顾到,这些都会是非常麻烦的问题。

  不过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要先解决眼前的问题,死者为大,必须要先将场面控制住,再等待司法的介入。他走过来先是看了看案发现场,仔细地盯着躺在地上的女孩的尸体看了好长一段时间,眼神里略微思索了一下,好像在思考自己有没有见过这个女孩子,过了一会儿旋即又露出迷茫的神色,显然他也不认识这个女生。

  然后他的目光又向其他的地方看去,便看到一个男生正蹲在尸体的旁边,怔怔地望着自己,一下子肺都快气炸了。

  怎么会有这么不懂事的孩子,都现在这种情况了,还跑上来给自己添乱,难道不知道这里是案发现场吗?如果被他破坏了证据怎么办!

  自己遇到这种事情已经很头疼了,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不懂事的一个小鬼,中年人的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那个男孩大吼道:“你!是哪个班的?不知道这里是重案现场吗?快点离开!听到了没有!”

  说完中年人便不再理会木雷,转身朝着围观的人群嚷道:“你们都在这里看什么看?啊!不用去上课吗?啊!都给我回去上课!快一点!”

  可是他的话就像是一颗小石子丢进水面里一样,惊不起任何大的波澜,围观的人群在骚动一阵之后,又都选择留在了原地,没有一个人离开。

  见到这副情景,中年人差一点气的咽气,一双牛皮制成的鞋子重重地跺在地上,气的直跳脚,头上几根稀疏的毛发都快要被冒起的怒火烧成灰烬了。自己好歹是有身份的人物,在学院里虽然说不上多大的官,但是还是有一定威严的,再不济自己好歹也是一名老师,说出的话居然没人听,这不是红果果地打自己的脸吗?

  中年人刚欲发作,一位老师就走了过来,在他的耳边悄悄耳语了几句,顿时脸上的表情就变了,虽然依旧是愤怒的表情,不过这次俨然已经变成了惊怒的表情。

  木雷在一旁看的出神,自己不知道那个老师说了什么,但是矛头一定是指向自己的,因为在那个老师说完之后,中年人的眼睛就落到了自己身上。

  那眼神绝对不是善意的眼神,而且是一副凶恶的眼神,从里面吐出的火焰仿佛要把自己吃掉一样,看的木雷小心肝扑通扑通的直跳,心说这家伙不会知道了木牌的事情了吧?拜托,自己这么心地善良的好骚年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请你们长点脑子好么?劳资看起来就这么不像好人吗?

  “把他给我带走!送到教务处去等候处理!”中年人的声音如同惊雷一样在木雷的耳边炸响,身旁两个跟随而来的老师一听到命令立马挽起了胳膊上的袖子,气势汹汹得朝着自己靠近。

  纳尼!你们有没有搞错!这证据还没齐全呢,你们怎么可以乱抓人!再说你又不是警察叔叔,这不是你应该说的台词吧?

  木雷此刻真是郁闷得想撞墙,事情还没有水落石出居然就要抓人,枉费这个中年人长得如此正派的秃头顶,虽然只有几根毛了,但还是有一点点领导气质的,没想到办起事情来这么不靠谱,你说话的语气是警匪片看多了脑子进水了吗?抓坏人是你应该干的事情吗?不对!自己也不是坏人啊!不过就算自己真的是女孩的男朋友,这件事也算不上是犯罪啊!她明明是自杀的!

  “喂!喂!喂!”眼看四只手已经抓住了自己的肩膀,木雷慌忙地大叫道,“你们干什么?快住手!我真的不是她的男朋友!不信你们可以去查啊!”

  两个老师听到木雷的喊话一愣,说实话,他们两个成年人一起上抓一个小屁孩还是挺没面子的,不过他们也不敢松手,因为发话的是他们的上司,而且他的脾气向来不太好,违背了他的话说不定哪天就可以下班了,只好照着他的话去做。于是两个人一起将木雷拖到了他的面前。

  中年人冷眼看着额头青筋暴起的木雷,淡淡地说道:“你说你不是死者的男朋友,那为什么她的牌子上写的是你的名字!而且写着是为你殉情!”

  “这……”木雷一时间也被憋得说不出话来,他自己都纳闷呢,这名字糊里糊涂的就成了自己的名字,可是自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自己甚至都不认识这个女孩。

  看着木雷哑口无言,中年人又是一声冷笑,继续说道:“除此之外我们也找了死者班级的几名同学确认过了,他们全部承认你们之间存在过不正当的交往,而且最近发生过口角。”

  “她们班的?她哪个班的劳资都不知道!怎么认识她们班的龟孙子!”木雷简直快要被逼疯了,明明是不切实际的事情,却搞出来一个人证物证俱在,可是自己却偏偏找不到理由反驳,自己甚至都有一点怀疑自己的记忆是不是出错了,难不成自己真有个花前月下的女朋友不成?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不说别的,单是自己的尿性就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这种事情!这一点木雷百分之百确认!

  “木雷同学!请注意你的措辞!”中年人义正言辞地说道,“我们已经通过死者的好朋友傅文松同学确认过了,他说你们进行这种不正常交往的行为已经长达一年的时间,最近因为一件小事发生了口角才导致了分手。”

  木雷听这话听的脑袋都大了,尼玛领导你说话能不能别这么官方化,你以为你是天网造出来的官方机器人吗?等等!木雷一下子感觉到了话中的不对劲,对方口中的傅文松,难不成就是那个脑子秀逗了的松哥?这样的话,这一切就解释的通了。

  原来如此,那个松哥,也就是傅文松会把这件事嫁祸到自己头上,纯粹是让自己来背黑锅,这一点很好想通,也就是将自己塑造成前女友的男朋友,替他来背负这个负心男的骂名,想必这个松哥也不是很检点,有了新欢忘了旧爱,就想找个替死鬼来帮他背黑锅,到最后女友跳楼就变成了木雷的原因。不过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前女友会跳楼的,难不成这个傅文松有预知的能力不成?

  (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