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密密麻麻的人影如同层层的障幕横立在自己的身前,挡住自己的去路。

  给劳资让开!

  木雷在心中愤怒的大喊,但这样无济于事,围观的人群实在太多了,如同重重叠叠的山峦横立在面前,如果要冲过这道屏障要花费的时间太多了,时间上根本来不及。

  女孩的身体继续往下坠落,如同凋零的落叶在冰冷的空气中飞舞,笔直地坠向地面。

  几个胆小的女生已经吓得惊呼起来,扯开的嗓子分贝直冲云霄,两只苍白的小手急忙捂住自己的眼睛,免得看到一副血腥的画面,给以后留下心理阴影。

  人们在心里惋惜着,不住地摇头感叹,嘴里发出唏嘘的声音,一个风华正茂,年轻漂亮的女孩就这样离开了人世,真是可惜啊!

  混蛋!

  又撞开了前面的几道身影,可是阻碍依旧像海里的礁石群一样看不到尽头。

  木雷气的在心中破口大骂:妹子你才几岁啊!牙都没长利索呢!你懂什么是爱情么!你只不过是喜欢上了一个长得帅一点的男生而已,但他是个人渣,你把他甩掉就好了,他把你甩了你也不能自己找死啊!

  女孩的身影没有阻碍的继续下落,转眼间已经到达了三层楼的位置。

  见到此情此景木雷的心中更加的焦躁起来,心情也变得更加急切,身影如同一道电弧在黑色的人潮中穿梭,脚下的步伐快得连影子都模糊起来。

  “喂喂喂!你干什么?”

  “谁撞我啊!”

  “啊!老娘的屁股!”

  一个女生愤怒的转过身来,脸色红得能滴出血来,不知道是那个轻薄的登徒浪子竟敢趁着人多场面又混乱占她的便宜,自己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一下那个人。

  她转过身来的时候木雷的身影早已穿过汹涌的人潮,于是她只看见一个衣冠不整的死胖子,帽子都是歪的,一条细缝似的眼睛似乎还在寻觅着什么,鬼鬼祟祟的不像一个好人,心下大恼,一把将他拽了过来,不待对方辩解一句便已认定此人一定是刚才占自己便宜的家伙,一个嘴巴子就甩了过去。

  那个死胖子刚刚让人撞了一下,眼睛都是花花绿绿的,还没有反应过来什么事,脸上就火辣辣的挨了一巴掌,整个人都被打懵了。

  啪!啪!啪!……

  清脆的打脸声接二连三地响起,又很快被吵吵嚷嚷的人声淹没了。

  木雷没有理会这些人,更不知道被自己坑死了的那个死胖子,他简直是把吃奶的劲都用上了,可依然冲不破前方的人墙。

  女孩已经下落到第二层楼的位置,里地面的距离越来越近。

  人们站在原地看着女孩的身体一点点地落入死神的怀抱,心里不断涌现出各种各样的想法。

  这时候,木雷终于突破了人群的阻碍,从中硬生生地撕开了一道口子,露出一大片的光明。

  “喂!你是谁啊?跑到前面干什么!”一个文质彬彬的男生在身后冲着突然冒出来的木雷质问道,显然对于对方跑到自己的前面很是不满。

  {酷#:匠A网永-K久√免w费s3看b小'说%

  木雷对于文质彬彬的男生的不满没有在意,懒都懒得理他,都这个时候自己哪有心情理背后的这个傻叉。那道白色的身影在自己的瞳孔里急剧放大,情况已经越来越危险。

  体内的灵力加速流动,犹如是湍急的河流般对着双脚流去。一股力量自双脚之上席卷开来,散发出恐怖的灵力波动。

  解封后的灵力波动明显增强了不少,这一点木雷能够清晰地从身上爆发的灵力波动上感受到,不过现在不是高兴的时候,眼前还有一个大麻烦未曾解决,自己可没有忘掉是来救人的!

  双腿微微一弯曲,然后小腿猛地一发力,双脚重重地踩向地面,强横的灵力波动自双脚之上席卷开来,轰向地面。

  砰!

  一声爆响之后,碎石四散开来,借助地面反震的冲击力,木雷的身形急速跃向高空,犹如是羚羊飞度那般扑向急速下坠的女孩。

  哇偶!

  四周围观的群众里响起一声声惊叹,没想到在这种危机时刻竟然有人挺身而出,义无反顾地冲上去拯救跳楼的女孩,而且他现在的身姿实在太帅了,让人忍不住发自肺腑地发出赞叹的声音。

  半空中的木雷缓缓地打开自己的双臂,想要用自己结实的怀抱接住女孩的身体。

  来吧!英雄救美的时刻到了!

  ……

  砰!砰!

  两声不同的撞击地面的声音响起,就在刚才的一瞬间,木雷的身影与女孩的身影遗憾地擦肩而过,自己潇洒地一跃却偏离了女孩的位置,恰好错过了不到半寸的距离,那一时间自己甚至都已经闻到了少女头发上香水的味道,很是好闻,让人忍不住想要多嗅上一口。

  没有任何力量支撑的木雷身形落在了一旁的空地上,身后响起的巨大声音如同一柄利剑直插入自己的心里。

  自己竟然失败了!

  为什么?为什么?

  明明只差一点点了啊!

  究竟是为什么啊!

  木雷慢慢地将头一点一点地转过去,他的身体在颤抖,忽然间自己开始害怕起来身后的结局,那会是什么样的景象,血肉横飞还是鲜血直流惨不忍睹?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失误造成的,是因为自己没有接到那个女孩。

  终于,自己的头还是转了回去,那个女孩正平静地躺在地面上,精致的面容被满脸的鲜血破坏得不堪入目,原本纤细的骨骼也因为巨大的撞击力而呈现出扭曲的姿态,雪白的肌肤被黑色的血液沾满,不再复有生前靓丽的光泽,整个死相惨不忍睹。

  四周响起唏嘘的声音,没想到这个女孩还是没有被解救下来。

  之前几个因为害怕不敢看而捂起双眼的女生听到人们的尖叫和唏嘘以后也忍不住偷偷从指间露出一道缝隙,打量着外界的情况,没想到一睁开眼便是见到了女孩惨不忍睹的死相,差一点吓晕过去。

  木雷从地上站起身来,默默地走到女孩的尸体身边。

  没有人说话,即便是那个陌生的男孩失败了也没有理由指责他,毕竟他已经尽力了,只是可惜了这么年轻漂亮的一个女孩啊!真是自古红颜多薄命啊!

  但是没有人注意到此刻的木雷不仅仅沉浸在为女孩的死亡悲伤难过里,他的眼中浮现出一道疑惑的光芒。

  不可能啊!这没道理啊!自己明明已经清楚的看到接到她的身体了,可是偏偏在那一瞬间女孩竟然从自己的身边划过,出现在另一个地方。

  这么离奇的事情怎么会发生?难不成是自己感觉错了?

  但是转念一想,木雷又隐隐的感觉到一丝诡异,按理说,一个不过十岁的女孩怎么会因为感情受挫而自杀殉情,这么小的一个孩子难道也能爱的如此之深吗?这实在是令自己难以接受。

  就算现在的孩子青春期荷尔蒙来的早,也不至于发展到如此地步吧?

  加上自己看到的离奇的现象,木雷有一点把握,这一次的跳楼事件绝对不简单!

  带着自己的疑惑,木雷又重新打量着女孩的尸体,殷红的血液还在地上冒着血泡,女孩的两只眼珠子都朝上翻着,嘴角微微地上翘,溢出的鲜血炯炯从嘴里往外流出,脸上的表情透着一股森冷的寒气,看上去十分渗人,似乎死前还带着极大的怨恨。

  木雷摇了摇头,继续朝其他的地方看去,希望能发现一些线索。

  不经意间,木雷的目光瞥到了尸体旁边摔得粉碎的木牌上面。这个木牌是之前女孩挂在身上的,随着女孩跳下来,它自然也难逃厄运,被摔得粉碎,不过上面几个用红色颜料涂抹的猩红色的大字却依然能够清晰地辨认出来。

  刚才因为距离的关系,木雷一直没有看清楚到底是何人对女孩做出这么绝情的事情,心里还对这个人口诛笔伐了好一阵子,现在没有距离的阻碍,自己终于能够看清楚那个名字了。

  可是当自己看清那一个名字的时候,木雷顿时有一种五雷轰顶的感觉,简直神魂都要颤栗起来。

  那破碎的木牌依稀拼凑出两个字迹,那是一个人的名字——木雷。

  木雷看完些两个字,差点儿两眼一抹黑昏倒过去。

  怎么会是自己的名字?自己居然就是那个背信弃义的万恶前男友,自己刚才还把自己狠狠地问候了一遍。

  木雷心说尼玛妹子你有没有搞错啊?自己根本就不认识你好不好!什么时候就成了自己的女朋友了!难道你是因为怨恨自己救驾不周就在去下面之前在牌子上改成自己的名字摆了自己一道,这他妈太扯淡了!

  看着这个既熟悉又匪夷所思的名字,自己忽然有了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自己明明打了两世的光棍,连个女生都没牵过的可怜家伙居然莫名其妙的就当上了狼心狗肺的骗负心男,这么伟大的荣誉自己受之有愧啊。最关键的是这个词这他么跟劳资一条活了两世单身狗有毛线关系啊!

  靠!自己难不成失忆了不成?和那群韩剧里演得得癌症出车祸之类的言情男主一个毛病,泡走了女主又失忆了,害得她伤心跳楼,你他么在逗我吗?这么苦逼的剧情出现在自己的身上简直就是糟蹋了那些编剧的苦心孤诣,自己对本身的颜值还是很有信心的,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剧情的。况且自己之前记忆是出现了一点问题不假,但是只有增加没有减少,没事跑出来一个女票寻死觅活的事情太扯了,而且以自己的个性,到了自己手里的好东西还能跑的了吗?清心寡欲神马的高大上词汇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好吗?

  那个女孩的侧脸看上去十分的美丽,可是雪白的肌肤被黑色的鲜血玷污之后就显得可怖起来,透着一股森冷的寒气,看了之后任谁也不会对她发生任何想象,哪怕是她生前真的是一个招人喜爱的小女孩。

  木雷多看了她一眼,忍不住浑身打了一个冷颤,自己确信之前真的不认识她,自己只不过是好心想要跑过来救她而已,没必要这样报复自己吧?

  正在自己感到头疼不已的时候,旁边一个没大脑的家伙却已经不合时宜地大叫了起来:“诶?你不就是木雷吗?”

  (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