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跳楼风波(上)

  往前走着木雷便在心里寻思前面发生了何种惊天的大事,莫不是有人一脚扎进了毛屎坑里,臭哄哄的味道引来众人的围观。这个玩笑只在心里笑了一半,自己就笑不出来了,毕竟一想起自己前世经历的事情,那可是全身上下都堆满了粪便,臭气熏天简直可以比得上好几个茅坑,自己似乎没有理由笑别人吧?

  又向前走去,鼎沸之声愈发的清晰入耳,向前看去,便是见到一大群人头黑压压地围在一幢四层高的楼房面前,嘴里还在议论纷纷,指指点点,吵得不亦乐乎,似乎上面有什么东西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力。

  木雷好奇地跟着人们的目光朝着那幢四层建筑物的房顶看去,便是见到那里站立着一个女孩,在靠近屋顶边缘的地方,眼看就要越过那道栏杆,掉到下面去。

  虽然女孩的距离离自己有一点远,但是以自己现在的修为,目光所及之处还是要强出普通人不少的,因此自己很轻易的就看清了那个女孩清晰的面容。

  女孩长得很漂亮,木雷对于女人,不论是女人还是女孩,第一眼的注意力永远放在对方的长相上。但是此刻她一头的长发已经被楼顶的冷风吹的有些凌乱了,眼角流出两行斜斜的清泪挂满娇俏的脸庞,让人不忍直视。她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裙子,独自一人站立在天台之上。

  尼玛这是个神马情况?难不成这女孩要跳楼?

  1|酷匠)z网4永}久m$免费看小I说5

  看到此情此景,木雷的脑袋都大了一圈。这女孩一看就是为爱殉情,看她脖子上挂的牌子就知道了:某某傻叉,你喂神马抛弃我!

  牌子上的字是用红色颜料涂成的,在天台上很是醒目,不过那个抛弃她的男孩的名字涂的不是很清楚,即便是木雷现在的视力也只看见两团模糊的红色痕迹,看不出来写的是何人。

  到底是哪个傻叉啊?这么好的女孩你都不珍惜!要是上天赐给我如此漂亮可爱的妹子,自己一定把她放在家里当充气娃娃……呃,慈禧太后供着,一天二百道菜不带重样的,而且每道菜只吃三勺的那种,将她伺候的舒舒服服的。没想到居然有人如此身在福中不知福,可惜这么好的一个黄瓜大闺女,年纪轻轻就受到如此严重的感情伤害,不得不说这位仁兄你做的太混蛋了!

  木雷简直是在心里把牌子上的那个傻叉将自己知道的形容词都用了上去,骂得那叫一个狠!一想到世界上又要失去一个宝贵的资源,他就没来由的一阵心痛:你这个人渣!你知道世界上有多少个单身狗泡面都吃不起了还要天天花钱买岛国动作片吗?你手里有个这么好的妹子你都不把持住,你知道有多少人见到她想把持都把持不住么!

  于是木雷声泪俱下的和群众一起加入了声讨那位负心男的行列之中。

  突然,一阵凛冽的寒风吹过,长发凌乱的在空气中飞舞,女孩似乎是情感达到了极致,对于楼下那些模糊的不停叫喊的渺小的黑影也开始变得漠然起来,她的眼神仿佛是被绝望掏空了的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黑洞,麻木的面对面前只差一线的死亡。

  她,疯狂了。

  她已经对这个世界彻底绝望了。不再抱有任何的希冀。她麻木地走上天台,滚烫的泪水无声的刮过精致的脸颊。

  看到上面的那个女孩走上天台边缘,木雷一下子也慌乱了起来。

  不是吧?她真的要跳啊!自己还以为她只是闹着玩玩,想要博取大家的同情,报复她的男朋友,让他颜面扫地呢!

  木雷的瞳孔中映射出女孩在空中摇摆不定的身姿,仿佛已经达到了体力的极限,再也无法支撑那具轻柔的身躯的重量,就要跌落下来。

  眼前的人群仿佛只是买了一张看戏的站票,在观众席里疯狂的大叫呐喊。舞台上面发生的一切似乎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他们来这里只是观看舞者的表演,戏里的人物只是他们的娱乐工具,她死后他们仍旧要回到现实的生活中继续他们的工作。而戏剧中的人物最多成为他们茶余饭后讨论的话题。

  那一刻,自己仿佛感受到了独自站在那寂冷舞台上的孤独与悲哀,台下的人们睁大眼睛欣赏着你的表演,当你表演到精彩的地方他们会为你鼓掌甚至落泪,可是没人把那当做真正的一回事,帷幕落下之后你依旧只是一个玩偶,躺在废弃的杂物间里一动不动。

  一个个都是将自己的生命融入钢筋混凝土铸成的车水马龙,默默地低着头等待被别人所拯救,漆黑无助的眼神在小黑屋里闪着光,破旧的木质脑袋耷拉在充满樟脑味气息的纸箱旁边。

  故事结束意味着你已经失去生命,落下帷幕代表着盖上白色的幕布,你只是活在戏里的玩偶罢了!

  妈蛋!

  木雷看着眼前汹涌的人潮,莫名的愤怒突然如潮般的袭来,撞击在胸口之上。难道这群家伙没有一个会上去救她吗?就这样眼睁睁地置这个女孩的死活于不顾么?

  女孩娇柔的身躯如同秋天的落叶,被一阵萧瑟的秋雨打落后从天台的边缘飘落下来。

  不要啊!!

  木雷几乎要从心底喊出这道声音,可是他没有,他奋不顾身的冲上前去,想要把那个女孩救下来。

  (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