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三个人木雷只认识为首的那个个子高一些的家伙,他的名字叫陈武,是木家那名少爷的好兄弟,平日里没少找木雷的麻烦。剩下的那两个木雷就不认识了,反正肯定是他搬来的龙套。

  “木雷,你今天干了什么事你自己心里有数吧?嗯?”陈武开口就是一嘴的痞子气,活生生的一个恶棍。

  “知道!”木雷抿了抿嘴,口中小声地说道。他们身上流露出来的那种气息叫自己又害怕又感到愤怒,明明知道他们嘴中说的是莫须有的事情,却因为实力不如人而不得不低声下气,冒险认下这不该有的事。

  就是因为实力不如人,这几个字像深沉的影子一般在他的心里挥之不去。对方的实力比自己强大太多,单是那个陈武,实力就已经达到了灵力波动九级巅峰的层次,只差一步就可以迈入灵光境的地步。而他身旁的那两个人,自己可以从气息上判断出来虽然不如陈武,却也相差不远。自己才灵力波动四级的实力,在他们面前实在是弱小的可怜,几乎是可以单手虐得自己吐血。

  木雷咽了一口吐沫,他们这次来找自己麻烦的理由,他心里早就清楚,可那根本就同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是他们强加给自己的。事情的起因是因为一个女孩,她是一个叫松哥的人的女朋友。这个松哥自己也不清楚是什么人,偏偏他突然冒出来无端指控自己招惹他的女朋友。现在的小孩都比较早熟,十一二岁的谈个女朋友很正常。可问题是这货是谁啊?自己从来就不认识他!更别提他的女朋友了!

  这明显的是栽赃陷害,可是没有一个人敢讲出来,看得出来这个人是有威势的,所以他仗着自己有几分实力,把这盆脏水强行泼到了木雷的头上。

  没有任何理由的,木雷就吃了这个哑巴亏。最可恶的是这个松哥还以这件事为名义召集了一大帮兄弟,说是要今晚给自己一个教训,想必陈武与他也有些关系,所以陈武今日才会过来“通知”一下自己。

  “知道就好,别到时候让我们知道你跑了,不然你会死得更惨!听到了没有!”陈武嘴里不屑的冷哼一声。在他看来,木雷这个家伙如果不警告一下,到时候一定胆小地跑到哪里躲着,那他们这么多人岂不是白在哪里等着了。以前也是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他们兴致勃勃的召集了一大群兄弟,结果这个混蛋自己跑到小树林里躲了一夜,害他们白等了一趟。那一次差点被学院里负责查夜的老师逮住,还好他们其中的一人与学院里的一位负责人有些关系,这才只是被叫到办公室训斥了一顿,没有记大过之类的。事后他们气得再次召集人手,不顾一切的围在宿舍里等候,才将这小子的贱脾气治没了。

  两名跟来的家伙在陈武的旁边一言不发,不过从他们脸上的表情看得出来他们的幸灾乐祸,那种凶狠中透露着一丝玩味儿,散发出强大的气场不断震慑着木雷。仿佛他们两个就是两只如狼似虎的恶兽,一听到领头的主子放话,就会冲上去撕碎猎物。

  木雷被他们咄咄逼人的目光紧逼着,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慌乱,像是十分害怕,但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陈武见状冷笑一声,摇了摇头,似乎是无奈又有些喃喃自语地出言讥讽道:“想木家在雷诺城也是响当当的大家族,没想到竟然出了这么个废物,真是老天不开眼呐!”

  陈武的声音不大也不小,刚好他们四个人能听到,摆明了就是要借机羞辱一下木雷。说完他们三个人刚要离开,却从对面传来一道满含讥讽的声音。

  “我说你们几个狗腿子说够了没有?大爷我可是早就听的不耐烦了!”

  这道声音也是不大不小却如同一道惊雷,三个人闻言皆是一震,重新审视着昂着头俯视他们的木雷,不知什么时候,对方的原本低沉着的头颅忽然间挺立起来,而且用一种嘲讽的眼神俯视着他们。

  他竟敢这样跟我们说话!

  三个人的心里同时出现这样的想法,陈武冷冰冰地注视着木雷,那眸子里喷射出的愤怒的火焰几乎要将人焚灭,他的牙齿格格作响,像是要将对方像口香糖一样咀嚼烂,牙缝里吐出冰冷的几乎要杀人的字眼:“小子,有种你再说一遍!”

  酷H匠|`网☆唯一j正%版,J其他xP都Z是L盗b版

  木雷的眼睛咪成一条缝,淡淡的俯视着发作的陈武,眼角的笑意愈发玩味儿起来,口中依然是那副气死人不偿命的语调:“屎一样的家伙们果然耳朵不是很好使啊!既然这样,算本大爷同情你们,再给你讲一遍,我说:让你们的主子洗干净了身子,等着劳资去宰了他!”

  “什么!”

  陈武的怒火这次是被彻底点燃了,区区一个没人要没人管的废物竟然敢在他面前如此猖狂,难道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好!好!好!”

  陈武怒极反笑,嘴里气的接连吐出三个“好”字,他用阴冷的目光打量着木雷,那眼神仿佛是在看一个死人。

  “很好!看来你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跳出来先死了!”

  在陈武眼里,面前这个废物只不过是装腔作势罢了,被他们逼的没办法了,一时忍不住爆发了出来,可是他也不想想现在自己的处境,先不说别的,单是自己三个人,清一色的灵力波动九级的修为,在这所学院里虽然算不上顶尖,但也是中游偏上,最起码收拾他是绰绰有余了,对方不过是灵力波动四级的修为,在自己面前用一个手指头就能解决了,到时候他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陈武在心中冷笑一声,有些时候,兔子急了也会咬人,但是也要分情况,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就要有所收敛,不然脾气一上来,做错了事情,就算是后悔都来不及了。他现在就要让对方知道,做错事的下场!

  没料到木雷对于陈武的狠话和凌厉的气场丝毫不为所动,好像眼前的那番话同他没有任何关系似的。这不是他一往的作风啊?自己平常遇到这种比较硬的人只要放出自己的威势吓一吓,对方立马就会服软,没想到今天这招居然在软得跟皮皮虾似的木雷身上失灵,不过那又怎么样?自己的实力可不是装出来的,那可是货真价实的灵力波动九级。

  木雷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站在对面随时想冲上来撕碎自己的三个人,旋即笑道:“怎么?你们三个废物也想跟我动手吗?”

  废物?!

  陈武三人一听这个词都愣住了,废物这个词不是应该形容他的吗?还有他的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他以为自己是绝世天才,能够在以一敌三,实力差距悬殊的情况下逆袭吗?真是天大的笑话!

  木雷没有给他们吃惊的时间,口中继续说道:“不过就算是本大爷借给你们三个三个狗胆,你觉得你们敢在这里动手!”

  听到对方的这句话,陈武三个人才意识到周围已经有不少的人将目光放到了这里,刚才自己明目张胆的举动已经吸引了大量的人围观,这里是一处公共场所,而且还有不少的老师在一旁,他们大可以不理会自己的事情,但前提是自己别做的太过火,不然碍于身份他们也会出手干涉这件事情。

  陈武和另外的两个人背后都有很强大的势力,但是他们做不到中国古代赵高指鹿为马的魄力,该害怕的时候还是会害怕的,他们也有所忌惮,必须在一定的范围里才会出手。在光天化日之下,明显出手之后会受到严厉惩罚的时候,他们也会犹豫。

  原来如此!原来这就是对方的依仗!他在赌自己不敢出手么?难怪对方敢以那么嚣张的语气和神色面对自己,不过对方确实赌对了,自己确实不敢在这里出手,尤其是还有那么多的老师看着,如果真的出手,自己的麻烦会不小。

  “你……”

  陈武被木雷的话堵得有些语塞,一时间竟无言以对。心中顿时被一团火焰撩起无尽的愤怒。

  感觉到身旁的陈武压制不住情绪的激动马上要动手,两个过来打酱油的家伙也急了眼,慌忙拉住陈武的手臂,阻止他不要过去。虽然对方的话让人很恼火,但是说的毕竟是事实,在这里动手确实很不方便,说不准还会把他们拖下水,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见到声旁的两个兄弟都在阻止自己,陈武也冷静了下来,一把甩开两人的束缚,眼神中的杀气宛如实质一般,几乎要凝结成水滴落下来。

  “不要以为一时的口舌之利能帮得了你什么!但愿到了晚上你也能这么硬气!”

  “我们走!”

  最后一句话显然是对身旁那两个好基友说的,说完之后陈武才将那杀人般的目光收回,眸子愤怒的火光却并未消散。他转过身去,步子踩在地砖上发出剧烈的轰鸣,仿佛一只巨兽在不甘心被爪下的猎物戏弄,借此来发泄自己的怒火。

  “对了,麻烦你帮忙转告一下那位姓松的同学,我非常感谢他送来的媳妇,晚上如果时间够的话,我们可以一起欣赏一下她跳脱衣舞的神采,顺便提醒你一句——你的米色衬衣真的和你很不搭,最好换成屎黄色的!”

  陈武听到最后这句忠告,脚下差点一个咧咀摔倒在地上。他跌跌撞撞地扶住身边两人的肩膀,目光中几乎快要滴出血来,咬牙切齿的模样好像能吞下一头野兽。

  这个混蛋!这个该死的小杂种!我一定要杀了你!你给我等着!

  他在心里愤怒的咆哮,自己不会让这次的耻辱就这样过去的,自己一定要用比这严重百倍,不!千倍的伤害去还给他,要让他生不如死!

  (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