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笑容有点僵硬的看着班主任,刚想说些什么,就听到包厢门口那里好像有人在拍门,力道还挺重的,夏诗诗看门口那里拍门的人拍的这么重,脸上有点不高兴的走了过去。

  “谁啊?这么没礼貌?不知道敲门这回事?”夏诗诗有些反感的说。

  我看着夏诗诗,也走了过去,想知道是谁在拍门,不过我还没有走到门口,我就听见了一个尖尖的不男不女的声音在门口那里响了起来。

  我听这个音调,瞬间就想到了前面被我一酒瓶砸的头破血流的黄毛,然后门口传来的那一句话瞬间就让我肯定了这个声音的主人就是黄毛。

  “老大,就是这里,那个小兔崽子肯定在这包厢里面,咱们赶紧进去把那兔崽子抓出来!然后再把仙女带回去,咱们今天呐,享受着咯!”

  黄毛的声音落下之后,我就听见了那边传来了许多人的邪笑声,还有些人起哄了起来。

  “黄三,你今天可是给弟兄们找到泄火的地方了,弟兄们都好久没尝嫩的了。”

  “老大,咱快进去把那小子抓出来,然后再看看里面还有没有仙女,一起带回去,这样子咱大半个月都不用出来找了。”

  我听这些人这么说,心里面火气直接就上来了,这群家伙居然这么赤裸裸的挑衅,真以为我是好拿捏的主不是?

  我们班里面的一些男生和我同寝室的那几个也都一脸火气的看着门口的那娘炮黄毛,十分不爽,而我们班的女生都有点害怕的躲得远远的,刚刚外面那些人的话说的她们的心里毛毛的。

  夏诗诗看外面这群混子一样的人这么放肆,表情很不好,对站在最前面的黄毛声音冷冷的说:“你们这群人这么闹,信不信我叫警察抓你们?”

  夏诗诗这话刚说完,我就听见外面一帮人哄笑的声音,还有些人直接对夏诗诗动起了手脚,想占夏诗诗便宜,我看他们这样,直接就走了过去,把夏诗诗拉到了我的背后。

  “你们今天找死是不!”我对着外面大喊了一声。

  士可杀不可辱,这群家伙今天来找我就罢了,现在居然还想打主意到夏诗诗和班里面一帮女生的身上,还有班主任的身上。

  )A酷/匠T?网正版首)☆发

  我可忍,叔叔不能忍,婶婶更不能忍!我最看不惯两种人,一种就是这种仗着有点实力就乱来的人。

  “你们今天给我滚开!谁不滚,今天就别想走了!”我接着前面那句话,继续说了下去。

  班里面和我同寝室的人看我出头,也都撩起袖子,准备起了干架的势头,还有比较胆大的人也都和我们寝室的人一样,撩起袖子就要干!

  外面的人看我这么嚣张,都一个叫起来。

  “你特么谁啊?敢这么和你爷爷我说话,给我滚远远的!”

  “就是,毛都没长齐,学英雄救美,也不看看你这小身板能撂谁?”

  我看着这些人,扫了一眼,然后我就看见了一个胖子站在这群人的中间,色眯眯的看着我背后的夏诗诗。

  这胖子要不是五官还可以辨认,我还真的会把这胖子真的是会把他当成一坨狗屎,超巨型的狗屎。

  “不会这胖子就是这群家伙的老大吧?”我看着这胖子喃喃道。

  不过下一刻,我就知道,我的猜测对了,只见那黄毛走到这胖子的旁边,一脸哈巴狗模样的讨好着胖子。

  然后黄毛指了指我,对胖子尖尖的说:“大哥,就是这小兔崽子打得我,还有一个娘们和他一起,应该在里面。”

  黄毛说了,还拿手捂着自己的头,胖子听着黄毛的话,看了我一眼,目光扫过我的时候,我能够看见他那双都快被肥肉遮挡的小眼睛里面流露出了深深的不屑。但他没有说话,就这么看着我,应该是在想我刚刚这么嚣张的说话是有着什么本钱。

  我看胖子上下打量着我,没有和他的那帮小弟一样直接就要上来干,也就先站在门口,挡在了那里。

  正所谓敌不动我不动,我们寝室的人干架都遵循一个原则,干架不能自己先动手,对方动手再上,要干架就别客气。不过平常时候干架都是在学校,所以我们还是收了点力。

  胖子那边的小弟们看他们的老大这么谨慎,一个个的脸上都有些不耐烦。

  “大哥,咱干吧,弟兄们都好久没干过了,正皮痒痒呢!”

  “是啊,大哥!我刚刚去前台打听过了,这里面都只有学生,一帮屁大点的学生咱怕个啥啊!”

  一些混子在胖子的后边叫喊着,我们班里面的人看外面这么嚣张,也都破口大骂了起来。

  “你妈了个巴子的算个球!不就是干架,怕你们不成!”

  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话,引的众同学反响,撩起袖子就要冲出来,我们寝室的人看这些人要冲出去干架,急忙忙拉住。班主任也是站了起来,去拦这些人。

  “狗蛋,你拉我干嘛?”

  “别出去,咱先忍着,等等会干就干!”

  狗蛋是我们寝室一个胖子,大名叫张宇,和我关系算是最好了,在班里面和我是同桌,我是把他当亲兄弟一样的看。

  而且狗蛋这个外号也是我取的,因为农村有句古话,名字得取听着好养活的,狗蛋每回上课都喜欢吃零食,不怕饿,我就想着给他取了这么一个外号。

  狗蛋在说完那话之后,还看了我一眼,和先前他拦下来那人说:“杨陵他有办法,咱们听杨陵指挥。”

  那人听狗蛋说要听我指挥,直接就把狗蛋给撩开了,说:“听这土包子指挥还不如直接干,让这帮狗曰的看看我们的厉害。”

  那人说完,直接就冲到了门口,有了第一人就有第二人,最后,我们寝室的人拦不住,被一帮人冲到门口。

  门外那帮混混看我们架势这么大,一个个的眼睛里面都流露出了不屑的目光。

  “大哥,这群兔崽子真不知道我们这些人厉害,咱们今天就干,让他们住个十天半把个月的医院算了,反正咱也不用赔钱。”

  “就是啊!”

  我们班里面的人听见这话,再也按不住了,直接就一窝蜂的涌了出去,我看这帮人一个个都这么冲动,瞬间就轻笑了一声,然后我就把夏诗诗给一手挽住,护在了身边,避免夏诗诗被这些人挤的摔倒。

  夏诗诗看我把她都快抱住了,一时间俏脸红红的,然后对我轻声的说:“咱们不拦他们吗?”

  我看着这帮冲出去的人已经和那帮混子打了起来,对夏诗诗摇了摇头,现在明面上看是我们占优势,可实际上,我们班的人就像温室里的花朵,在学校打打还说说,碰上这种打人心狠手辣的混子时间长了肯定被虐狗一样的虐。

  而且,我没有阻拦也有一丝自私的成分,这些人平日里对我可以说是叫狗一样的叫,现在还不听我们寝室人的话,被打也是属于自找!

  “拦什么?他们自己想找打就自己去,我干嘛要拦,平常他们一口一个土包子的叫我,以为我真的什么不懂,可实际上,这些事情,我懂的远远要比他们多!”

  在这时候,我并没有注意到,我的眼睛里面有着一道狠厉闪过,也没有注意到我怀里夏诗诗的变化,这时候的夏诗诗听我嘴里这么说话,眼神有些害怕的看着我,但我却并不知道。我在说完这话之后,就看着对面那个胖子,心平气和,也许我这种行为会让人觉得反常,但我寝室的人都知道,我这是准备干架之前的平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