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轩在讲规则的时候,我其实根本没有听他在说什么,在乡下的时候玩拼酒我都不知道玩了多少次,早就把规则记得清清楚楚,这个时候听曹轩再讲,就好像复习功课一样。

  不过,尽管我十分熟悉这拼酒的规则了,但我的脸上还是得装出一副似懂若懂的样子,我可不想给曹轩看出什么来。

  等曹轩规则讲完之后,他还特意问了我一遍懂了没有,我心里笑了一下,然后脸上还是摇了摇头,说好像懂到了一些。

  曹轩听我这么说,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笑容,大概是觉得他刚刚规则讲那么详细,我还不懂,认为我这个乡下人脑袋也有问题吧。

  然后曹轩脸上就流露出了一丝无奈的神情,对我说:“我都讲的这么细了你还不懂,算了,我们玩两把就好了。”

  在曹轩身边的叶云朗在曹轩这话说完之后,还加了一句,“杨陵,你是新手,不过曹轩也是新手,而且曹轩只是知道规则,也没玩过,你俩玩玩,看看谁比较厉害。”

  叶云朗说这话的时候,我能明显感觉到他的目光时不时的还向夏诗诗看过去,这时候我才总算明白了叶云朗上学期为什么那么针对我,这家伙明显就是喜欢夏诗诗,但是因为我和夏诗诗距离比较近,所以他就想把我从夏诗诗身边赶远点。只不过上学期叶云朗肯定也没有想到我们寝室的人居然会帮我干架吧,而且和叶云朗干的时候,叶云朗那一边经常败场。

  现在叶云朗让曹轩和我玩拼酒,明显就是想让我在同学们面前丢脸啊,特别是想在夏诗诗的面前!新手对新手,输得那一边肯定会被同学们数落,然而赢得那一边则不会有什么事情。

  明白叶云朗做事情的动机后,我轻笑了一下,然后说:“我觉得咱一杯杯的喝没啥意思,要不咱输一次就喝十杯。”

  我这话刚说出去,曹轩和叶云朗那一边,还有一些同学就都眼神怪异的看着我,大概是想知道我是吃错药了还是怎么,竟然直接把喝的酒加了十倍。

  就连班主任都是不玩手机,看着我们,对我们语气有些训斥的说:“你们不能喝酒,学生喝酒像什么样子!”

  我对班主任笑了笑,然后说:“班主任,你就别怕我们喝过头了,我们点到而止,而且今天夏诗诗生日,咱这么玩就当助兴了。”

  班主任看我这么说,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不然的话,反而却见得她不近人情了,而夏诗诗则是在我后面瞪了我一眼,而我只是对她摆摆手,让她不要担心。

  “曹轩,咱们这么玩,你敢吗?”我对曹轩问道。

  曹轩脸庞抽搐了一下,然后又用戏谑的表情看了我一眼,大概是觉得我根本没可能赢吧。

  然后他就一脸自信的看着我说:“敢,怎么不敢,咱今天就玩大的,一次十杯!”

  说完,我俩就对坐着玩了起来,我俩刚玩上,我就意识到叶云朗这次是铁了心整我,这曹轩哪里是一个新手,明明就是一只老鸟,不过可惜,这只老鸟遇见的是一只比他还要老的老鸟。虽然知道我赢曹轩是肯定的事情,但我看向叶云朗的眼睛里面还是有些不爽。

  第一把我赢了,曹轩苦着脸喝了十杯,第二把我又赢了,曹轩又喝了十杯。

  我看着曹轩连喝二十杯,眼睛里面一闪而过的戏谑,这小子,想整我就要做好被整得觉悟。

  叶云朗看曹轩连喝二十杯,急忙忙看着他,问他什么情况?曹轩看了我一眼,说了句我没有听清楚的话,然后叶云朗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再来,前面你赢是运气,后面你再赢,我叫你爹,要你不赢,你叫我爹!”曹轩有些醉醺醺的对我说,声音很大。

  我看着他,不由得想笑,连喝二十杯都不怕,还把赌注加成了这个,曹轩是傻还是傻呢?不过我也明白,大概在曹轩心里,我刚刚能赢还是运气使然吧。但是既然曹轩都这么主动了,我也不好不接是吧,所以我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接了下来。

  我俩对着坐,面前摆起了十杯白酒,每一杯的杯子很小,不过这么十杯下去,一般人还是受不了,刚刚曹轩连喝二十杯还能说清楚话,也不得不说曹轩的酒量挺好。

  我看着曹轩,然后和他玩了起来,我能看出来曹轩还是挺紧张的,把手伸出来都有点会抖。

  $-最*0新}章;$节z上酷~k匠(网IL

  本来我是想着这把让曹轩赢一次,毕竟我想的是让曹轩今天被我灌的走不动路,一直赢下去曹轩肯定要发现不对劲。

  不过曹轩这次的赌注这么大,我可不好意思让他,让他赢了我自己就得被鄙视,所以第三把,我还是赢了,在我赢了之后,曹轩的脸色很不好,叶云朗那边也是,而我旁边的同学都一脸惊讶的看着我,大概是觉得我这个土包子居然赢了这个事实有点不可思议吧。

  我看着曹轩这时候脸上的表情,心里面一阵暗爽,然后我就对曹轩说:“这酒还有那声爹你是准备现在搞定,还是留到以后呢?”

  曹轩脸色阴沉沉的看着我,没有说话,把桌子上面的酒喝掉之后,就被叶云朗搀扶着走了出去,想来应该是找厕所去吐了,连喝三十杯,那可是两瓶700毫升白酒的总和啊!连喝下去,不去找个地方吐,我叫他爸爸。

  我看着曹轩和叶云朗还有叶云朗的一帮跟班跟着出去,脸上笑意浓浓,然后我就想扭头看眼夏诗诗,但却是和班主任的目光先对了上去。

  这时候班主任看我的眼睛里面充满了戏谑,然后班主任就对我摆了摆手,让我过去。

  我看班主任叫我,就走了过去,然后班主任就有些生气的看着我,说:“杨陵,你这行为可是有些不对啊!”

  我听班主任这么说,也知道班主任这是对我刚刚整了曹轩的事情生气,就赶紧承认了错误。

  “班主任,我错了,请班主任原谅我!”

  班主任看我这么说,然后对我说:“行吧,那这次老师就原谅你,你等等和曹轩道个歉吧!同学之间要相爱相亲,有啥矛盾都可以解决的嘛!”班主任很认真对我说,然而她的下一句话,却是让我整个人愣了一下。“不过这么装,以后可要小心点,别被雷劈了。”

  我听班主任这话,嘴角抽了一下,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了一样,班主任这话真是雷到我了,这时候我才明白装波遭雷劈的真正含义,无形装波最为致命,雷劈的你也无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