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抬头看了眼这白色身影的主人,赶紧正了正身,而那只受伤的手也被我赶紧藏了起来。

  “诗诗啊,你怎么不去玩,反而坐过来了啊?”我对坐在我身边的夏诗诗问。

  夏诗诗白了我一眼,然后露出戏谑的目光,对我说:“杨陵啊,你刚刚在干嘛啊?把头向班主任凑过去,想看啥啊?”

  我摸了摸头发,然后冲夏诗诗干笑一声,说:“也没啥,没啥。”

  “没啥的话你怎么要去凑那么近,是不是色胆又犯了?”夏诗诗大眼睛眨啊眨的,然后让我把耳朵凑过去,接着说。“没想到杨陵你连班主任都想乱来,我以前穿裙子的时候你老是笔掉地上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啥,告诉你啊,咱班主任你可不能乱来。”

  我听夏诗诗这话,脸瞬间红了起来,夏天的时候夏诗诗喜欢穿裙子,上课时候我就趁着笔掉的机会偷偷看看,本以为做的挺隐秘的,没想到夏诗诗居然知道这一点。不过我也纳闷了,夏诗诗既然知道这一点,为啥不来骂我。

  我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但心里面却是有些心虚的说:“胡说,我是那样子的人吗?我怎么可能对班主任乱来。”

  夏诗诗像个小恶魔般的对我嘿嘿笑了一下,说:“这话的意思是对我你就乱来了?”

  我语塞了,心想夏诗诗今天什么情况,平常都不带这么调戏我的,今天居然反常起来了,是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不过这时候的我并不知道,一个女生,对于自己觉得重要的人会放的很开。

  我红着脸,不敢再看夏诗诗,因为夏诗诗这话说的我有些心虚,我以前还真的在脑子里面YY过夏诗诗,而且前面夏诗诗和班主任一起站着的时候我还有这种念头,现在被夏诗诗点出来,我心里面慌慌的。

  不行,得转移话题,不然不得被夏诗诗给弄得心慌死,我心里面这么想着,然后就看着夏诗诗,眼睛里面流露起疑惑的神情。

  “诗诗啊,你今天是不是发烧了啊?”

  夏诗诗被我这么一句话问的一头雾水,疑惑的看向我,说:“我没发烧啊,你干嘛这么说?”

  “没啥,你刚刚歌唱的不错。”我转了一下话题,对夏诗诗说。

  夏诗诗听我这么说,漂亮的眼睛弯成了月牙状,说:“这话我爱听,不过刚刚我是真的很紧张,真的怕你和叶云朗打起来。”

  “怕什么?我才没有那么小气。”

  我看话题成功被转移了,也就和夏诗诗聊起天来,刚刚那话题对我来说真是煎熬。

  而刚刚逃去厕所的叶云朗也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回到了包厢,叶云朗看见我和夏诗诗聊天那么开心,眼睛里面闪过一丝恶毒。

  叶云朗走到几个男生的身边,对那几个男生低声说了几句话,那三个男生点了点头,然后那三个男生就向我走了过来。

  我看了眼这三个人,也没有多理,平常时候我和这三个人的老大叶云朗关系本来就不好,在课外时间干架就干过好几次,而且前面还发生这样的事情,现在这三个人过来我这里,我可不认为是有什么好事情。

  这三个人看我这么不理睬他们,一个个脸色都很不好,不过今天这三个却是出了奇的没有发火,大概是因为班主任在场,他们不好闹事吧。

  我们寝室的那七八号人看这三个人向我走过来,都眼神疑惑的看着我们这边,不知道这三个人想玩什么花样,上学期我们这几号人和叶云朗那边不知道干了多少次架,现在这几个人向我走过来肯定没啥好事。

  不过我也知道这三个人现在并没有惹我,可我心里却对他们生不起任何好感,上个学期,叶云朗那一帮人叫我土包子是最欢的,因为这个,我才不会给他们任何好脸色看。

  夏诗诗看这三个人向我走过来,对站在中间的那个人问道:“曹轩,你们仨想干嘛啊?”

  曹轩对夏诗诗笑了笑,说:“我也没啥,就是看杨陵一个人坐这里觉得他闷,想让他和我们一起去玩。”

  夏诗诗听曹轩这么说,也没多想,虽然夏诗诗知道我和叶云朗之间关系不好,但玩游戏这个事情,还是没什么关系的,也不会打起来。

  我看了眼曹轩,也答应了下来,然后我就对他问:“玩什么?”

  曹轩看我答应下来,眼里面有些惊讶,然后他看了眼班主任,眼睛里的惊讶也就褪去了,曹轩大概是以为我这么爽快答应的原因是因为班主任在场吧。

  曹轩想了想,对我说:“咱们玩拼酒。”

  我在曹轩这话里面,也明白了这曹轩是想替叶云朗找找面子。

  而我却是瞬间就在心里暗笑,难道这家伙不知道农村里出来的孩子喝酒是一流的嘛?和我拼酒,不是找虐?不过我心里虽然这么想,但还是装出一副不懂的样子,对曹轩露出乡巴佬相。

  “拼酒怎么拼,我不会啊。”

  曹轩看我这样子,脸上笑意更浓了,大概是认为我这个所谓的土包子然后他就对我说:“这游戏容易上手的很,咱们去玩就成了,玩几把之后,保准你就会了。”

  然后我就和曹轩一起走了过去,我和曹轩对面坐,开始玩了起来,班里面看我这两个平日里的对头势力坐在了一起玩拼酒,都好奇了起来,然后我们的身边就围了十几个人。

  班主任看我俩玩游戏这么多人去围观,也觉得疑惑起来,不过班主任并没有多想,看了眼就低头又玩起了手机,时不时的班主任还笑了起来,不过这时候我并没有注意班主任,现在我只是在想该怎么去玩玩曹轩。

  拼酒?肯定不是这么简单!

  曹轩看周围围了十来个人,然后对我开始讲起来规则,一些人听曹轩讲规则,有些疑惑,然后看对象是我这个农村人,也就不奇怪了,大概是觉得我这个乡下人不懂这个一点也不奇怪吧。

  虽然今天是我让他们可以进墓园酒吧的,但是认识几个人也没什么,还是不能褪去我这个农村人的身份。也是因为这个农村人的称号,我才这班级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而且还有些被男生排挤,只有自己寝室的几个兄弟对我照顾,把我当做兄弟来看。

  上学期和叶云朗闹矛盾,我们寝室这几个讲义气,帮我干架,也让我在心里感激他们。兄弟不在多,讲义气就好。

  ,酷匠网首Lb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