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网上报道,国外的一个女老师色诱自己的学生,被判了刑,好像是终身监禁吧,反正挺严重的。

  那天我们新来的班主任老师把我叫到她房间的时候,我瞬间就想起了这个新闻,心说:老师,你不怕被判刑呀?

  这位班主任是新来的,叫薛巧,人长的特别漂亮,模样有点儿像林志玲,但有个地方却好像比柳岩的还大!她一到我们班上,班里那帮畜牲瞬间就沸腾了。

  我当然也在这些沸腾的人之中,那天在薛老师的英语课上,我基本都没有听进去什么,心里想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以至于下课的时候都没敢起身出去,我可不想猫着腰走路,让人看出点儿啥来。

  可是我那就是自己想想而已,压根儿也没想过会真的跟薛老师发生点儿什么,更不会想到,薛老师竟然会把我单独叫到她房间里。

  那次的事情是这样的:

  薛老师任我们班主任的第一个星期天,正好赶上我们班的班花夏诗诗的生日,薛老师得知后,说是要借着这个机会跟大家亲近一下,所以她决定做东,让全班同学一起给夏诗诗过生日,连地点都选好了,就在离学校不远的墓园酒吧。

  一听这个,我就乐了,墓园酒吧,那里可是我表姐的地盘啊!我当时心里就寻思,能不能有啥机会可以让我占占班主任小便宜的。

  不过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我又有点儿担心我那个长得像妖精似的表姐,她那性格,从她给自己酒吧取名为“墓园”就可以看出来了。到时候我可得小心点儿,别让她抓着我什么把柄。

  班里同学一听班主任愿意自费帮夏诗诗在墓园酒吧办生日,顿时都高兴的跳了起来,没想到薛老师不仅人长的年轻漂亮,为人也这么大方啊!

  很快到了周末,那天大家都好好准备了一番,然后在薛老师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地杀向了墓园酒吧。

  我们都还是高中生,酒吧这种地方,是明令禁止我们去的。我是因为有表姐这层关系,倒是经常进去坐坐,但班里其她同学就不同了,很少有这样的机会,因此一个个的看上去都很激动。

  这么好的装波依机会,我怎么可能放过呢?班里的同学并不知道墓园酒吧是我表姐开的,所以我打算借着这个机会好好出把风头。

  一到酒吧门口,我最先看到的是虎叔,他是给酒吧看场子的,身手特别厉害,听说在道上很有关系。

  我急忙紧走了几步,率先到了虎叔面前,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很亲热地握住了虎叔的手。

  虎叔一看是我,敲了我脑袋一把,就问:“杨陵,你咋跑酒吧来了?不怕你表姐看到揍你啊!”

  我嘿嘿笑笑,而后故意大声说:“我们班同学要在这里过生日,是我们班主任带着来的,虎叔给安排安排呗!”接着我才小声对虎叔嘀咕:“有老师在呢,表姐才不会管我,虎叔快给我面子呀!”

  虎叔混社会很多年了,我这点儿小九九他自然看的出来,当即笑了笑,然后很爽朗地说:“原来是杨陵的老师和同学啊,一般我们不会让学生进来的,不过你说话了,那肯定好使,快快快,里面请。”

  虎叔人长的膀大腰圆的,胳膊上还有纹身什么的,单那架势往那里一杵,就能把一些胆小的同学给吓到,这会儿他却说了这么一段话,我当时就觉得脸上特别有面子,很骄傲地转过头去,率先就迎上了薛老师的目光。

  薛老师也笑意盈盈地看着我,眼神里似乎有些玩味的意味,笑着说:“没想到杨陵在这里还有熟人啊,那我们可沾了光了!”

  说完了就不再看我,向后招呼班里的同学往酒吧里面走去。好多同学看我目光闪烁,有些崇拜的意味,这让我特别受用。恐怕这时候的我在他们眼里就变成了那种平常不显山不露水的高人了吧。

  同学们鱼贯而入,我冲虎叔挤了挤眼,偷偷说了声“谢了”,然后我也急急地跟了进去,四处看看,我没有发现妖精表姐的身影,我顿时轻松了一大截,几步就窜到了前面,跟薛老师并排做在了吧台前面。

  薛老师侧身看了我一眼,又笑着问我:“杨陵,你跟这里的人很熟吗?人家好像挺给你面子的嘛!”

  我喝了口在我面前的酒水,毫不在意的回答薛老师说:“也就几个人比较熟,这种小忙会帮帮,其它也没啥。”

  我并不想把全部都说出来,因为表姐平时经常和我说,让我不要把这些事情和别人说出来,看表姐那表情,还挺严肃的,所以我也只好乖乖听话,要不是因为表姐这话,恐怕今天我装波的机会可是很多呢!

  不过班主任却是有点不相信我说的话,眼睛直直的看着我,想要从我脸上发现什么。

  我被班主任这目光看的心虚虚的,赶紧转移话题,对班主任说:“班主任,咱们去包厢吧,这酒吧里面啥人都有,你长得这么漂亮,等等有人麻烦找来了咋办?”

  班主任对我笑了笑,然后又很漫不经心的吸了一口自己面前的果汁,对我说:“包厢里面太闷,不想这么快进去,而且出事了不还有你呢嘛,到时候你让你那些熟人说一声不就好了。”

  我之所以忽悠班主任去包厢,首先当然是觉得那里面空间小些,更容易亲近;另一个原因,则是因为薛老师人长的太漂亮,酒吧这种地方,人靓招蜂,万一被哪个混混看上打起了主意,那就是件挺麻烦的事儿。

  可是薛老师不想去包厢,看着我的眼神还那么促狭,好像看穿了我想与她亲近的心思一样,弄的我当时也是有些难堪,急忙辩解说:“我那些熟人小事帮帮我还有可能,这些事情还是没啥希望的。”

  听我这么说,班主任大概也有些信我的话了,起身跟我往包厢走,我也招呼了一下其她还在四处看热闹的同学。在同学们上楼之后,我和班主任也打算上楼。

  就在这时,我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尖尖的声音:“哎呀呀,哥今天是踩到狗屎了还是咋滴,看见宝啦!今天仙女都下凡来了!”

  g酷{匠网{^永,久Q}免费/…看x2小Z说m,

  一个带着鼻环,染着黄头发的年轻人在我们后面指着我们的方向,尖尖的叫喊着,发出女人一般的嗓音,我扭头看了眼这染黄毛的,见他目光灼灼,看的正是薛老师,我心里瞬间就想开骂了!

  还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