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开着兰博基尼一路风驰电掣终于回到了医院,我拔下钥匙锁上车门就向着楼上走去。

  我回到了急救室,董沁楠看我回来了就问我:“你刚刚干什么去了?”

  我说:“没什么,就是有事情。”

  我为了不让董沁楠继续纠缠我,我就转移了话题:“现在李雪怎么样了?”

  董沁楠说:“刚刚有个大夫出来告诉张鹏说李雪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但是刚刚有个小护士出来又把那个大夫拉了回去。好像是李雪又有了生命迹象,但是具体什么的我也不清楚。”

  我擦了擦额头的汗,长出了一口气:“那就好,没事就好。”

  张鹏还是一脸痴情像的望着急救室的里面,我突然之间感觉到一阵疲惫,之后我就瘫倒在地了。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董沁楠就在我旁边,董沁楠看见我睁开眼睛之后就轻声的问我:“你醒了?”

  我眨了眨眼睛声音沙哑的说:“恩,醒了。”

  董沁楠又问我:“想不想喝点水什么的?”

  我没有拒绝:“恩,我想喝水。”

  董沁楠拿了一瓶矿泉水就一口一口的喂我,董沁楠问我:“够了么?”

  我感觉到我的喉咙已经变得湿润,我对董沁楠说:“够了,我感觉自己的嗓子好多了。”

  董沁楠又问我:“你是怎么了?怎么突然之间就晕倒了呢?”

  我拱了拱鼻子:“我……我……我只是太累了,对,我真的只是太累了。”

  董沁楠看着我说:“你在撒谎,说把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拼命地的摇头:“我没撒谎,真的没撒谎。”

  董沁楠凝视着我:“你刚刚说话明显有些结巴,这就是代表你在编谎话。你刚刚说话重复了两边并且还拱鼻子了,按照《爱情公寓》里的说法这就是你在说谎的最佳证明。”

  %&酷匠网:唯"j一正版,/其K(他都9是盗版

  我想了半天也没有话反驳董沁楠最后我只好说了实话。

  听见我说的实话之后董沁楠就诧异的问我:“这么做你到底值得么?”

  我眼神坚定的点点头:“很值得。”

  董沁楠很不理解的问我:“为什么?你们的关系这么近呢么?难道说你喜欢李雪?”

  我摇摇头:“我不是喜欢她。”

  董沁楠听见我这么说之后就更不理解了:“那为什么你还愿意这样做?”

  我说:“因为我这条命就是她送给我的。”

  董沁楠问:“怎么讲?”

  我说道:“我就给你讲讲我和董沁楠以前的故事吧。”

  董沁楠就直说了个:“恩。你说吧。”

  “还记得那是三年前,我那时工作很不顺心,我又患上了重病,因为没钱治也不好向家里要。我那时候穷的连房租都交不起,只能在大街上流浪。

  那时候的天气很冷,我穿的很薄坐在公园湖边的长椅上,我抱着膀子把身体蜷缩起来免得自己太过寒冷。

  我在这个椅子上面蜷缩着,渐渐地我就昏了过去。我梦见了我和我的初恋走过的路,听过的歌,去过的咖啡厅她都在和别人一起做。

  我又梦见了我的父母说我很没有用,让我去死。

  我又想起了房东把我所有的行李都扔出来的场景。

  我又想起了我被公司炒鱿鱼的的一刻。

  我感觉到自己好委屈。真的好委屈。我现在重病,因为自己的没能力我都没有钱去治自己,我好几年没和家里联系也不能够开口的第一话就是要钱。

  我越想越生气,越想越生气我就冲着湖跑了过去,我跳了进去。

  冰冷的湖水打湿了我的衣衫,湖水灌进了我的鼻子里面。进到了我的肺子里面。我感觉到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越来越困难,我以为这就是我生命的结束。我放弃了挣扎,彻底的晕了过去。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却在一个充满粉色的房间里,我做了起来向周围看去,我以为我现在所处的地方就是天堂,但是很快就从进来了一个陌生的女子。手里还端着一碗姜汤。

  女孩子问我:‘你醒了?可太好了,你把这碗姜汤喝下去吧。’

  我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女孩子就问:‘你是哪位?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女孩子说:‘我看见你在公园的长椅上睡着了,看你很可怜就把你带回来了。’

  我又问道:‘难道说我没死?我记得我好像是跳湖自杀了啊?’

  女孩子瞪了我一眼:‘你是发烧烧糊涂了,我看见你的时候你就在公园的长椅上躺的好好的,身上一点水都没有,不过你穿的好少啊。’

  我尴尬的说:‘那可能是我真的在发烧吧,咳、咳、咳、咳、咳。’

  女孩子把手里的姜汤递给了我:‘快喝了吧,喝了之后病就会好的。’

  我一把就把面前的姜汤一饮而尽,我也不怀疑这碗姜汤有没有毒,因为我相信这个女孩子不会傻到毒死我这个没有钱的人。

  女孩子对我说:‘我叫李雪,你叫什么?’

  我说:‘我叫赵立强。’

  李雪问我:‘你怎么在公园里面睡觉呢?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事了?’

  我想了想最后还是把我的这些事情都告诉面前的这个认识不超过一个小时的李雪:‘我三年前就从家里面出来打工的,一直到现在都没和父母怎么联系。我前几天被公司辞退了,因为我的业绩不好,工资也没有开出来。我的又被我的房东赶了出来,我身上没有钱,买不起棉衣,也住不起宾馆,所以就一直在外面流浪。有一天我突然得了病了,刚开始我还以为我能忍过去,但是这个病越来越重,越来越重我就知道事情不好,我想去医院,但是想想我兜里面没有钱所以我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我只好在外面流浪等死,我想向家里面要钱,但是我怎么也张不开口。’

  李雪看着我说:‘原来你这么可怜。那我借你钱去看病合租房子吧。’

  我当时很惊讶,面前的这个李雪我们认识还不到两个小时怎么就会这么大方地把钱借给我。

  李雪应该是看出了我的困惑就对我说:‘放心,我这钱不是白借给你的,你得给我写个借条,之后还我利息。’

  我不敢相信的问李雪:‘你真的愿意借我?’

  李雪点点头:‘当然,Ofcourse。当然了。’

  我又说:‘可是我现在没钱还你。’

  李雪说:‘没事,什么时候还我都行,等你有钱了再还我就好了。’

  就这样我拿着李学给我的钱去治了病,租了房子。如果说没有李雪的话我就会被冻死在公园之中,那么也就不会有现在的赵立强了。”

  董沁楠看着我说:“没想到你们之间还有这样的一段故事。我突然明白了你为什么肯这样做去救李雪了。”

  我点点头:“当然了,李雪真的是我的恩人。”

  董沁楠说:“好吧,好好睡吧,刚刚醒来就说这么多的话,好好休息休息。”

  我问董沁楠:“那个李雪现在怎么样了?”

  董沁楠说:“李雪现在还好,已经脱离了生命的危险,现在已经转入ICU重症监护室了,张鹏正在外面陪着呢。”

  我说道:“没事就好,我先睡了你也上来一起睡吧。”

  董沁楠稍微有点羞涩:“好吧。”

  ……

  其实我做的决定是这样的。

  我在糟老头子家的时候我就问遭老头子,有什么办法能够让李雪重新活过来,糟老头子只告诉我一种方法,也是唯一的一种方法那就是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李雪的再一次生命。

  虽然是需要付出我自己的十年生命但是我还是毅然决然的同意了,因为李雪的那一次救我就值得我花费我十年的生命来报恩。这就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糟老头子最后拗不过我只好让我去阴间找陆判官了。我到了阴间起初和陆判官说这件事的时候陆判官也是坚决的不同意,因为我用自己的十年生命来还一个女人的存活几率这太不现实了,况且我和那个女人非亲非故。我怎么说陆判官都是不同意的我的决定,但是当我说是我师父同意了的时候,陆判官竟然同意了,这完全的出乎我的想象。

  在我的脑海中,陆判官完全是那种老顽固类型的人,他根本都不可能同意我的这个决定,但是我当我说是我师父同意的时候陆判官竟然出乎我的意料竟然也同意了,这个确实超乎我的想想。

  陆判官最后在生死簿上给我减去了十年的寿命,给李雪加上了十年的寿命。最后我问陆判官张鹏能活多长时间的时候陆判官却怎么都不肯说,最后在我的死磨硬泡之下陆判官才说张鹏出生的时候就该死,张鹏出生之后就被扔在了大街上成了弃婴。但是因为张鹏被现在父母给捡去了,并且张鹏的父母都是大善人所以才让张鹏活到现在,但是我从陆判官的口中得知,张鹏还有一劫啊。

  我问陆判官,为什么我说我师父陆判官就答应我,在我的一再逼问下陆判官才告诉我,原来我的师父糟老头子就是阎罗王转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