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将老兄说:“当然。”

  这下村长的儿子醒了但是听见麻将老兄这么说之后就又晕过去了,临晕前说:“我靠,这更吓人。”

  村长这下更惊恐了连连给麻将老兄磕头:“爷爷,你就放了小人和我儿子一命吧,求求您了。”

  麻将老兄玩够了村长之后又说:“当然不是。”

  村长听见麻将老兄这么说之后更加感到无语:“爷爷,您把话一起说全了行么,小人我没有心脏病都被你吓出心脏病来了。”

  村长的儿子听见麻将老兄不要他们的命之后就醒了过来,好嘛,这货原来是装的。村长的儿子爬到麻将老兄的面前,问道:“太爷爷,那您来我家到底是想干嘛啊?”

  麻将老兄非常嘚瑟的捋了捋胡子:“我这次来主要是向你们问罪来了?”

  村长感到非常疑惑:“那爷爷,我们到底有什么罪过能够让您亲自来跑一趟?”

  “呵呵,娃娃,问问你的儿子就知道了。”

  村长用力打了自己的儿子一下:“小兔崽子来你说,你犯什么事情了?”

  村长的儿子看着村长:“爹,你别老叫我小兔崽子,从遗传学的角度来讲那你是什么东西?”

  村长反映了一会:“你个小兔崽子说你爹是兔子。我告诉你,你爹我不是兔子,更不是什么东西。”

  村长的儿子连连点头:“恩,对,爹你不是个东西。”

  村长感觉这么也不对就又打了自己的儿子一下:“你才不是东西呢,你爹我是东西。”

  村长的儿子问村长:“那爹你是个什么东西呢?”

  村长暴走了起身就开始踹自己的儿子。我在房顶看的很是开心,我最喜欢看狗咬狗一嘴毛了。

  麻将老兄制止住了这两个二货父子:“你俩干哈呢?我千辛万苦的来到这里是看你俩煞笔打架的?”

  这时候村长才反应过来:“啊对不起爷爷,让您见笑了。”

  麻将老兄鼻子一横:“哼,快点的,我时间很急的。”

  村长一把拽起已经被打倒在地的儿子。这老头子下手挺狠啊,比我很多了。我只是打到嘴角出血,这老头子把自己儿子打的嘴里吐血。真应该膜拜下,舍得下这么狠的手真是大义灭亲啊。

  “来来来,你告诉我你到底犯了什么事?”

  村长的儿子双手捂着脸:“爹,我这没犯啥事。”

  麻将老兄说:“别让我说出来哈,我说出来这件事情可就是严重了。”

  村长起手就要扇向自己的儿子,但是儿子双手一放对自己的爹说:“爹,你看你都把我扇成啥样了?”

  村长看着已经被扇成猪八戒的儿子就问道:“你还是我儿子么?咋被人扇成这样了?”

  儿子(我喜欢这个称呼,当时我叫别人这个称呼的时候总是会被揍一顿)一下就哭了出来:“爹,这还不是你打的么?这还让我怎见人?”

  “是么?让我端详端详。”村长看着被自己扇成猪头的儿子的脸:“我感觉这样比以前帅多了,多顺眼啊!”

  儿子拿来镜子仔细地端详一会自己:“爹,你说得对啊,我感觉自己帅多了。这样小花就会爱上我了。”

  麻将老兄是忍无可忍了一人甩了一个大嘴巴子过去:“你俩赶紧给我办正事。”

  这一个大嘴巴子直接把村长打清醒了,之后村长又甩了自己的儿子一个大嘴巴子:“你奶奶的问你事呢,赶紧说。”

  儿子直接破罐子破摔了:“那爹我就跟您只说了,我爸咱们屯子隔壁王嫂家的小母鸡杀了。”

  村长知道后又给了自己儿子一脚:“你个完犊子的玩应。”

  麻将老兄阴着个脸:“我特么说的是这事。cao你俩血(读系也写)玛德。”

  村长又给了自己的儿子一脚,我再放上看着都心疼,这小伙子抗打击能力太强了,去给人当沙袋去是个不错的选择。

  “赶紧说还有啥事。”

  “我前几天偷偷挖了老李头家的红薯。”

  麻将老兄摇了摇头:“不是。”

  村长特别狠的说:“还有啥事。赶紧说。”

  “我前几天把隔壁孙寡妇那个了。”

  村长听见儿子这件事不怒反而乐了:“我擦,我儿子就是牛,老子都想上她好久了。”

  麻将老兄摇了摇头:“不是。”

  村长又给了自己儿子一脚:“赶紧说。”

  “爹,其实我跟小花不是两情相悦,我是逼着冯老头让他把小花嫁给我的,冯老头是不想让小花嫁给我才反对的。”

  麻将老兄点了头:“诶,这次对了。”

  村长问麻将老兄:“那爷爷你想怎么办呢?”

  “第一,以后不行去骚扰冯老家和他家的小花,都能做到么?”

  村长和儿子都点点头:“能。”

  “第二,不行去报复,要是敢的话这就是你的下场。”

  麻将老兄伸长了手臂抬起了村长和村长的儿子两人,之后撇向了一旁。

  给村长的儿子吓得直接晕了过去,村长战战兢兢地说:“爷爷,我们保证做到。”

  “行,那我就走了,要是让我知道你们两个做不到的话别怪我下恨手。”

  麻将老兄说完之后就消失在原地,村长和儿子看见麻将老兄走后都松了口气,我也没找到麻将老兄在哪里,我感觉有人拍我的肩膀之后我抬头一看麻将老兄那张大脸就出现在我的眼前,吓得我妈呀一声。屋子里的村长父子听见我的喊声就闻到:“是谁?”

  麻将老兄一看事情要坏,之后就横着抱起我跑回了我的车附近。途中我听见一个小姑娘说:“诶天哪,这怎么还有人飞过去了呢?”

  站稳之后我给了麻将老兄的胸口一下:“诶我去,五哥,你这13装的挺成功啊。”

  麻将老兄听见我夸奖他之后洋洋得意:“那你看,这都是必然的。”

  “行了,五哥你就说你要啥我给你烧过去。”

  “哈哈,给我烧个iPhone5s吧,我看现在的人都用这个,我也试试。”

  “诶呀,老哥你也喜欢这个啊?”

  “哈哈,赶时髦么。”

  “行,等我回去的时候就给你烧过去。”

  “妥了,那我就回去了。”

  “慢走哈五哥。”

  “有空来玩。”

  “一定一定。”

  我回到冯老爷子的加的时候已经都晚上八点多了,冯老爷子和糟老头子还在下棋,董沁楠和小花已经在偏房睡了。毕竟董沁楠今天也没怎么睡好,我躺在炕上也感觉到浑身的疲惫,我也就睡了。

  可是冯老爷子和糟老头子在边上下棋咣咣的,我也睡不好啊,我拿出手机插上耳机之后就开始听歌。

  第一首是费玉清的《一剪梅》,听着还不错,我感觉自己已经浑身都放松了。第二首是邓丽君的《至少还有你》,听着更不错了,我感觉自己已经要睡着了。第三首是吴莫愁的《就现在》,听着…听着…怎么这么闹心呢。本来要睡着了竟然被弄醒了。真是的,董沁楠怎么好这一口。虽然我们都是龙江省的人,但是我真是欣赏不了。

  第二天清晨我们就都起来了,我们穿戴好一切设备,拿好了帐篷我们三人和小花就准备徒步进山。

  小花这个聪明伶俐的小姑娘问我:“大哥哥,你们不是来探险的吧?”

  我听见小花这么问我我也问小花:“你怎么这么说呢?”

  3更4新●最r$快A*上●e酷_Q匠\7网

  “爷爷说了,说你们买的东西就像是在深山里盗墓的东西。你们要是单纯的探险的话根本用不着洛阳铲。”

  我看着背包上的洛阳铲,没想到这把铲子竟然把我们的行踪暴漏了。

  小花又说:“不过哥哥我不讨厌你,因为你对我好。爷爷不讨厌你是因为你的眼睛里很真诚。”

  董沁楠听见小花这么形容我就插了句:“就他那虚伪的眼神吧。”

  我看着董沁楠:“我就眼神虚,剩下那都不虚,你要不要试试?会很爽的哦。”

  糟老头子自动进入了《大话西游》里唐僧的角色:“我佛慈悲。”

  小花问道:“怎么爽啊?”

  董沁楠说:“呸,臭流氓。”

  我无辜地说:“我怎么臭流氓了,你想多了吧?我是给你按摩。”

  糟老头子还在唐僧的角色里:“悟空你小心点,哪怕踩到花花草草也是不好的。”

  我自动屏蔽了糟老头子。

  小花说:“按摩是什么?”

  我回答小花:“连按带摸。”

  小花说:“那个不好玩。”

  董沁楠白了我一眼:“你给我打车滚。”

  董沁楠说完这句话就摔倒了,我看着摔倒的董沁楠幸灾乐祸到:“该,叫你说我,伤天了吧?哈哈哈哈。”

  董沁楠听见我在幸灾乐祸之后一拉身上的绳子我也到了下去,董沁楠看见到下的我也大叫:“啊~~~~~~~”

  我也:“啊~~~~~~~~”

  我倒在了董沁楠的身子上,来了个嘴对嘴的接触。

  小花当时就捂住了眼睛还说道:“大哥哥真坏。”

  糟老头子还沉浸在《大话西游》里面唐僧的角色里不能自拔:“阿弥陀佛,佛曰非礼勿视。”

  我吃够了豆腐之后抱起了董沁楠,董沁楠还踢我了一脚。我委屈道:“我刚刚是怕你有事,给你做的人工呼吸,你还踢我。”

  董沁楠白了我一眼:“你就狡辩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