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冲着小伙子逃跑的方向竖了个中指。

  冯老爷子跟我说:“小伙子,你惹了村长家的儿子可怎么办啊。他一定会回来寻仇的。”

  我安慰老爷子:“没事老爷子,你放心,这等恶人我自有办法收拾他。”

  冯老爷子叹了口气:“诶,但愿吧。”

  小花崇拜的看着我:“大哥哥,你是会功夫么?”

  我摇摇头:“小花妹妹,大哥哥我不会功夫,我这个只不过是以前挨揍的太多总结出经验罢了。”

  董沁楠和小花妹妹说:“小妹妹这次你大哥哥说的是实话,他平常非常自恋,就这一次才说的实话。”

  小花妹妹很是失望:“什么嘛,这样一点都不酷~”

  我是幻听了么?我好像听见了黑米哥哥的声音。

  我和糟老头子说:“师父,咱俩去看看车吧,刚才回来的时候好像刮坏了。”

  "酷匠网D唯一正P版,其。h他.都c是Li盗版《:

  糟老头子注视着棋盘:“等一下么,我研究研究怎么破冯老哥的将军。”

  我阴沉个脸:“你要是还想和冯老爷子下棋的话,最好还是跟我出去看看车。”

  糟老头子看着我:“几个意思?”

  我非常无语,这个老头子平常很聪明,这次怎么这么笨呢?我在他面前做了个指结之后老头子才明白过来:“啊啊啊,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修车,的确哈,修修车换换思路。这修车可是我一大业余爱好呢,冯老哥等我哈。”

  还业余爱好,我真想一鞋底子抽死这个老逼养子。

  糟老头子和我走到了车前:“说吧,车哪里坏了?”

  我满脸黑线啊,这糟老头子貌似入戏太深了:“你没看出我的指结是什么意思么?”

  糟老头子茫然的看着我:“你那个不是摇滚无罪的意思么?”

  “……好吧,我忍住了打你的冲动。”

  糟老头子抱住自己的前胸:“怎么,你要削我么?”

  “你要不是我师父,我早都一个大嘴巴子抽上去了。”

  糟老头子放下了这颗悬着的心:“还好我是你的师父,徒弟,要是伤害了为师你会遭到报应的。”

  我很疑惑:“什么报应?雷劈么?”

  “是被我吐口水。”

  “草,你闭嘴,现在跟我上车。”

  “你想来个车震么?”

  “车你妹震你妹啊,我是跟你研究事情。”

  “早说啊,你怎么不早说,早说啊,你怎么不早说。”

  妈的我想抽死这个二货:“大哥,拜托你回到我师父的那个频道好么?我受不鸟你啦。”

  糟老头子竖起了手掌:“悟空,要是踩到花花草草也是不好的。”

  我给了糟老头子一脚:“在这样你给我滚犊子。”

  糟老头子贱笑道:“开个玩笑调解下气氛么,别生气。”

  糟老头子终于不发疯了,我们坐上了车,我对糟老头子说:“师父,我这打了村长家的儿子,肯定会给冯老爷子留下麻烦,我们应该怎么去化解这个麻烦呢?”

  “那为师就告诉你个锦囊妙计。”

  我来了兴趣:“什么妙计?”

  “阿弥陀佛,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大哥,你装《大话西游》里的唐僧是不是上瘾了?”

  “哈,你在知道呢?”

  “大哥,你是上天派下来霍霍我的吧?”

  糟老头子仰天一笑:“哈哈哈,调戏你还真是让我欲罢不能啊。”

  “行,改天我就送你个浴霸。”

  “行了行了,别闹了,说正事吧。”

  “那你说你的妙计是什么啊?”

  “你让麻五去吓唬一下那个村长不就行了么,这块的人跟外界的联系少,都特别迷信。你要是让麻五吓唬他的话,保准好使。”

  “行,那我就让麻将老兄出马。”

  “妥妥的。我去屋子里找冯老爷子下棋去了。”

  我召唤出了麻将老兄,我怎么感觉麻将老兄是我召唤的神兽呢,不过能当坐骑么?

  麻将老兄出现在我的车里,之后一把抱住我:“小强,我可想死你了。”

  我咳嗽了两声:“大哥你轻点,我这小身板受不住你这一膀子力气。”

  麻将老兄听见我这么说之后就松开了我:“骚瑞骚瑞,我忘了,不好意思哈。主要是太想你了。”

  “没事,五哥你帮我个忙呗?”

  “有事您说话,别掖着藏着咱俩什么关系。”说完之后还想抱我来。

  我看着麻将老兄伸过来的手:“五哥你想干嘛?”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条件反射。”

  我战战兢兢的说:“您能不能帮我去这个村子的村长家吓唬这个村长一下。”

  我以为麻将老兄会拒绝我,但是麻将老兄大手一挥:“没问题小强,包在我身上。”

  我很疑惑:“五哥你不问为什么么?”

  麻将老兄兴奋地说:“吓唬人这么好玩的事情还需要理由么?”

  听见麻将老兄这么爽快的答应了我也很开心:“那就拜托了五哥。”

  “哈哈哈哈,等我的好消息。”

  说完麻将老兄就飘走了,但是刚走不到一分钟就回来了。我看着麻将老兄:“五哥不愧是五哥,这么快吓唬完了一个人,让小弟好生佩服。”

  “呃,那个小强啊,我没有吓唬村长去。”

  “那您怎么回来了?”

  “我不知道村长家在那。”

  我一拍脑袋:“哦,对对,这倒是我忘告诉你了。你给我来吧。”

  “小强你是要带我去村长家么?”

  “我带你去问问别人。”

  “你个废物。”

  刚下车我就看见了老大娘背对着我,我问老大娘:“老大娘向你打听个事呗?”

  老大娘铁青的脸上露出惊奇表情的看着我:“你能看见我?”

  我靠,刚一下车就碰见鬼了:“那个老大娘,我就是阴阳先生,那个你能告诉我村长家在那么?”

  老大娘回身一指一条胡同:“进到那条胡同里走到头就是村长家了。”

  “那谢谢老大娘了。”

  “别客气,咱东北人都好客么。”

  “……”这逻辑很是跳跃,但是以我这聪明绝顶的智商还是理解出来了。

  “老大娘你是让我去你家做客么?”

  老大娘也很无语:“我这是让你别客气的意思。真是的跟你们九零后没法交流了。”

  好吧我又凌乱了。

  我带着麻将老兄走到了村长家门口,我示意麻将老兄进去,麻将老兄领会。麻将老兄准备打开门进去,我当时很无语。我对麻将老兄说:“我是让你去吓他家,你是让你去他家做客。OK?”

  麻将老兄想了想之后冲我比了个‘OK’的手势。可是我还是不放心,我决定爬上房顶上去,揭开瓦实时监控着麻将老兄。

  我费了很大的力气爬上了房顶,诶,真是老了,小时候爬上女澡堂偷看人家洗澡的时候身后可比现在利索多了。呃(⊙o⊙)…不小心爆了个料,大家不要说出去哈。

  我注视着村长家屋子里免得一举一动。村长对自己的儿子说:“你个废物,在自己的地盘上还能让人给揍了,你还能干点什么?不争气的东西。”

  “爹,你可得为我做主啊。那个小子不管青红皂白上来就揍我。”

  “哼,是谁这么不长眼?”

  “爹,他说是那个冯老头的孙子,我看就是冯老头雇来的打手,为的就是彻底拆散我和小花。”

  “哼,看爹去为你讨个说法。”

  不得不说这个小伙子搬弄是非倒是挺有一套,不过好像的确是我先动手的哈。我冲着麻将老兄比划了个手势,麻将老兄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就开始工作了。

  麻将老兄很快的关上了村长家的窗户,村长疑惑的问儿子:“你回来的时候外面有风么?”

  村长的儿子摇了摇头:“没有风啊爹。”

  “那现在起风了?”

  村长正准备去外面看看的时候,麻将老兄又动了。麻将老兄把电灯一关,屋子里面就变的昏昏暗暗。

  村长的儿子大叫一声:“诶呀妈呀,闹鬼啦。”

  村长给了自己的儿子一脚:“喊啥,闹个毛鬼,这世界哪有鬼?”

  麻将老兄把窗帘也拉了上,之后就显现出了原形。村长看见之后腿就软了一下子坐在了地上,之后哆哆嗦嗦的问:“你,你,你,你是谁啊啊?”

  村长的儿子则更完蛋直接就尿裤子了:“你到底是人是鬼?”

  麻将老兄阴森的笑了笑:“呵呵呵呵呵,我说我是人你们信么?”

  村长反映了过来:“啊,原来你是人啊。”、

  麻将老兄又笑了笑:“呵呵,当然……不是。”

  村长差点哭了出来:“大哥,爹,爷爷,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你到是说啊。”

  “我不是东西,我是鬼。”

  村长的儿子听见麻将老兄这么说之后就晕了过去,晕之前还说了句话:“诶呀妈呀,吓人。”

  他爹村长倒是显得很淡定,只不过也尿了裤子罢了,这个好像随根了。村长给麻将老兄磕了几个头:“爷爷,有什么事你说行不行,我们不经吓啊。”

  麻将老兄拿腔拿调的说:“你们不是经常去吓人么?怎么被我这轻轻一下就都尿了裤子了?”

  村长看了看自己的裤裆之后显得很是尴尬:“那个,爷爷,我这膀胱一直不好。这也是在所难免的。”

  “完犊子玩应。”

  村长都快哭了:“爷爷,你要什么你跟我说,我都买给你。”

  “我什么都不要。”

  村长惊恐地看着麻将老兄:“难道你是要我的命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