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子又说:“这么大的雾看样子下午六时能够彻底散去,但是下午六时进山的话,还没到森林的边上就已经彻底的黑天了。只能明早启程去了。”

  这时候老爷子的孙女也回来了,她抱着一锅小米粥,拿了几个荞麦面的馒头,就进来了。她看见桌子上一桌子的吃的就想拿一个看看,老爷子狠狠地瞪了小女孩一眼。小女孩之好把手伸回去。这一切都被我看在眼里,我随手拿了一顿东西给了小女孩。但是小女孩没接把头转向了爷爷,老爷子给了小女孩一个允许的眼神之后小女孩才把东西接过去。

  小女孩:“大哥哥,这个是什么啊?真好喝。”

  眼前的小女孩拿着一瓶冰红茶问我是什么的时候狠狠的触痛了我的内心,我小的时候家里穷,别人拿过来一根冰淇淋是什么我都不知道。眼前的小女孩和我有着相同的经历,我真是感同身受。

  我问道:“小妹妹你喜欢么?”

  小姑娘点了点头:“恩恩,我喜欢。”

  我温柔的摸了摸小姑娘的头:“我的车里还有一箱呢,都给你了。”

  小女孩高兴地交出了声音来:“是吗?谢谢大哥哥。”

  我问小女孩:“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女孩还有些稚嫩的声音回答道:“我叫冯小花。”

  “小花妹妹,如果说我让你跟我进城你愿意么?”

  小花摇了摇头:“我想在爷爷的身边。”

  冯老爷子笑了笑:“傻丫头。”

  董沁楠领着小花去我的车上取冰红茶去了,我和糟老头子问冯老爷子:“冯老爷子,你能够给我们讲讲这鞑摩山么?”

  冯老爷子笑了笑:“哈哈,没问题娃娃。你要是问别的我兴许还真不知道,但是要问这鞑摩山还真问对人了。”

  K酷r匠、网ca永J久免a-费看y小说%3

  这时候董沁楠领着小花回来了,当然董沁楠还抱着一箱子冰红茶。

  冯老爷子开始给我们讲这鞑摩山:“咱们这个南城村是在这座鞑摩山的脚下,鞑摩山呢有很多座山峰和很大一片的原始森林。传说在这深山老林中这里埋葬着一位鞑摩王,当人类惊醒他的时候将是末日的到来。”

  冯老爷子喝了口茶水:“咱们这一代的古墓很多,传说这鞑摩墓也在这里。但是敢来这里盗墓的人家很少。因为这里都是深山老林,林子里面有些地方有很多年都没有人到过。树上的树叶掉下来之后就腐烂掉成为树木另一年成长所需要的养分,但是因为这里是深山老林,树叶在地上积少成多成为烂叶泡。因为上面有一层新掉落的树叶,所以和普通的地面没什么区别。只要上面有东西经过就都会掉下去,枯枝烂叶就会把一切都吞噬,但是不是所有的烂叶泡都能吞噬人,有些大的烂叶泡有两三米那么深,当然能够把人给吞噬了。但是有的烂叶泡只有五六十公分吧,所以只要身上帮根绳子拿跟棍子就没啥大事。”

  冯老爷子又清了清嗓子:“咱们这座山呢还有很多猎户留下的陷阱,在山上的时候要小心啊,一定要听小花的话。别看小花年纪小,但是小花上下这鞑摩山也很多次了。”

  这些我们都心领神会,毕竟小花是在这鞑摩山脚下长大的,可定比我们这帮愣头青强。

  我们三人折腾了一宿,现在我们三人也都困了。我和冯老爷子说好了情况之后我们三人躺在冯老爷子的炕上就睡着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董沁楠正在和小花玩艾派德上的游戏,冯老爷子和糟老头子两人正在下象棋,下的是难解难分。

  糟老头子说:“冯老哥我可要将军了哈。”

  冯老爷子说:“你别高兴得太早,我跳马。”

  糟老头子拿着‘马’:“我也跳马,再将军。”

  冯老爷子拿着‘车’:“我吃你的马。”

  糟老头子准备在出炮的时候冯老爷子说:“你还将军啊?我现在将你君呢。”

  糟老头子这场象棋的败局一定,糟老头子一拱手:“冯老哥还是你厉害。”

  冯老爷子推脱道:“杨老弟你的棋技也深不可测啊。”

  糟老头子大笑:“哈哈,咱们再来一盘。”

  冯老爷子说:“怕你不成?”

  糟老头子指了指棋盘:“冯老哥请。”

  冯老爷子也不矫情:“来,我当头炮。”

  糟老头子:“我把马跳。”

  就这样你来我往的好不热闹,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帐篷什么的没买,这找完颜亮老犊子的墓葬可不是一天就能完成的。虽然说董沁楠告诉我他们考古队已经开出了一条小路,但是这条路也是崎岖不已,他们考古队也是走了两天。我还得去买几把洛阳铲来,没想到董沁楠不会这个,她只会判断出土文物年代和坚定墓主人是谁。况且要是没有这等工具怎么才能够确定完颜亮这老犊子的墓葬到底在哪,时间过了这么久,董沁楠也不记得具体位置了,只能董沁楠寻找位置之后我这个看过南派三叔《盗墓笔记》的半拉业余人员上手进行盗墓的一系列的操作了。

  我真应该祭拜一下祖师爷曹操,我现在也是个摸金校尉了。我还得找两个黑驴蹄子来,这个对付僵尸才叫做好用。

  我准备回趟城里,董沁楠和小花知道了之后都想和我进城里,我问糟老头子和冯老爷子去不去。反正车大,都能装下,大不了我把小花仍后备箱里面么。

  我和董沁楠小花一行三人到了阿城区主城区之后,我在户外专卖买了一个大帐篷,之后买了五根登山索,买了四套安全装备,又买了四个探照灯。之后我就去旧物市场买了四把军工铲,买了两把洛阳铲。最后好不容易才买了几个黑驴蹄子,这点东西花了我两千多块。

  我和董沁楠觉得应该给小花和冯老爷子都买点东西,我和董沁楠给小花买了几套新衣服,给冯老爷子也买了几套新衣服。回去的时候路过南市场我还顺便买了两只烤鸭回去。

  小花看见我和董沁楠给她买的新衣服之后激动不已,简直是喜欢得不得了。我们看着还有些小孩气性的小花也笑了笑。我感觉这个小妹妹和我很是投缘。

  回到南城村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六点多了,下车一看山上的雾的确都已经烟消云散了。我们开着车进了村子引起了周围村民的注意,毕竟我们都是生面孔。

  我们下了车拿了一堆东西进了冯老爷子的家里面,糟老头子和冯老爷子还在棋盘上厮杀着,这两个都是象棋的铁杆粉丝啊。

  我把给冯老爷子买的衣服什么的都拿出来,冯老爷子看见了就严厉的骂我们:“小伙子你给我买这些没用的东西干啥。”

  “冯老爷子,我看您身上的衣服也穿了有段日子了,小的我就寻思着给你弄点新衣服穿穿。”

  “花这些没用的钱干什么。”

  “没事冯老爷子,没多点钱。”

  冯老爷子一辈子节俭惯了:“那也是钱啊。”

  “冯老爷子,这点东西真不算什么,你就当我是您的孙子,这些东西就当我孝敬您的。”

  冯老爷子听见我这么说:“呵呵,那好吧,那我就收下了。”

  这时候门外面进来了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小花看见这个小伙子的时候流露出了厌恶的表情。小伙子看见小花就说:“小花,我这次是来提亲的。”

  冯老爷子看见这个小伙子顿时就从慈祥的面孔变成了严厉的面孔,问那个进来的小伙子:“你来干什么?我不是和你说了么?我家小花不可能嫁给你。”

  “老东西,我的是用不着你管。我告诉你,我爸是这个村的村长,只要我爸同意你们就都不好使。”

  那个小伙子看见了我们就问冯老爷子:“这几个是什么人啊?”

  我说话了:“我是冯老爷子的孙子,怎么你有意见?”

  小伙子看我这么横:“呀,你跟谁说话呢,在我地盘上你就给我老实的眯着。”

  我也急眼了:“我眯你大爷啊,我爷爷说了不想把我的小花妹妹嫁给你,你知道么?况且我小花妹妹还没到结婚的年龄呢,你眼中就没有王法么?”

  小伙子得意的笑:“呵呵呵呵,在这个村子我就是王法。”

  我看这个小伙子这么猖狂直接一拳就打过去了:“我tm叫你猖狂,我tm叫你是王法。”

  小伙子没想到我在他的村子上能够分毫不给他爹村长的面子上打他,他也急眼了,也一拳打了过来。但是别忘了我有很多次和力量非常的顽灵搏斗的经验,想收拾这个半大的小子还是绰绰有余的。

  小伙子的那一拳被我直接接住,我手肘当着他用拳攻击的我那只胳膊,之后另一只手变成拳用力的击打了小伙子的腹部。小伙子吃痛,面色顿时就变了,小伙子的腹部被我击打的缩了回去,我那只手肘直接向上一扬击打了小伙子的下巴。他的嘴角顿时就流出了血,我的用膝盖狠狠地顶了小伙子的小腹,之后我顺手一推,小伙子就被我退出了门外。

  他起身就跑,跑的时候还喊了句:“我一定会回来的。”好嘛,小伙子变灰太狼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奇葩强强哥 说:

  求打赏好么各位大大们